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沈婧慈的身世-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六十九章沈婧慈的身世

繁华落尽2017-6-1 23:23:32Ctrl+D 收藏本站

????浅碧送走春芳之后,带着几分的疑惑问道,“小姐,那日春芳怎么就突然改口了呢?”

????谢如琢笑睨了她一眼,道,“你这次的定性倒是不错,忍了三日才问呢。”

????闻言,浅碧笑着吐了吐舌头,道,“小姐你惯会打趣我呢。”

????逗了自家小丫头一会儿,谢如琢方才开口道,“也没什么,不过是找准人心的弱点罢了。”似是而非的回答了一句,谢如琢这才重新拿起她的绣架,继续一针一线的绣着未完的兰草。

????她其实并没有做什么,那春芳不是家生子,家中有一门定下的亲事,再过一年就要成亲了。傅氏那日就是用她那个未婚夫来威胁春芳,才叫她不敢说出实情的。

????好巧不巧的是,自己早就命人找过那个未婚夫,并且,将春芳送给她未婚夫的定情信物,花重金买了回来。

????那日春芳被威胁之后,她就在只春芳能看见的角度里,露了一下这个定情信物。春芳权衡之下,自然就乖乖的说了实话罢了。

????这一出局,前后所用心思不可谓不多。谢如琢前世一直以为这种争斗之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可到头来,她就是死在这种事情之下。重生一次,她便再也不做那等肆意妄为的姑娘,用她一世的不得已,换所有她爱之人平安喜乐,有何不可?

????傅氏的死,仿佛一颗石头沉入湖底,虽泛起一丝的涟漪,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寂了下去。

????得知她的死讯,沈婧慈一点都不意外。那瓶所谓的解药,不过是掺了断肠草的滑石粉罢了,初用的时候,的确能叫人皮肤变得好一些。可至多不过七日,便会七窍流血而死。

????沈婧慈本想让傅氏在死之前为自己做最后一件事,可谁曾想,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女人,竟然连谢如琢的头发丝都没碰到,就被众叛亲离的整死了!

????见那人还在继续汇报着傅氏的死状,沈婧慈顿时不耐烦的摆摆手,道,“行了行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废棋子,不就是死了么,有什么好说的。”

????那人闻言,“哦”了一声道,“主子,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怎么办?死了一个傅姨娘,那就再来一个王姨娘、张姨娘。侯门大院里,最不缺的就是女人。该怎么办,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沈婧慈眯着眼望着自己手指上艳红的蔻丹,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说道。

????那人领命而去,沈婧慈则靠着窗户缓缓地坐了下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最喜欢的都是红色。那种猩红的好像血一样的颜色,总能带给自己顶级的欢喜。

????是的,她沈婧慈,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她是一抹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孤魂野鬼。因为机缘巧合,她附身到了这位六岁的庶出小姐身上,并且用自己这颗来自现代的睿智头脑,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里,打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片江山!

????然而,她的野心并不满足于此。

????从前在现代的时候,她不过是一个孤儿院的孩子,都能依靠自己的头脑,挤走了一个跨国集团老总的正室,成功上位。只可惜,她的福气太浅,结婚不过一个月,她就因为一次车祸,香消玉殒了。而后,她便来到了这里,成为了沈家庶出的大小姐。

????这是一个史书上没有的时代,然而却令她无比的兴奋。皇权至上的年代,只要她想,就没有她做不到的!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操纵这个皇朝最有能力的人,辅佐他成为一代帝王!而她,沈婧慈,就是站在帝王身边的女人!

????门外有脚步声由远至近,丫鬟抱琴挑帘走进,轻呵了一口气,道,“小姐,马车已经套好了,咱们现在过去么?”

????沈婧慈这才回过神来,想起今日之行,蹙着眉头道,“走吧。”她今日要去的,不是别处,正是当今第一寺——伽兰寺。

????伽兰寺的慧澄大师每月会有一次的讲经,每次开坛,都会引来国内上万信徒前来听禅。沈婧慈去的不算早,她到了的时候,伽兰寺已然人满为患了。

????好在沈家的小厮机灵,早早的就买通了寺内的守门小沙弥,抄了一条近道,直接便带着沈婧慈去了后山的小角门。

????待得慧澄大师讲经完毕,才听得小沙弥前来汇报,说有人想与他私下谈经。

????慧澄大师脚步未停,只道,“不见。”便继续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那小沙弥有些为难道,“师傅,可是那人拿的有二皇子的令牌。”

????“名利不过转头空,悟元,你若是连这个都不明白,今日就可下山了。”慧澄大师说完这句,将那扇竹门吱呀一声推开,踏步走进了院子。

????唤作悟元的小沙弥顿时脸上一红,再不敢言。

????忽听身后有清越的女声传来,“大师果然是世外高人,不为权贵屈膝,不为斗米折腰,大师风范,真叫小女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慧澄大师刚要关门,就见一个女子的手挡上了门,而后,一张清丽动人的脸便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沈婧慈。

????见到来人,慧澄大师不动声色道,“方外之人不为俗事所扰,自然也不受奉承。悟元,带女施主去前院。”

????“大师不为俗事所扰,总能解俗人所困吧?这般着急的将人赶出去,想必不是方外之人的待客之道吧?”沈婧慈固执的不为所动,只站在门口不肯让步。

????慧澄大师见她这般,脸上神情不变,道,“女施主执念太深,既如此,就请进吧。”说完,他也不看沈婧慈,当先便走进了房中。

????房中摆着蒲团,慧澄大师当先坐下,沈婧慈随后端坐在了他的对面。不得不说,从言谈举止上,沈婧慈完全符合世家小姐的风范,进退有礼,张弛有度。只是,一个人最不能隐瞒的,便是自己的眼睛。

????从谢如琢的眼中,慧澄大师尚且能看到澄澈。然而沈婧慈的眼,却如同一个老妪一般,恍若前年干涸的古井,只有幽深。

????沈婧慈不过跟慧澄大师对视了一眼,便有些着慌的转向了别处。不知道为何,她只要一看这人的眼睛,就有些心慌气短。以前沈婧慈从不信命,可是如今却由不得她不相信。

????“大师,上次信女抽签之后,回去夜不能寐,所以今日前来,是想再次询问关于帝王燕的事情。”沈婧慈努力的掩去了眼中的狂热,诚恳的问道。

????上次这个老秃驴死活不告诉自己抽中的签,沈婧慈回去之后依葫芦画瓢,将那支签子的内容花重金请别人来解签。却不想,得到的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帝王燕,可以辅佐君王的女人。这说的不就是她沈婧慈么!

????只是,这慧澄大师身为本国第一高僧,不经过他的确认,沈婧慈还是心内难安。她思索了良久,方才趁着前来上香之际,想要问个明白。

????听完沈婧慈的话,慧澄大师只摇了摇头,带着警告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急于求成,反逆天而行。”

????“那大师可知道,何为逆天么?”却不想,沈婧慈浑然不在意,意得志满的一笑,道,“所谓逆天而行,不过是懦弱者的借口。真正成大事的人,哪个不是抢先机占头筹?赵匡胤黄袍加身做了皇帝,崇祯穷途悬梁断了性命,可见世事无绝对。成王败寇,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慧澄大师听她说完,这才皱眉道,“赵匡胤是谁,崇祯又是哪个?”他虽然不关注政事,却也从未听过这两个名字。

????沈婧慈脸色一变,随口扯道,“不过是别国之人,许久之前的,大师没听过也不打紧。我今日来,只是想问关于帝王燕的事情,还望大师据实以告。”

????慧澄大师并未纠结这个问题,他转动着手中的念珠,好一会儿才道,“天机不可泄露,女施主只要记得一句话,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如此便罢了。”

????“你!”沈婧慈被人捧着惯了,哪儿吃过这闭门羹,当下就想发作。她默了半日,方才道,“大师,如今几国之内,唯有我朝尊佛重道,大师荣耀一生,便是下个国君继位之后,国师之位也不会到了他人之手。不过,咱们有句话叫做,煮熟的鸭子也会飞。大师还是好好思量思量才好,你说呢?”

????“时也命也,老衲一切从命。今日的参禅时间到了,女施主请回吧。”慧澄大师说完这句话,再也不看沈婧慈,只专心坐到了一旁的佛像前开始打坐。

????沈婧慈见他柴米油盐不进,顿时便气得待不下去。她愤愤的甩门而去,又猛然回头,望着那白雪皑皑之间的禅院,好半日,方才低声道,“老秃驴,且嚣张吧。等有朝一日我得了势,看你还能不能像今日这般!”

????房门大敞着,冷风顺着便吹了进来。悟元被冻得浑身瑟缩了一下,顿时便小跑着过去关了门。回过头来,见慧澄大师如同雕塑一般坐在佛像前,他忍了几忍,到底是没忍住,走到慧澄大师的身边,小声问道,“师傅,这会儿不是参禅的时间啊,您怎么提前了?”

????“心中有我佛,自然不需刻意规定时间。”慧澄大师有些无奈的看了眼自己这个有些愚笨的徒弟,转而起身,坐回了原先的位置。

????桌子上还摆着一杯热茶,内中正飘出袅袅的香气,随着烟雾升腾而上的茶香不一会儿就散在了空气中,渐渐地归于虚无。

????慧澄大师默然的将茶收了,便听悟元又问道,“师傅,我有件事情想不明白。上次谢家祖孙前来的时候,您明明对他们谦和有礼,而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为什么这次对沈家女却如此的,唔,冷淡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