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谢晟礼的疑问-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八十四章谢晟礼的疑问

繁华落尽2017-6-1 23:24:36Ctrl+D 收藏本站

????乔氏见她这模样,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便吩咐丫鬟上菜了。

????晚饭过后,谢如琢跟乔氏和谢如玥告了安,刚预备回房间,便见海叔走了过来,冲着谢如琢行了礼笑道,“四小姐,老太爷唤您去书房。”

????谢如琢点了点头,道,“谢过海叔,我这就过去。”

????冬日的夜晚总是黑的早,方才有些擦黑的天色,此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院子里的碎石小道两旁还有积雪,鹿皮小靴踏上去发出吱吱的声音,仿佛告诉人隆冬的到来。

????谢如琢呼了一口气,推开了宁熙堂的书房门。

????屋内的桌子上,点着一盏灯,略微有些昏黄的光芒,却将房内照的格外柔和。谢晟礼执着一支狼毫泼墨挥笔,见到谢如琢进来,他停下笔,露了一个笑容,道,“琢儿,来看我写的字如何。”

????谢如琢依言走了过去,仔细的望了一望,方才道,“祖父的字体颇有风骨,孙女儿自愧不如。”

????“哈哈,你这丫头,就会说好听的来哄我。”谢晟礼哈哈一笑,将笔递给谢如琢,道,“听你父亲说,你这些日子的书法颇有长进,来,写几个字给祖父看看。”

????谢如琢也不推辞,接过笔,略微思索了一下,便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谋定而后动。”

????谢晟礼将这几个字缓缓念了出来,而后略微疑惑道,“琢儿为何想起写这几个字?”这丫头的字虽然娟秀,可其中隐隐有男儿之风,且这几个字的意思,并不适合她一个女儿家。

????念着,谢晟礼禁不住微微皱眉。

????谢如琢扬起一抹笑意,道,“祖父最近的作风,难道不正是应和了这几个字么?”

????闻言,谢晟礼有些失笑,道,“你这丫头,倒是机警得很。”说着,他又想起一事,遂正色问道,“今日在千金宴上,你为何要那么做呢?”这个孙女最近总是出乎他的意料,给他许多的惊喜。

????只是今日之事,却让他不得不再次重新审视这个嫡孙女儿了。

????谢如琢原本就不打算瞒着谢晟礼,此时听得他问,也郑重了神色,道,“南方水患,其中本就有二叔职责。今日捐款一事,咱们谢家虽然没提建议,却是第一个附和的。我是谢家的女儿,所做所为自然代表谢家。能行的一善,得到皇帝的欢心,或许也能让他在之后对待二叔的问题上,对谢家多宽容一分吧。”

????闻言,谢晟礼不由得点了点头,叹道,“不愧是我谢家的女儿,只是难为你一个女孩,竟然能事事替谢家设身处地。”那日慧澄大师所说的话,一直让谢晟礼有些忧心。虽然谢家转危为安,可是这个有着凤星之命的嫡孙女儿却前途未卜,终究让他放心不下。

????如今见她行事机敏,颇为稳重,谢晟礼也放心了不少。

????谢如琢见状,趁机便提起了另外一件事,“祖父,我听说前几日,谢家旧族派人前来请求帮忙,却被门房拒之门外,不知可有此事?”

????一提起谢家旧族,谢晟礼的神情就有些阴沉了下来,只是他到底念着这孙女儿刚有了功,又不知道他与旧族的恩怨,便只摆摆手,道,“江南水患,实则伤及不了这些大家族,他们前来不过是别有所图,门房拒了也就拒了吧。”

????“祖父,不知您可否听我一言?”

????谢如琢见他不愿提及此事,换了一副郑重的神色,开口问道。

????她这么说了,谢晟礼自然是不能拒绝的,且他心中隐隐有一个想法,这个孙女儿每每提及的看法,都是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的。因此,他索性坐到了太师椅上,让谢如琢在他旁边坐了,这才道,“说吧。”

????谢如琢在心内组织了一下语言,方才道,“自从咱们这一脉早年间从大族内分离出来后,便与其他同族之人再无往来。这些年,孙女儿听说,除咱们之外,谢家同族之人,在朝为官者并不多,虽说日子不至于举步维艰,但也勉强算的小富之家。若是之前平安无事还好,可是如今,南方水患,波及之处众多,谁也不能保证,谢家本族是否丝毫未受影响。如今谢家本族前来求助,孙女儿想,若非当真遇到危险,他们应该是不会前来的。”

????说着,她又深吸了一口气,道,“不知祖父可还记得,百年之前东莱国的那场瘟疫?”

????她这话一出口,谢晟礼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颜色。他自然知道那场瘟疫,那正是由水患引起的灾难!此刻谢如琢提起这话后,谢晟礼只觉得后背一阵濡湿,他试探性的问道,“你的意思是?”

????谢如琢摇了摇头,继续道,“天灾之事,咱们自然无法预料。只是他人之祸,咱们却当引以为鉴。倘若这场水灾之后当真会有瘟疫发生,届时,处于灾难中心的谢家本族,又该如何自保?便是退一步来说,就算是没有发生瘟疫,谢家本族毕竟与咱们同属一脉,同族同宗之人,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倒不如趁着本族之人低头的时候,一并将他们迁到京城来,这样,若是这出了意外,他们也可以躲过一劫。”

????听了她的话,谢晟礼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你年纪小,许多事情不懂,当年之事,乃是我一生之耻辱,若非是恼恨至极,我也不会脱离族谱,离开谢家本族。只是,你这话也有些道理。”

????见谢晟礼有些松动,谢如琢心中稍定,她怕的,便是谢晟礼一点都不为所动,那到时候真正出事时,就当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前尘过往,说可以随风飘逝的人,往往都不是当事者。孙女儿知道祖父心中肯定难迈过这个坎儿,但是,孙女儿却有一句话必须得说。”

????“哦?你说说看。”谢晟礼现在对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可谓是刮目相看,听到她的话,顿时便放下茶杯,示意她说下去。

????“咱们谢家,若是外人评价起来,都道是百年望族。可是孙女儿身处这中心,却知道祖父举步维艰。别的且不说,三房之内,男丁稀薄,父亲虽身居高位,却并没有太大建树。三叔从商,倒是本分的。可是,便是如此,二叔如今一出了事情,谢家便有些风雨飘摇了。说到底,还是谢家人丁不旺的原因。若是能将谢家本族之人全体迁到京城,届时谢家的实力定然会更上一层。只有家族兴旺,才能保我谢家,长盛不衰。”

????谢如琢缓缓道来,一张脸上也因着郑重越发的显现出了睿智的光芒。

????听完谢如琢的话,谢晟礼不由得有些震惊。他万万没想到,谢如琢小小年纪竟然能将事情想得如此长远。这些年,他也偶有后悔过,若是谢家本族支持的话,那谢家在京城也不会如此步步为营了。

????只是,他到底是拉不下这个面子如此做,跟谢家本族和好么?

????“罢了,这件事情也不能急于一时,我再想想吧。”谢晟礼思虑良久,方才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谢如琢知道,谢晟礼已经有所心动了,便也没有再说什么。祖孙二人又说了些别的事情,谢晟礼便道乏了,让谢如琢回去休息了。

????直到回了房间,谢如琢的手都在紧紧地攥着。能够将前世的错误一一扳正,将那些错误的、让人悔恨的事情都不再发生,这种感觉太过兴奋,也太令人激动。

????所谓几人欢喜几人忧。这厢的谢如琢兴奋的夜不能寐,那厢的沈婧慈,却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为了千金宴,我们投入了多少,可到了最后,就因为你的大意,导致功亏一篑!”沈家主将手中的拐杖狠狠地杵着地面,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望着站在面前的沈婧慈。

????今日的千金宴,沈家主虽然没去,可是沈婧慈身边的抱琴却是他培养出来的人,沈婧慈的一言一行全部都会被如实的反馈回来。当得知今日竟然因为那个农夫没有被藏好,导致皇帝没有将办慈善机构的权利交给沈家,沈家主的怒火顿时便上升到了顶点。

????沈家主怒,沈婧慈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她活了两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这件事情她又岂会善罢甘休?!

????“爷爷,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要办慈善机构,必须要我沈家来做!”她说话的时候,丝毫未曾收敛眉眼的戾气。间沈家主的脸色好了一些,沈婧慈方才继续道,“只是今天的事情太过蹊跷,我怀疑,有人从中作梗,想要谋害沈家!”

????沈家主眯着一双眼,却仍旧遮掩不住其间的精光,他缓缓的坐了下来,道,“你说这话,莫不是为了推脱责任吧?”

????闻言,沈婧慈顿时便跪了下来,道,“爷爷,我绝对不会为了推脱责任而糊弄您的!给我三日的时间,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您放心,我做这些事情,全部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沈家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听了这话,沈家主的神色才慢慢的冷却了下来,他饮了一口茶,道,“我给你三日时间,具体该怎么办,就看你的了。”

????茶杯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声响,听得沈婧慈心头一颤,她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是。”

????沈家主这才缓了缓神色,道,“慈儿,你自幼就不同于别人,爷爷也相信你的实力。但是,你切不可大意,要记着,骄兵必败!”

????“谨听爷爷教诲。”沈婧慈对于沈家主的话尽数应下,见他有些不愿再开口,这才道,“爷爷,孙女儿先告退了。”

????闻言,沈家主挥了挥手,道,“去吧。”

????直到出了房门,沈婧慈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几乎是快步回到自己房间,将门狠狠地关了上去。

????门外守着的丫头听见里面不时传来的噼啪之声,都已经熟视无睹了。待得里面消停了下来,侍墨方才走进了屋子,将地上一地的碎片尽数收拾干净,而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