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自证清白-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五十一章自证清白

繁华落尽2017-6-1 23:22:14Ctrl+D 收藏本站

????见她这么镇定,在场的人倒有几分诧异来。?..陆氏眼中闪着恶毒的光,她平日里就看不惯谢如琢,那么没脑子的女人,凭什么处处都要比自家闺女高一头?如今出了这样的丑事,看她以后还怎么嚣张!

????念着,陆氏顿时笑着安抚道,“琢儿,你刚才可吓着婶娘了。若是不想认这事儿,直接封了这两个下人的嘴就是了。左右咱们谢家还不会受人胁迫,这些事情还是处理的了的。”

????谢如琢还未说话,就听乔氏先开口道,“三弟妹这么着急将事儿下定论,难不成这背后的主谋是你么?”

????女儿毕竟是养在自己名下的,若是她不护着,打的可是她这个当家主母的脸!

????“你这是血口喷人!我跟琢儿可是最亲近的,你这么说,岂不是挑拨我们两个人的关系?”陆氏恼羞成怒,指着乔氏便想要撒泼,却被乔氏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你平日里做挑拨离间的事情还少么,要不要当着娘的面数一数?”

????乔氏心善,可却不代表她没手段。在这后院浸淫多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她都了如指掌。

????陆氏心虚,想要出口的谩骂便忍了下来。

????季氏冷眼看着两个人的交锋,好半天才道,“当着外人这个样子,你们是不知道礼义廉耻是怎么写么?”

????这句话让陆氏彻底的禁了声。她恨恨的捏着手中的帕子,垂下的眼眸里掠过一丝恨意,平日里乔氏就事事压自己一头,这笔账她记着呢!

????不多时,丫鬟便捧来了两个盒子,谢如琢一一打开,先拿出一方绣好的手帕,道,“奶奶,您来看下这两方手帕有何不同。”

????季氏依言接过,一眼便看出了不一样的地方来,“这两方帕子虽然看似纹路一样,但是实则用的不是同一种绣法。且第一张绣的极为熟练,第二张却有些生疏,像是久不绣花或者初学者所做。”

????谢如琢点点头,道,“没错,祖母,孙女儿今儿个就在这里卖个自己的丑,其实,我对刺绣并不精通,这样简单的兰草图案,都是我绣了半月的作品,那鸳鸯,岂不是要绣上两年去么?可偏偏这家丁却说,这是我亲手所赠,那就奇怪了,难道我两年前的手艺反倒比现在更好么?”

????李丁闻言,顿时抢白道,“那说不定是你让丫鬟来绣的呢,琢儿,你现在是一口否定咱们两个人的关系么?”他说话的时候,眼里带着近乎偏执的痛楚,若是不知道的人,当真以为他是情深意切。

????可谢如琢却眼尖的发现,这男人说话的时候,一直望着自己身后的虚空点,并没有看自己!一个人在对峙的情况下,他不敢看自己的眼睛,那就说明了一件事,他在撒谎!

????一旁的浅碧立刻忍不住了,当下就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呸,就凭你,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么!从小到大,都是我守在小姐身边的,她接触过什么人我最清楚了,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污蔑她!”

????谢如琢示意浅碧稍安勿躁,而后又拿出自己前日所写的一副字,命绛朱展开。

????待得那字展开后,有人当下就倒吸了一口气。

????萧君涵满眼的狂喜,他早就知道谢如琢喜欢自己,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喜欢自己到了这个地步!看看这字写的,分明就是他的翻版,要有多深的执念,才能做到这样子呢?

????而萧君夕,却在一瞬间将心都冷了下来,他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地握着,抑制着自己的情绪。虽然知道面前女子一直是他的爱而不得,然而当这女子最隐秘的心事被当众揭开后,萧君夕还是有些受不住。

????众人神色不一,季氏却有些犹疑道,“琢儿,这不像是你的字啊。”

????谢如琢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道,“奶奶,我陪您在佛堂抄佛书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俗话说的好,士别三日还当刮目相待呢,更遑论三年了。所以这字体有差距,也是应该的嘛。”

????可有些人就是后知后觉,“咦,我怎么觉得这字有些像二哥的笔迹呢?”

????说话的正是萧歆宁,她刚说完这句话,就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含糊不清道,“唔,那个,我胡乱说的!”

????女儿家的小心思被戳穿,陆氏立刻就带上了鄙夷,见缝插针的开口道,“原来咱们琢儿喜欢的是另有其人啊。”她带着打趣的口吻说话,可眼睛却是骗不了人的。

????谢如琢连话都懒得接,只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疑惑的问道,“咦,二皇子也喜欢卢柳生么?”

????说着,她又对上季氏疑惑不解的眼神,不好意思的笑道,“琢儿之前在祖父的书房见到一副墨宝,乃是前朝名士卢柳生的狂草,其字体气势非凡,霸气天成,孙女儿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回来之后苦心练了许久,只是还略显稚嫩,只学到了卢柳生的皮毛,却没学到精髓呢。”

????她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顿时又仔细端详起来,这一看才看出差距。谢如琢的字的确写的磅礴大气,乍一看的确与卢柳生的字有些相像,可仔细看来,却又能看出她独属于女儿家的婉约来。

????萧君涵方才都想好自己要说什么话来加重字体一样这一笔了,比如二人有缘分、亦或者是天作的巧合之类的,可谁料想,谢如琢的一句话,就让自己所有准备好的词都化为了泡影。

????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便听谢如琢继续道,“李丁,你口口声声说我跟你之间有私情,可是你拿的手帕不过是丫鬟从外面买来让我拿着玩的,没几日我就扔到一边不用了;你拿的字体却又是我很久之前才写的字体,难道你现在还要说,我三年前就与你有私么?”

????李丁的脸被憋了个通红,他支支吾吾了半日,却又说不出个所有然。

????谢如琢冷笑一声,又继续说道,“还有,你说我最爱吃六味坊的糯米糍粑,那你也就应该知道,自从狩猎受伤回来之后,我就再也不碰甜食了,尤其是糯米糍粑!”

????她这么一说,季氏也想起来,这些日子谢如琢去自己那里的时候,的确不再吃零食,最多便是喝几口茶而已。

????谢慎言早看不下去,怒声道,“谁给你的胆子,敢来污蔑我谢家的女儿!”

????谢慎言一声怒吼,李丁顿时便是瑟瑟发抖起来,不停地磕头叫着,“老爷饶命!”

????他一求饶,有人便忍不住了,“好你个狗奴才,竟然敢这般颠倒是非,若是在宫里,早就被一顿棍子打死了!”萧君涵冷冷的开口,瞪着李丁的眼睛仿佛要喷火。他便是之前看不出来,现在也已经明白了过来,这李丁分明又是沈靖慈做的局!可是眼下这种情况,明显这个局是被谢如琢给破了。

????萧君涵心中又惊又恼,惊的是谢如琢并非毫无头脑的草包,今日的情况的确叫他开眼。怒的是沈靖慈办事越来越不中用,一连两次都失算了!

????而眼下最重要的,却是弥补,他生怕这李丁一个不防便咬出幕后主使是沈靖慈。所以,当下最重要的,就是弄死这个已经废掉的棋子!

????只可惜,萧君涵的如意算盘打的响亮,却总有人不叫他如愿,“二皇子,这个人的下场如何,臣女自认还是有处置的权力的,您这般越俎代庖,是不是有些不妥?”

????谢如琢不傻,她当然听得出萧君涵话中的意味。一棍子打死?那她找谁问幕后真凶去!

????萧君涵被闹了个没脸,刚想故作绅士的辩解,就见萧君夕出来打圆场,“二哥,这毕竟是谢府的家务事,咱们在这里呆久了不好,不如咱们去前厅先坐着吧。左右谢府的事情不处置完,歆宁也没办法好好的跟四小姐玩不是。”

????闻言,谢慎言顿时吩咐家丁将三人送去前厅,还嘱咐着要好生伺候。

????萧君涵见状,只得借坡下驴,跟着走了。只是他心中到底是不甘心,临走时回望谢如琢一眼,带着古井般幽深的意味。

????谢如澜离谢如琢并不远,萧君涵看过来的时候,她下意识便以为对方是在看自己,当下便红了脸。

????待得萧君涵走远了,谢如澜这才抬起头,盯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难掩兴奋的开始思索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皇子们一走,谢慎言顿时气势全开,“来人,将这个污蔑主子的贱仆给我拖出去,重重责打!打到他招认为止!”

????有家丁迅速将他拖了出去,棍棒捶打在身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院子里霎时便响起了男人的哀嚎。

????一旁跪着的冬梅身子不停地抖着,谢如琢走到她面前,道,“你是现在招呢,还是想跟他一样,受了皮肉之苦后,再说?”

????冬梅猛然抬头,满眼惊惧道,“奴婢,奴婢说!”说完这句话,她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咽了一口吐沫,指着乔氏道,“是大夫人指使奴婢这么做的!大夫人说,小姐平日里与她不对付,所以她要毁了小姐的名声!”

????“你血口喷人!”

????乔氏还没说话,旁边的碧枝先开口,指着冬梅便骂了起来。

????冬梅这话,顿时叫老太太心中起了犹疑,毕竟大房媳妇与谢如琢的关系不好,这是周所周知的。春天的时候,两个人还大吵了一架,当时谢如琢还闹得挺凶的。这事儿虽然后来被压了下去,可谢如琢打那往后,每次见到乔氏,都要冷嘲热讽一番的。

????“老大媳妇,她说的是真的么?”

????听得季氏开口询问,乔氏立刻便脸色难看了起来,“娘,我对她们姐妹如何,您是知道的,这么灭良心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