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毒害主母-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六十八章毒害主母

繁华落尽2017-6-1 23:23:27Ctrl+D 收藏本站

????春芳迅速的和傅姨娘交换了一下眼色,刚要说话,却忽然看到了某个地方。?她的脸色一变再变,如今堪比外间白皑皑的雪地了!

????空气突然便静谧了下来。傅姨娘给春芳使眼色使到要抽筋了,那丫头却视如无睹一般没有开口。

????傅姨娘再也忍不住,刚想动手,就听得春芳缓缓道,“回老夫人,奴婢什么都说。这药方是姨娘给我,要我按照吩咐去抓的药材。药材铺子是城东马记,共要了七种,每样磨成细粉,掺在一起。傅姨娘得知四小姐今儿早上要吃马蹄莲糕,便亲自去了厨房将药粉掺了进去,是奴婢在外面守得门。”

????“你胡说,你胡说!”春芳话还没说完,傅姨娘就当下用长长的指甲挖向春芳的脸,这次却是声嘶力竭的吼了,“你这个恶奴,竟然敢污蔑我,看我不打死你!”

????早有家丁将傅姨娘拉开,她的手却仍就狠命的挥舞着,不停地咒骂春芳。

????季氏见状,冷冷道,“老大,这是你的妾,你说怎么办吧?”

????“老爷,妾身是冤枉的呀,您怎么能凭着一个丫鬟说的话,就定了妾身的罪名啊!妾身前些日子才小产过,又被人毁了脸,这些时日下床的力气都没有,怎么会有时间害人呢?”傅氏挣脱了家丁,跪在谢慎言的腿边哭喊着,一张脸上看起来好不凄惨。

????到底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谢慎言怎么也说不出打杀的话,当下就道,“傅氏,那你有证据证明你自己是清白的么?”

????闻言,傅姨娘顿时抬起头,四处的寻摸着,待得看到夏荷之后,她像是看到救星一般,一把拽过夏荷,道,“夏荷,你告诉老爷,我昨晚上是不是就去拿了吃的,然后就回来了?”

????夏荷却向后退了一步,带着劝解的口气道,“姨娘,您这些日子神神秘秘,还是回头是岸吧。”

????傅姨娘顿时便瘫软在地上,恨声道,“你们这两个恶奴,竟然联合害我!你们肯定不得好死!”

????“父亲,其实我觉得,姨娘应该不是害我的人吧?”就在众人用厌恶的目光看着傅姨娘的时候,唯有谢如琢站了出来,轻声说道。

????她是受害人,却这般深明大义,季氏欣慰的点了点头,又怜爱的将她拉在自己身边,道,“你还小,不知道人心险恶,这女人明显就是害你的凶手!”

????从刚才傅姨娘的反应来看,季氏就已经确定她就是凶手了。毕竟,她老婆子这辈子识人无数,谁是谁非,她还是分得清楚的。

????谢如琢却摇头,带着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道,“奶奶,您想想看,如果姨娘真想害我的话,当初我娘死了之后,我可是养在她身边好几年呢,可我不是好好的么。”

????见谢如琢反而替自己开脱,傅姨娘顿时便湿了眼眶,哭道,“琢儿,你说的没错,我毕竟养了你那么多年,我怎么会舍得呢?”

????傅姨娘一面说着,一面就想往谢如琢的身边扑去,她却没留意到,就在谢如琢的话说完之后,府医和谢慎言却同时变了脸色。

????“府医,你刚才说,那马蹄莲糕里面,有什么?透骨茴香是么!”

????听得谢慎言急急地发问,府医点头道,“回大老爷,是的。”说着,他又拿起药方,细细的比对了几遍,念了几个药名后,方才大惊失色道,“这药方,跟当年大夫人服用的药方完全一样!老夫当时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叫大夫人那么快便仙逝。如今想来,便是这一味透骨茴香,它本该是透骨蚕狎!一味药性相差的草药,就从救人的良药,变成了夺命的剧毒!”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皆变了脸色,唯有傅姨娘身子一软,彻底的跌倒在了地上。

????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为何一张药方的纸会如此陈旧,那是因为,这药方本就是毒死当家主母的那张!这傅姨娘也当真狠毒,害死了当家主母,如今又要用同样的方式来害死她的女儿!

????谢慎言乍听到真相,一张脸憋得涨红,他猛然将傅姨娘的身子提起来,怒吼道,“贱人,是不是你做的!”

????“哈哈哈哈,是我又如何!老爷,你知道你为了那个女人,多久没进过我的房么?一年!整整一年!她怀孕了你在身边守着,可我连小产你都没去看我一眼!凭什么?我的孩子都没了,所以我要她给我的孩子去陪葬!”

????傅姨娘疯了一般的大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经营的一切,好不容易当上了姨娘,可姜氏一进门,就全完了!

????眼见面前这个女人失却了以往的风度,如一个疯子一般的控诉,谢慎言再也忍不住,一把便将她摔到了墙上,怒道,“我打死你个贱人!”

????“呵,你就算打死我,姜慕嫣她也回不来了!”傅姨娘笑的几乎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都洋溢着一种快意的疯癫。

????谢如琢站在不远处望着她,心中蔓延起无尽的悲哀。前世里,谢家倒台之后,傅姨娘却仍旧完好。后来的不久,傅姨娘来给自己示威,她从傅姨娘话里隐约透出的意味,敏锐的察觉到,自己娘亲的死跟傅倩儿脱不了关系。

????只是,当这件事情真正被证实了之后,她却觉得铺天盖地都是悲伤。

????那个在她幼时朦胧的身影,那个临终之前还拉着她的小手喊着,“我的琢儿,以后谁来照顾你?”的女人,原来真的是被人害死的!

????眼前的场景渐渐地变得模糊,谢如琢猛地将眼泪擦掉,好叫面前的场景变得清晰。她要好好的看着傅倩儿的下场,怎么能让眼泪蒙住她的双眼?!

????谢慎言被傅倩儿气得失却理智,突然抽出下人带着的刀剑,就要向傅倩儿劈过去。

????就在众人惊呼声中,却见傅倩儿怪叫一声,当先倒了下去,而她的口鼻之间,正如同一条血河一般,流着鲜红的液体。

????府医连忙上前查探了一番,顿时皱眉道,“她怎么会服用了断肠草?”

????谢如琢听到府医的话后,也蹙起了眉头。她当日让夏荷放进洗脸水的,确实是断肠草,不过那个只是外服,并不能叫人致死。可傅倩儿眼下的状态,又是怎么回事?

????眼见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谢慎言也惊呆了,当下就怒道,“你们两个是傅氏身边的丫鬟,这是怎么回事?”

????春芳不敢隐瞒,当下便跪下来,带着哭腔道,“回主子,奴婢也不知道啊。只是姨娘几天前曾经出门看病,那时候只有奴婢一个人跟着,从医馆回来后,姨娘就服用了大量的药物,哦对,还有剩余!”

????春芳一面说着,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去小箱子里翻翻拣拣,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恭敬地递给了府医。

????府医查验过之后,摇了摇头,道,“果然是断肠草,只是里面还加了一个止痒祛疤的圣药,二者一中和,只会加速药性的发挥。傅姨娘,怕是回天无力了!”

????“来人,给我去将那个医馆里的人全部抓回来!敢对我谢家的人下手,不想活了么!”谢慎言一听到这话,顿时只觉得怒气中烧。不管傅倩儿做过什么,对外总归是谢家的人。这事儿若是他不管,岂不是让别人明目张胆的打脸么!

????谢如琢见那些小厮领命而去,顿时给红蕊使了个眼色。红蕊会意,趁着众人不注意,便跟着小厮一起走了。

????傅倩儿只觉得铺天盖地而来的全是痛楚,她下意识的四处抓着,先前的嚣张已经全然不见,嘴里只剩下两个字,“救我!”

????然而,这断肠草的药性来势汹汹,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傅倩儿便已然断了气息。唯有她的喉咙,还因着最后一口气,发出咯咯的声音。

????见状,季氏有些不舒服的转过头,道,“既然人死了,就抬出去安葬了吧,别叫人说咱们谢家连死人都欺负!”

????乔氏闻言,忙忙的道了声“遵命”,便带人去处理这件事了。她现在后背还是一身的冷汗,这么多年,自己身边竟然有这样黑心的一个人,焉知傅倩儿有没有在背后谋害过自己?念着,乔氏在心中打定主意,回去之后,她院子里的人也要好生敲打一番了!

????及至傍晚,红蕊才跟着小厮们一同回来。

????外面的天都暗了下来,冬日凌冽的风穿过棉帘呼啸而入,将房梁上的琉璃灯都吹得打了几个旋。

????“小姐,今儿咱们去的时候,那里只有一个老头子,说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医馆,直道咱们找错地方了,胡搅蛮缠了半日,还差点去官府打起官司来。”红蕊蹙着眉头,将下午的情形说了一遍,末了又道,“别是那丫头怕担责任,胡乱编的吧。”

????谢如琢冷哼一声,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傅倩儿害人终害己罢了。今儿辛苦你了,赶紧去吃饭吧,绛朱她们早吃过了。”

????红蕊应了,出门的时候,又细心的将房门关严。谢如琢站在窗前,透过呼啦啦作响的窗纸,望着外面漆黑如墨的天色,不由得思绪万千。

????傅倩儿的死,不过是一个开始,未来她还有许多的硬仗要打,她须得养精蓄锐,才能将那些魑魅魍魉们,打压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傅家虽然如今也算是殷实之家,可是在得知傅倩儿的死讯之后,却除了告饶之外,再无其他的话。乔氏见惯了人心凉薄,也只得命人寻了一处山岗,将傅姨娘葬了。

????而春芳和夏荷两个丫鬟,在谢如琢求情之后,一个打了板子之后送回家,一个则是受罚之后进了谢如琢的院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