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恶毒的流言-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九十七章 恶毒的流言

繁华落尽2017-6-1 23:25:31Ctrl+D 收藏本站

????待得给谢家二老请过安后,谢如琢又去了乔氏的房里。谢慎言今日难得的在家,看到谢如琢,又不免训诫了一番。谢如琢一一应了,乔氏便在一旁笑道,“今日可是大年初一呢,老爷就别这么板着脸了,省的琢儿还以为自己又做错事了呢。”

????谢慎言微微一笑,道,“朝堂上呆惯了,你教的孩子,我是最放心的。”

????如此说了些闲话,谢如琢才退了出去。这谢府不大,可也不小,三房全部走了个遍,虽说腿酸了些,却是赚了不少的好玩意儿。

????谢如玥在家里闲着发闷,便缠着谢如琢上街。二人一拍即合,当下便收拾了下,从后面悄悄地溜出去了。

????却不想,刚进了茶馆,便听得有人一脸神秘道,“你可知道,昨夜里发生什么大事了么?”

????“老刘,你这一脸神神秘秘的,快说快说。”

????那老刘外号刘快嘴,平日里最爱说一些别人的是非,偏他说的消息又比别人知道的快,因而众人都爱听他侃。

????“哎哟,那可了不得,是宫中传出的秘辛呢!只是我这渴的慌啊,嗓子冒烟儿,说不出话了。”老刘见众人都竖起了耳朵,斜眼看着小厮手里的茶壶,不再说话了。

????立刻有人识趣道,“小二,这桌来一壶上好的茶,再来一盘云片糕!”

????见到吃喝都有了,老刘这才心满意足地押了一口茶,又吃了几块糕点,方才含糊不清道,“我太姥姥的表妹的孙媳妇的妹妹的一个远方孙子在宫中当差,说是昨夜宫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

????说到这里,众人顿时便屏住呼吸,凝神静听了起来。

????谢如玥撇嘴道,“这人还真能侃。”说着,又挽着谢如琢的手,道,“咱们去楼上雅间吧,别在这儿耗着了。”

????见她这模样,谢如琢失笑道,“走吧。”

????二人刚要上楼梯,却听得那老刘道,“昨夜里,那谢家的四小姐,艳冠京城的谢如琢,被五皇子给轻薄了!”说着,那老刘压低了声音,却又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道,“据说,两个人该做不该做的,都被五皇子给做齐了呢!”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大惊道,“竟然有这等事儿?”

????中有一人,缕着胡须道,“那谢家小姐我远远的看过一面,其风姿卓绝,惊为天人。五皇子这般行事,她难道不会反抗么?”

????闻言,那老刘顿时便嗤笑道,“再惊为天人,那也是臣子,五皇子可是天潢贵胄,怕是别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往他被窝里钻吧!”

????他话音刚落,就听得身后有女子尖锐的声音穿来,“钻你个头!”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大茶壶碎裂的声音。

????老刘只觉头上一阵疼痛,他顿时便哀嚎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却摸到了一个霎时肿起的大包。

????他勃然大怒道,“娘的,你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敢打老子!”

????谢如玥冷哼一声,道,“就凭你刚才那些话,死一百次也不足为惜!谢家是何等地方,岂容你们胡乱污垢!”

????听了这话,老刘也不顾的头上的疼痛,邪恶的一笑,道,“莫不是,你就是那谢家被轻薄的女儿?”

????见众人上下打量的眼光,谢如琢拉过谢如玥,道,“难道不是谢家的人,就不能为谢家出头了么?善恶自有天收,据说嘴上无德,死后下了地狱,可是要被剪了舌头的!”

????她说完,便拉着谢如玥离开。老刘想要追上去理论一番,却被突然涌出的侍卫给堵住了出路。

????谢如玥一上马车,便愤懑道,“谢如琢,你干嘛拉着我走,刚才那个人太过分了!他,他竟然......”

????一想到那些话,谢如玥便有些怒不可遏,她的妹妹,如何能被那些人那般言语玷污!

????“他们都是市井泼皮,你一个姑娘家,与他们争辩,又能有什么结果?难不成,你还能与他们打一架么?那样与谢家更无益处,说不定,还会再传一个谣言出来。比如说,谢家嫡女当街打人,世家女子不过如此。”

????说到这里,谢如琢摇了摇头,继续道,“这事儿我自然会处理,走吧,咱们去别处逛逛。”

????“算了,回去吧,我也没心情逛了。”谢如玥心中郁闷,却也知道谢如琢及时将自己带出来是正确的选择。

????两人乘兴而来,百姓而过。谢如琢忍着心中的气,好言将谢如玥劝了回去。刚一回房间,她脸上的笑意瞬间变消失不见,变为了满目的阴沉。

????浅碧有些担忧的走过来,道,“小姐。”

????“去,找几个人,将那泼皮趁着晚上蒙了头打一顿,”谢如琢咬牙切齿的吩咐完,犹不解恨道,“记着,专打脸!”

????“是!”浅碧领了名,顿时便面带笑意的走出去,她会好好吩咐的!

????浅碧刚出门,就见一个内侍监在管事的带领下走了过来,浅碧的脸,霎时便沉了下来。

????“小姐,慧妃宫中来人了。”浅碧有些不甘不愿的通报完,便站在了一边。

????谢如琢一愣,看向来人,问道,“不知公公所来为何事?”

????那管事公公有些倨傲的打量了几眼谢如琢,这才道,“杂家奉慧妃之命,前来宣谢小姐进宫。”

????慧妃宣召,自然是不得不去的。谢如琢先回禀了乔氏,方才随着宫中的马车,朝着皇城出发。

????慧妃也才朝拜完,此刻正端坐在宫殿的正位上,一脸雍容的望着行礼的宫人。

????待得见到谢如琢,慧妃迅速的隐藏了那抹阴沉,换了一副笑意道,“可算是把你盼来了。”

????谢如琢行了礼,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慧妃娘娘此来找我何事?”刚听到坊间传言,就有慧妃召见,她可不认为会有什么好事呢。

????“昨夜我一时激动了些,请你原谅一个母亲的护子之心。”慧妃说的诚恳,却遮掩不住眼中的精光和算计。

????谢如琢冷然一笑道,“慧妃这是说哪里话,臣女自然不会计较的。君臣自古就有分别,臣女从不计私仇。”因为我不会让私仇拖得太久,有仇,我当下就报了!

????“那就好。”慧妃见状,有些尴尬的一笑,随即道,“今日是初一,我是长辈,也该赏赐些东西才是。来人,将我那支九转凤玉簪拿来,送给谢小姐。”

????“多谢娘娘,只是这般抬爱,臣女受宠若惊。”谢如琢倒是没拒绝东西,有人送上门来的,她为什么不要。

????慧妃见她受了,这才微微一笑,道,“其实今日叫你前来,还有另外一件事。”

????谢如琢心中冷笑。这才刚刚开始,慧妃竟然就忍不住要露出目的了么。

????慧妃见她不答话,只得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而后笑道,“五皇子也到了议婚的年纪了,如今他府中虽然有侧妃,可到底没有女人管着,实在是不像话。昨夜你们虽然有所争执,可那只是小儿女的误会。其实,我还是最中意你的。”

????“多谢娘娘好意,只是,这终身大事,还是要父母做主才是,我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跟我商量这个,恐怕不合适吧。”谢如琢藏在袖子中的拳头已然紧紧地握了起来,她的面上却仍旧带着笑意。这个慧妃娘娘,还真是厚颜无耻至极了!

????闻言,慧妃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只是还带着几分笑意,道,“你的终身大事,自然要问问你的意见了。谢家百年望族,你的谢家的女儿,配皇子自然是不差的。你放心,只要你嫁给五皇子,之后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说到底,还是冲着谢家罢了。谢如琢心知肚明,也懒得再跟慧妃多说什么,直接起身道,“娘娘好意,恕如琢难以从命!今日是正月初一,家中还有许多事情,如琢告退了!”

????说完,谢如琢转身便走了出去,再也不看慧妃一眼。她虽然想过要收敛,可是对方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她也不是一味委曲求全之人!

????想要娶她谢如琢,也得看萧君奕配不配!

????见谢如琢不留情面的转身就走,慧妃立刻便寒了一张脸,恨声道,“好你个谢如琢,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原本想着,若是这两个人能在一起,皇帝必然就不会再追究五皇子的过错了。且这谢如琢虽然说资质差了点,可到底是谢家的女儿,有谢家作保,对五皇子将来登上大宝,也是一大助力。

????可是谁曾想,这谢如琢竟然如此给脸不要脸!

????谢如琢一路未曾停歇的回到谢府,刚一进门,她便寻了个借口支开浅碧。

????待得浅碧走了,她又揉了揉额头,道,“绛朱,你去帮我端些点心来。”

????绛朱应了,让红蕊好生守着,也随之出了门。

????屋内只剩下两人的时候,谢如琢这才道,“红蕊,去拿上银子,告诉那人,我之前拜托的事情,现在可以做了。”

????自去年中秋宴之后,她便布下了一步棋,只是这么久了,她都以为可以废了。谁曾想,今日竟然又用上了!

????她谢如琢重活一世,今生必不当任人宰割的鱼肉!

????她进宫的事情不是什么秘辛,没一会儿的工夫,宁熙堂便来了人,说是请四小姐过去。

????谢如琢揉捏了一会儿眉心,这才起身去了宁熙堂。

????听完谢晟礼的问话,谢如琢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将昨夜和今天上午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又道,“我谢家好歹也是满门忠烈,琢儿绝不嫁给阴险狡诈之人!今日拒绝婚事,他日若是天子震怒,那么后果,琢儿愿意一力承担!”

????“胡说!我谢家岂会连你一个小小的女儿都保不住!”谢晟礼假意斥责了她,到底是心疼,又皱眉道,“想不到这慧妃和五皇子行事竟然如此毒辣。你若是嫁过去了,必然不会有好结局。罢了,此事我已经知道了,琢儿放心,有爷爷在,必不会叫你委屈了去。”

????“是。”谢如琢应了,心知此事谢晟礼必有主张,也不多留,只说了几句话,便转而去了乔氏的院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