? 第二十七章逞能的谢如茵-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二十七章逞能的谢如茵

繁华落尽2017-6-1 23:20:32Ctrl+D 收藏本站

????谢如琢这几日因病养伤之际,将自己关在房中,强迫着把前世里关于谢家的事情桩桩件件的回忆了一遍,也越发的惊出一身冷汗。

????放眼整个王朝,王公贵族们谁得皇帝青眼,当属谢家。祖父谢晟礼为帝师,更得皇帝亲笔题字为匾。谢家三子更是各有所长,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

????前世里,萧君涵就是看重谢家的权势,方才处心积虑的向自己示好。她一心沉浸在萧君涵所编织的温柔乡中,抗旨不尊,一口拒绝了皇帝的赐婚。最后,还是祖父豁出一张老脸,求了皇帝,将她重新指给了萧君涵。

????当时她还只觉得皇帝那句“看来是朕老了,竟然差点乱点了鸳鸯谱”是一句玩笑话,如今想来,那时皇帝眼中的光芒,点点滴滴可都是杀意!恼自己目中无上,更恨谢家恃宠而骄!

????若说谢家之前的所作所为还只是让皇帝心中不舒坦,那公然抗旨之后,谢晟礼又前来求皇帝赐婚之事,就彻底让皇帝恼了谢家。

????后来,她虽然如愿以偿的嫁给了萧君涵,可大婚当日,他却是同娶二妃。因为,当时皇帝的册封圣旨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谢氏女温良娴淑,赐婚于皇三子萧君夕;沈氏女恪守妇德,赐婚于皇二子萧君涵!”

????于是,因为她的拒婚,原定属于沈婧慈的二皇子正妃之位,便成了自己的。而沈婧慈,便只能退为侧室,可因为皇上的怜悯,她们二人得以着同样的服饰,在同一日大婚!

????她当时觉得愧对沈婧慈,在婚后屡次对她示好。而萧君涵,也因着谢家的支持,实力大涨,一举登上高位!却不想,原来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的,都只有她谢如琢一人!

????谢如琢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将额间的汗意涔涔擦拭干净。桌案上摆着一张纸,其间密密麻麻的列举着数条事件。她拿着毛笔,将最右侧的一条勾上,然后重重的点了下去。

????从现在开始,那些针对谢家的不利事件,她定然都会一一扭正!

????“浅碧,帮我把那套苏绣的月华锦衫拿出来,我要去给祖父请安。”谢如琢将桌上的纸撕成碎片,尽数丢在地上的纸桶里,这才冲着外面喊道。

????浅碧应了一声,又带着几分的疑惑,“小姐,您的伤还没好利索呢,老太爷说,请安暂时免了的。”

????谢如琢低头凝视着那些碎片,意味不明的一笑,道,“免不得。”地上的碎片已经看不出原来写过什么,可被浓重墨汁划过的那块,却可以隐隐的看出一个“沈”字。

????谢晟礼的宁熙堂离听风院不算远,谢如琢换了衣服,便带着浅碧施施然向着宁熙堂走去。

????清晨的空气中流淌着草木的清香,叫人分外的心旷神怡。她刚拐过碎石小路,就见到谢晟礼的随身小厮林牧。

????“给四小姐请安。”林牧端着茶水,恭恭敬敬的让到一边,示意谢如琢先行。

????谢如琢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托盘,笑道,“这是给爷爷的茶么?”谢晟礼有个爱好,每日晨起必喝一杯苦丁茶,以示忆苦思甜。谢如琢自幼跟谢晟礼亲近,对他的这些习惯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林牧点点头,道,“正是。”

????“我刚好要给爷爷请安,茶就由我端过去吧。”谢如琢笑了笑,伸手将茶接了过来。她平日里也没少在谢晟礼身边帮着研墨沏茶,这些事情做起来也是手到擒来。

????林牧也不客气,道了声谢,便忙其他的去了。

????只是这茶,到底是没送到谢晟礼的桌案上。

????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有怯怯的声音喊她,“四姐姐。”

????谢如琢回头,就见谢如茵带着一副怯生生的模样望着她。谢如茵今年才十岁,身量未足,却也可以预见他日的美貌。见到谢如琢看她,谢如茵弯着眼睛一笑,道,“四姐姐这是要去哪里呀?”

????对于这个三房的庶堂妹,谢如琢前世里就不太待见。脾气柔弱不说,做事还磨磨唧唧。只是她重新经历了一世,待人也变了几分。因此便收敛了心中的不喜,道,“我去给爷爷请安。”

????谢晟礼一向严厉,底下这些小辈儿们提起来他,没有不畏惧的。谢如茵听得她这么说,眼神顿时一闪烁,继而露出一抹羡慕之色,道,“还是四姐姐讨爷爷喜欢,不像我,只会惹他老人家生气。”

????她一面说,一面做出一副向往的神色来。

????谢如琢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道,“六妹这是说的那儿的话,爷爷对咱们可都是一样的疼爱,你这么说,不是叫他寒心么。”

????谢如琢尽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情绪,想要摆脱谢如茵。只是后者却极为不识趣儿,眼见着谢如琢就差往前迈开步伐了,谢如茵却还站在她的身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四姐姐,我听说你在猎场的时候可英勇了,姨娘这几天一直在我面前念叨,你能不能给我讲讲,那日的情形究竟是如何的呀?”谢如茵对谢如琢的不耐烦恍若未闻,换了个话题,继续开口发问。

????谢如茵是庶女,按照规矩,秋狩之时,是没资格去的。所以,当日发生事情的具体情况,她的确是不知道的。谢如琢如今改变了许多的想法,也未必就有嫌弃这个庶堂妹的念头。但是,这说话不挑时候,确实够叫人心烦的。

????念着,谢如琢索性挑明了话,“妹妹要是想听,改日来我的房中,我好好跟你讲一讲。只是我现在要去给爷爷送茶,实在是没时间,不如你先回去可好?”

????孰料,谢如茵一听这话,顿时露出一抹羞怯的笑意,道,“四姐姐,我其实是特意在这里等着你,想要跟你一起去给爷爷请安的。”

????谢如琢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见她脸上带着期盼,不由得心中叹气。

????“既然你也要去请安,那就一起吧。”谢晟礼又不是她一个人的,谢如琢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因此,她心中无奈,面上却不能显露出来,说完这句话,便向前走去。

????听了这话,谢如茵顿时露了一抹开心的笑容,欢喜的上前道,“嗯嗯,四姐姐,我来帮你端茶吧。”

????谢如茵一面说,一面将手伸过去,要接谢如琢的茶盘。

????谢如琢一个不防,便见她的手伸到了面前。这里面装的是滚烫的水,一旁还摆放着茶叶和茶具,她这一来,登时便叫谢如琢心往上提了一提,她顿时向后退了一步,避开谢如茵的手,道,“六妹,你还是老老实实走着吧,这水我来端着就行了。”

????谢如茵没有端到茶盘,顿时便撅起了嘴,脸上带出一丝委屈来。只是心里,却暗自咬碎了一口银牙。这谢如琢凭着沏茶,可没少在老太爷面前挣脸面,如今是怕自己抢了她的功劳么,可她偏要抢!

????念着,谢如茵的手再次伸向了那个碧玉的托盘,道,“没事儿,这茶水怪重的,还是我来吧。”

????她的话音一落,便听得啪的一声,便见那一壶滚烫的热水霎时便撒了出来,泼了二人一身。下一刻,便听得谢如茵变了调的尖叫声响起,继而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谢如琢不妨她打蛇随棍上,见那水一洒,当时便将手中茶具抛到了地上。可这滚烫的水不比别的,即便她扔的利落,也没有避开那热水,撒到身上之后,立刻便带起灼烧一般的疼痛。

????王善家的恰巧路过,见地上扔着碎掉的瓷器,而谢如茵正站在谢如琢的对面哇哇大哭,忙忙的走过来,道,“六小姐这是怎么了?”

????谢如琢忍住手臂上的疼痛,颤着声音道,“被热水烫着了,王妈妈您来的刚好,快带六小姐去上药吧。”

????听了这话,王善家的连忙打量了一下谢如琢,担忧道,“四小姐,那你没事儿吧?”这嫡庶有别,比起六小姐来,她当然更关心四小姐。

????谢如琢摆摆手,道,“我不碍,你快去吧。”谢如茵的哭声越发的大了,凄厉的声音几乎将这院子里的砖瓦都震碎,听的人好不心焦。

????王善家的带着谢如茵匆匆离开,谢如琢捂着生疼的胳膊,又看了眼身上湿了的衣服,叹了口气。如今这模样,自然不能再去谢晟礼的院子了,只能先回去换衣服了。

????见她不过片刻便回转,浅碧忙的迎上来,笑道,“小姐,怎的去的这样快......”她的话音未落,脸上的笑意便凝结了,“您身上怎么都是水印子啊?”

????浅碧说着,急忙将她拉到屋里,掩上了房门,又走到柜子前,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道,“快换了衣服吧,虽说是初秋,到底早上天凉,当心受寒了。”

????谢如琢忍着手臂上和身上的疼痛,笑道,“哪有那么娇气了。”

????浅碧却眼尖的注意到了她的反常,见她这模样,将她手臂上的衣服掀开,那鲜红的印子和水泡顿时便出现在眼前。

????“小姐,您这是怎么回事?”浅碧捂着自己的嘴,睁圆了一双眼睛问道。她就说自家小姐的衣服上怎么会有茶叶子,却不想,竟然是被烫到了!

????“无妨,不过是如茵不小心打翻了我手里的茶盘,这才被烫了一下。”谢如琢将袖子放下,一面去解身上的系带,道,“我记得房里还有治烫伤的膏药吧,拿来抹一下就没事了,干嘛那么大惊小怪。”

????浅碧嗔着瞪了她一眼,又心疼道,“小姐倒是说的轻松,您看看这胳膊都成这样子了!”谢如琢的皮肤本就偏白,如今白皙的胳膊上泛起点点红痕,越发的看着叫人心疼。

????“好啦,就你话多,快去找药吧。”谢如琢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对于浅碧这般维护自己,心中升起阵阵的暖意。知道有人真心实意的挂念自己,总归是好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