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他要南下行医-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八十八章他要南下行医

繁华落尽2017-6-1 23:24:53Ctrl+D 收藏本站

????见谢如玥的动作,姜承晔顿时嗤笑一声,道,“谢如玥,你再吃下去,就会胖成球了!”

????“胖成球又如何,总比你现在就是球的好,二!表!哥!”谢如玥一字一顿的说道,越发的将点心护的结结实实的。

????谢如琢见两人斗嘴,不由得在一旁失笑。前世里,她十分讨厌姜承隽,觉得姜家人都是面善心恶之人,可是重来一事,许多事情看的透彻了,也越发觉得这个小胖子实在可爱的紧。

????不料,她的一个笑容刚扩大起来,便见姜承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到谢如琢面前,将一个东西放在了她的脖子里。

????谢如琢只觉得脖颈间一凉,睁大眼睛道,“二表哥,你做了什么?”脖颈之间的东西,似乎还生着尖尖的腿儿,还有些温度,莫不是虫子?

????前世里地牢的情景一一再现,谢如琢的脸色一时有些不大好看。

????姜承隽坏笑道,“琢儿表妹,你不如摸一摸,这是个什么东西?”

????除了谢如琢外,其他人早看清楚了那是个什么,便都放下了心。

????饶是如此,叶氏还是赶忙吩咐丫鬟将那东西取下来,毕竟,若是吓到谢如琢就不好。

????谢如琢很快便从往日的情绪里回过了神,她知道姜承隽不会真的伤害自己,那么这东西便不会是什么危险之物了。念着,她当下就直接伸手到脖子里,将那东西拿了下来。

????那是一只草编的蚱蜢,苍翠欲滴的颜色,显得极为可爱。

????因为它有些凉,姜承隽还特意在手中暖了许久,所以方才她才会感觉到有温度。

????谢如琢心中一暖,下意识看向姜承隽。待得看到对方眼中的促狭和隐隐的担心后,她扭头便向曹氏做了一件众人都不可思议的事情——告状。

????若是前世里的谢如琢,恐怕当下就发脾气了,可是现在她却只是一脸撒娇的看向曹氏,用少女稚嫩的声音道,“外祖母,二表哥欺负我,您可得替我做主呐。”

????姜承隽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谢如琢这么做,当下就样做生气,哼了一声道,“谢如琢,你居然告状,看我不拧你的嘴。”

????只是,他虽然扑上来捏谢如琢的脸,下手却是很轻,几乎是没有力道的。

????以前的两个人就总是吵架,姜承隽丝毫不以自己是男人而展现绅士风范,常常跟谢如琢吵得面红耳赤,若是自己生气了,往往还要再打上一架。只是每每到最后,姜承隽总是输的那一个。原因无他,她这个表哥,从来都是不会用力的,看似两个人在打,实则都是她在出气罢了。

????知道面前的男孩只是淘气,谢如琢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在近距离的看到姜承隽眼中的促狭之后,玩心大起,存心要整一整他。

????只听得“哇~”的一声响起,就见谢如琢一双大眼内含着一包眼泪,正雾雨朦胧的似落非落。

????姜承隽被骇了一跳,当下就松了手,再看谢如琢,却是扁着嘴,委委屈屈的将自己来看,嘴里还颤着声音,嘟囔着,“二表哥好凶,吓我,还拧我,哇呜,好疼!”

????“琢儿妹妹,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哭啊!”往日里,两个人就是打的天翻地覆的,也没见谢如琢哭过。可是今儿个,他就轻轻地捏了一下对方,怎么她就哭了呢?

????姜承隽百思不得其解,见面前的谢如琢哭的梨花带雨,又不由得一阵心疼,又是道歉又是哄的。

????奈何谢如琢却不领情,眼泪仍旧含在眼里,一副要落不落的模样,嘴里还问着,“你以后还打我么?”

????“不打了不打了!”姜承隽摆着手,一副发誓的模样,“以后只让你打我,我绝对不还手,好不好?”

????“那我想吃八宝鸭。”谢如琢仍旧含着眼泪,补充道,“要泰和楼的!”

????一想到泰和楼十两银子一斤的八宝鸭,姜承隽有些肉疼,可再一看谢如琢此刻的表情,顿时点头道,“我给你买!”

????“还有素芳斋的五丝什锦饼,你亲自去买!”谢如琢继续加条件。

????“啊?”姜承隽有些张口咋舌。那素芳斋的饼极为出名,价格倒是不算贵,可却是在城北,离此处快马还需两个时辰,更莫说他们家每日只卖出一百份的饼,想要吃到,须得提前排两三个时辰的队!

????一听到他“啊”,谢如琢的眼泪瞬间便有要涌出来的征兆。

????“买买买!琢儿妹妹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小胖子一咬牙,不就是素芳斋的点心么,难道还能比她的眼泪金贵么!

????谢如琢心满意足,收了神通,破泣为笑,“还是二表哥好。”

????女子的眼中满是孺慕,刚亲润过泪水的眼睛黑漆漆似宝石一般,直直的望到了人的心里去。一句话,便将姜承隽哄得忘记那些肉疼,心花怒放了起来。

????叶氏看着傻笑的儿子,在一旁笑嗔道,“娘,您可看见了,我这是生了个傻儿子呢。”

????曹氏也附和道,“可不是么。”

????闻言,姜承隽却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娘,奶奶,你们这话就不对了。我可是就只有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妹妹,不好好护着怎么行呢?”

????“是是是,那你好生的疼着你的妹妹吧,只是莫要让她们在哭了。”叶氏一脸打趣的笑道,顿时让姜承隽有些讪讪了起来。

????众人见此,都不由得有些好笑。唯有谢如琢手中握着那只蚱蜢,有些心暖。

????中午的时候,照理是在姜府吃饭的。开饭之前,谢如琢终于见到了自己想要见的人——姜仕洵。

????一身白衣翩然,一张俊脸出尘。仿佛画中走出的仙人,不笑时,仿佛宝相庄严。一笑后,却又万树花开。

????谢如琢尽管见过许多次姜仕洵,可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有些出神。她自认见过许多男人的容颜,俊雅出尘的更是不在少数。可是姜仕洵的容颜,却足以凌驾于一切之上,将世间的美融合到一起。

????他是曹氏的老来子,只比谢淮南大了五岁。姜仕洵出生的时候,曹氏难产,九死一生之后,她方才生下这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因此,曹氏十分喜欢这个儿子。

????一见到他,曹氏便佯作生气道,“你还知道回来啊,今日已经是你出去的第七日了!”

????姜仕洵的出尘气质,便在瞬间塌陷。他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凑过来替曹氏捏着肩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么?”说着,又看了一眼谢如琢姐妹,轻声道,“好歹有外甥女儿在身边呢,您就给我留几分薄面吧。”

????闻言,曹氏拍开他的手,嗔道,“你也知道你外甥女来了,那还不稳重些。”

????姜仕洵轻轻一咳嗽,这才看向忍着笑的谢如琢姐妹,道,“琢儿,过来,让舅舅给你把把脉。”

????“四舅舅。”谢如琢叫了一声,依言将手腕伸过去。姜仕洵自幼厌倦官场,以治病救人为平生所愿。他几乎是个医痴,能使得一手好针法,只要涉及到医术方面,顿时就会恢复严谨的模样。

????此时见他正襟危坐的替自己把脉,谢如琢大气都不敢出,她自从受伤重生之后,为了各种各样的企图,几乎是不停地在糟蹋自己的身体,此刻生怕姜仕洵看出些什么。

????良久,姜仕洵才收回了手,说出的话也叫谢如琢松了一口气,“你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将这瓶生肌去腐膏拿去,记得一日涂抹三次,能祛除你中箭处的疤痕。”

????谢如琢谢过姜仕洵,将装在瓷瓶中的膏药递给绛朱,这才回过头认真听着姜仕洵所说的注意事项。

????不一会儿,丫鬟们便将饭菜上齐全了。

????曹氏刚吩咐吃饭,就见姜仕洵替母亲盛了汤,一脸笑意的望着她。

????曹氏一面拿起筷子,一面笑道,“说吧,你又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对于这个儿子,曹氏十分无奈,平日里宠着的太过,致使他太过为所欲为了。好在这个儿子一片慈悲心肠,平素最爱行医救人,这才没有将他养成一个混世魔王,这也让曹氏心中十分满意。

????“果然还是母亲了解我。”姜仕洵嘿嘿一笑,这才正色道,“南方水患日渐严重,虽水灾范围被控制住,可灾民流离失所,加之严冬难熬,恐怕百姓的日子并不好过。如今灾民成群,吃穿已成大问题,更不要问就医寻药了。儿子这几日跟几个志同道合之人商议,想要招募医者,一同南下治病救人。”

????“不行!”

????姜仕洵在说话的时候,曹氏的神情就有些难看了,待得他说完之后,曹氏顿时想也不想,直接便撂下了筷子,坚决的回复了两个字。

????“娘!”姜仕洵早知道曹氏会拒绝,叹了一口气,道,“你可知,如今灾民四起,行医者若是不能治病救人,那还要我们何用?”

????“太医院没人么,朝廷不会调拨人手么?何时用得到你来操心了?且不说别的,单说你长这么大,连京城都没出过。那甸阳山高路远的,你这一去让我怎么放心?再说了,你,姜仕洵,今年都快三十了!看看你哥哥,在你这个年纪,儿子都会跑了。再看看你,到现在连个正经的亲事都没有!”

????说到这里,她见姜仕洵的神情也有些难看,喘了口气,又重新说回这件事情上,坚决道,“你想要做大夫我不拦着你,可眼看就要过新年了,你在这个时候离家,我就说一句话,我不同意!”

????曹氏说到最后,越发的觉得气闷,又不由得红了眼眶。

????姜仕洵见状,心中也不是滋味儿,他叹了口气,道,“娘心中所想,我何尝不清楚?只是为医者若是不能以病人为己任,岂能配做一名合格的大夫?我已经与几位朋友说好了,这次甸阳之行,我是一定要去的,娘莫要阻拦我,便是阻拦,我也不会退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