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盯住那个丫头-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五十七章盯住那个丫头

繁华落尽2017-6-1 23:22:40Ctrl+D 收藏本站

????若是被对方发现了,再想出别的法子对付自己,那可就得不偿失的。?但是,眼下她却没有别的法子,如果不冒些风险,怎么能入虎穴,得虎子呢!

????日头西斜,外面的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今夜无风,却有一片乌云将那明月遮盖。而夜晚,也再次降临了。

????暗门的速度的确很快,不过三日,便让红蕊带来了探听的消息。

????听完红蕊的话,谢如琢不由得眉头微蹙,好半日才道,“你是说,那傅家的铺子是借了沈家的光?”

????红蕊点头道,“是的,那人告诉我说,沈家提供了许多美容的方子,还派人指导他们要如何卖东西,说叫什么,哦对,是‘加盟’!”似是对这个词不甚理解,红蕊又疑惑道,“小姐,什么叫加盟啊?”

????谢如琢轻嗤一声,道,“不过是变着花样弄钱罢了,你先去吧,这些时日先不要联络他们了。”

????“是,小姐。”红蕊应了,见谢如琢沉思,出去的时候顺便将门也掩了上去。

????天越发的冷了,明明是艳阳当空,谢如琢却感受不到一丝暖意。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努力的回想着脑海中的信息。

????那人说,傅家开了一家女子化妆的小铺子,生意相当火爆,而他们能火爆起来的原因,却是因为沈家给他们分了一杯羹。

????这偌大的京城,姓沈的人家不少,可有野心跟谢家对上的,头一个便是沈婧慈的那个沈家!那种稀奇古怪的点子,怕也是出自沈婧慈的脑子吧!

????谢如琢拼命压制着心中的邪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分析其中的厉害关系。

????她没想到,沈婧慈竟然从这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算计谢家了。通过傅家控制傅倩儿,就等于在谢家安插了一颗极为稳妥的棋子。如果照这个推想下去的话,那前世傅氏利用腹中胎儿之死来陷害乔氏,是不是也有沈婧慈从中作梗的成分呢?

????一想到乔氏,谢如琢忽的想起一件事,她猛然便睁大了双眼,脸色在一瞬间煞白,忙忙的向着外面喊道,“绛朱,进来服侍我穿衣,我要去给母亲那里!”

????绛朱以为出了什么事儿,推门而入后,便见谢如琢一张脸白如纸,脸上的慌乱一览无余,她疾步过去,询问道,“小姐,咱们不是才请了安回来么,出了什么事儿了?”

????感受到面前人手心传递过来的柔软,谢如琢这才冷静了几分,道,“没事,我就是想起有东西落在母亲那里了,眼见天都要正午了,咱们快过去吧。”

????绛朱虽有疑问,见她这模样也不敢多问,只麻利的收拾妥当,随着谢如琢去了琳琅阁。

????不巧,去的时候,乔氏刚带着翠柳去了库房,还没回来,院内只有碧枝正盯着丫鬟们打扫房间。

????谢如琢去屋里状似随意转了一圈,听得碧枝笑道,“四小姐要是再早一会儿,怕是能跟夫人打个照面呢。您丢了什么了,要不奴婢帮着找找?”谢如琢现在跟乔氏相处的好,碧枝替自家夫人高兴,看着谢如琢的眼神也和善了不少。

????“无妨,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估计是我丢在别处了吧。”谢如琢摆了摆手,见内室只剩下了碧枝,这才直起腰,望了一眼外面,道,“碧枝姐姐,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碧枝应了一声,见她脸上的凝重,也有些紧张起来,因问道,“四小姐,您问吧。”

????“母亲的洗漱平日是谁负责的?”

????没想到她问这个,碧枝也有些提了几分心思,道,“是院里的二等丫鬟冬香,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么?”

????谢如琢心思转了几转,思虑了一会儿,最终只说了一句,“以后母亲洗漱的东西都由你一一验过,切记,要私下验,莫要让任何人发现了。”

????她原本是想亲口跟乔氏说的,可现在脑热一过,便清醒了过来。她总不能跟母亲说,‘你的脸再过三年就会毁掉了’吧?且不说这话说出去,可信度有多少,便是乔氏真的信了自己,万一打草惊蛇,可就不好了。所以眼下,只能让碧枝悄悄去查了。

????她记得前世乔氏的脸毁容,似乎就是因为洗脸水出了问题!好巧不巧,傅家开的又是个化妆品的铺子,这不能不叫谢如琢多想了。

????如果傅氏跟沈家有往来的话,以傅倩儿那个歹毒的性子,未必不会借着沈家的黑手,来害乔氏!毕竟,傅倩儿窥探大夫人的位置,可肖想了许久了。虽然前世里,乔氏的脸毁是三年后的事情,可是世事无绝对,既然她现在所经历的这种种事情都和前世里有些差异,那就说明,现在所有人的命运都可能会发生改变。

????谢如琢重来一世,如今最希望的就是保护好身边亲近之人,不能让他们再重复上一世的悲哀!

????碧枝在乔氏身边久了,心思也多。如今谢如琢不过一句话,她立刻就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见谢如琢脸色郑重,碧枝也谨慎的点头道,“小姐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做。”

????第二日便是十五,谢如琢照例是要陪着谢晟礼去伽兰寺讲经的。一大早,浅碧绛朱几个丫鬟便一应事务收拾妥当,陪着谢如琢去了宁熙堂。

????谢晟礼正在院子里练刀法,一柄连环刀被他耍的虎虎生威。谢如琢站在院子门口,看着只着中衣,却依旧气势非凡的爷爷,不由得眼眶有些湿润。她的爷爷,年轻时统领万千兵马,中年改文职,这一生可谓是鞠躬尽瘁,连先帝都赞“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

????然而他的一切苦心,上辈子却尽数被自己毁掉了,她当真是不孝!前世里落到那般下场,多半也是自己咎由自取!

????谢晟礼将最后一式打出,这才缓缓收了冰刃,接过林牧递过来的手帕,一面擦汗,一面看向谢如琢。见她有些发愣,不由得打趣道,“四丫头,莫不是看呆了?”

????谢如琢回过神来,笑道,“可不是么,爷爷当真是一代英雄豪杰,看的琢儿心之向往呢。”

????“哈哈,你这丫头。”谢晟礼将刀给了林牧,这才道,“往日里你都犯懒,我吃完饭才过来,今儿个怎么这么早了?”

????“唔,若是我再向以前那样,岂不是错过了刚才那精彩的一幕?”谢如琢嘻嘻一笑,情不自禁的走进那柄足有她一人高的宝刀,艳羡道,“爷爷,琢儿也想学刀法,您能教我么?”

????谢晟礼本要抬脚去屋内,听了这话,略带诧异道,“丫头,你这是还没从傻气里回神呢吧?”

????“哎呀,爷爷!”谢如琢撒娇道,“您这一身本领,看的我很是羡慕嘛。”若是事情都按照前世里的路子走的话,那她今后将会面对许多腥风血雨,而自己一个弱女子,仅仅靠着那一点的前瞻性,未必事事都能如愿。当她与敌人面对面时,权势未必是最好用的武器,武力有些时候更好用!

????谢如琢打定了主意,谢晟礼却不慎赞同,见她眼中的坚定,笑道,“那你先去掂量下这把刀的重量吧。”

????见林牧轻松的拿起,谢如琢有些不以为然,这个娃娃脸的小厮都可以,难道自己就不行?她依言走过去,接过林牧手中的武器。却不想,林牧刚一松手,谢如琢就感觉到手中猛然一沉。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方才稳住了那把刀,可不过短短一会儿,谢如琢的脸上便已经汗意涔涔。

????还是林牧见她实在坚持不了,这才将她手中端着的武器接了过来,笑道,“四小姐,还是奴才拿着吧。”

????人比人,气死人。那武器回到林牧的手中,就如同一只乖顺的小猫一般,任由他如何拿着,都极为顺手。

????谢如琢讶然,对林牧的评价也越发的高上了一层。

????谢晟礼见她这模样,不由得好笑,“丫头,这刀重三十六斤,乃是千年玄铁锻造而成,你若是能轻松拿起,那才是怪事呢。”不过刚才她自己都想倒了,仍旧没有扔掉武器。这丫头的韧性,倒是叫自己不能小觑。

????闻言,谢如琢不由得瞠目结舌,“爷爷,您好厉害!”能将这么重的武器耍的虎虎生威,看来祖父的传言果然没有夸大。

????“行了,你这个小马屁精,你若是真想学,改日我给你找个好师傅。只是女子与男人体质不同,所谓刀行厚重,剑走轻盈,你还是学剑的好。”

????听到谢晟礼的话,谢如琢眼神中顿时闪过一抹亮光,对谢晟礼也越发的奉承了起来。不管刀剑,只要学会了,她以后就多了一层保障!至于谢晟礼所说的吃苦啥的,她前世里所受的还少么?!

????陪着谢晟礼用完了早膳,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向着伽兰寺进发了。

????伽兰寺乃是本国的国寺,又号称天下第一寺,方丈慧澄大师更是被皇帝封为护国法师。然而慧澄大师一心向佛,只在天下之事有变方才出关,平日里对外客的接待,也要择人而定。

????谢家,便是慧澄大师的例外。

????十五年前,谢家长房夫人姜慕嫣诞下次女之时,慧澄大师便预言此女乃是未来凤星,自此时时关注谢家。然六年后,凤星相对之处,却又多了一颗星,此星光芒闪耀,且风头正劲,渐渐有压制凤星之意。这几年来,随着谢如琢渐渐成长,凤星光芒也越发暗淡,而那颗星,却恍若吸取了凤星的光芒一般,逐渐的靠拢凤星,颇有取而代之的意思!

????今日谢晟礼前来,便是为了此事。数日前,慧澄大师传信说,凤星有变,要他尽快带着谢如琢来伽兰寺一趟。但那时的谢如琢刚在猎场受了伤,不宜走动。这一耽搁,便到了现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