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祖孙争吵-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零三章祖孙争吵

繁华落尽2017-6-1 23:25:58Ctrl+D 收藏本站

????谢淮扬被砸楞住,不解道,“祖父,您何至于生这么大的气?!”

????只是,他也知道谢晟礼生气了,忙忙的跪了下来,手里还极为宝贝的护着那颗夜明珠。

????谢晟礼指着他,恨铁不成钢道,“你也是谢家养出的孩子,何至于眼界浅薄到这种地步?不过一颗珠子,也值得你宝贝似的拿来给我?再者,我谢家清正严明为本,你竟然做出替人私相授受这种事情,简直是有辱我谢家门风!”

????谢淮扬被谢晟礼说的一愣一愣的,下意识辩解道,“祖父,李大人是我的上司,让我替他给您带个好,难道这也不行么?再说了,过年哪有不送礼的,他送礼是好意,便是想托你办事,那也是因为咱们家有势,不然,他为何不去找别人呢?”

????“你还,你还学会犟嘴了?我打死你个糊涂东西!”

????谢晟礼被气得四处找东西要抽他,却被谢如琢拦下,宽慰道,“爷爷莫生气,三哥刚入官场,被人当枪使了尤不自知,您教教他便是了,何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呢。”

????谢淮扬被骂的正在郁闷,听见谢如琢的话,越发的生气,道,“谢如琢,你少在这里火上浇油,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给我一边呆着去!”

????“你才给我一边呆着去!”谢晟礼原本有些平息的怒火再次被挑起,指着谢淮扬道,“你可知那李显是谁的人?那是二皇子一个小妾的哥哥!他哪里是过节的礼物,分明是招揽的桃枝!我谢家百年公正,绝不牵涉党争,今日我若是收了他的东西,那么他日,别人就会自动将我化为二皇子的队伍!届时,我谢家以何颜面来见先帝?又如何对得起我在先帝面前发过的誓言?!”

????“我的确不知道啊!再说了,朝堂上谁家不站队,为何单只咱们家独善其身?就算是二皇子向您抛了橄榄枝,那也证明是咱家背景雄厚,让二皇子仰慕,这样有何不好?”谢淮扬见谢晟礼这般模样,不由得大了胆子,将心中埋藏的话尽数说了出来。入军中这半年,他算是看明白了,若是老太爷能在背后但凡使了力,他谢淮扬就不会半年了还只是一个小兵!

????一想到这里,谢淮扬就觉得呼吸不畅,怨怼道,“外人只知谢家何等风光,却不知,您空有帝师名望,却不肯替您的亲孙子谋划一番!”

????“三哥,你这话也太过分了!若不是为了你们谋划,爷爷他何至到此地步?你才接触这个朝堂几个月,就敢放话论起朝堂的是非了?你可知当今陛下最忌讳什么,你又可知若是党争站错队伍的后果是什么?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爷爷他如今选择中正不二,最终目的,还是要保谢家荣宠不衰!”

????说到这里,她微微吸了口气,又继续道,“若是你心中有丘壑,就该好好在军中历练,自己挣来军功,爷爷自然会替你筹谋前途。可若是你只顾及眼前利益,而不考虑长远,那才是鼠目寸光!”

????她自认一番话说得真心实意,可不想,那谢淮扬却登时发怒,吼道,“你才是鼠目寸光呢,不让我考虑眼前利益,难道要让我画大饼充饥么?!我告诉你谢如琢,谢家三房,若不是我爹娘做生意挣钱,就凭着你们两房的那么点俸禄,养得起这么多人么?说到底,你们当官威风了,只有我们家吃力不讨好!”

????谢淮扬这些年被陆氏灌输的理念已经根深蒂固,此时说出来,也觉得是理所当然。他梗着脖子,说出这话之后,心中觉得甚是畅快。

????谢晟礼被他这话惊到,看着自己好好的孙子被陆氏教成这样,痛心疾首道,“你一个男儿,竟然还不如你妹妹眼界长久,丢不丢人?还好意思说这些话,谢淮扬,你这些年的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难道都是喂了狗了么!”

????眼见着祖孙二人撕破了脸,谢淮扬也懒得再跟谢晟礼说话。只哼了一声,道,“爷爷,既然这礼您不收,那我冒着被骂的风险,也要给上司退回去了。只是有一点,既然您不肯为我谋划,我也没用受到谢家一丝恩惠,那么以后,也麻烦您别挡我的大好前程!”

????他说完这番话,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谢如琢,这才转身大踏步的出了门。

????身后的谢晟礼盯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捶胸顿足道,“孽障,孽障啊!”

????谢如琢见状,忙忙的跟林牧一左一右的扶着谢晟礼,替他顺着气。谢如琢又好生安慰道,“爷爷,三哥怕是在军中沾染了坏毛病了,您也别跟他一般见识。年少气盛的,总会受些挫折,才能真正成长起来的。等到他过些时日,定然会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有多么的愚不可及,到那时候,他就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了。”

????谢晟礼摇头叹道,“这个孽障,怕是永远不会理解我的。他哪里知道,官场就如同战场,只是杀人不见血,背地里捅刀子,其险恶诡谲,岂是他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能懂得?!”

????几人好生安抚了半日,谢晟礼却只是摆摆手,道,“你们都先出去吧,让我先静一静。”

????谢如琢见谢晟礼仿佛瞬间苍老的模样,心疼不已,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行了礼,先行退了出来。

????林牧替谢晟礼掩住了房门,神色也有些郁郁,忍不住道,“四小姐,不是属下多嘴,实在是这三少爷忒不像话了!”

????他刚说完,就听海叔斥责道,“没大没小的东西,主子也是你能议论的么?”

????闻言,林牧顿时憋气,虽闭了嘴,脸上的表情却是掩饰不住的。

????谢如琢叹了口气道,“其实林哥哥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只是爷爷年纪大了,到底比不得年轻时候,还劳烦你们待会煮些清心降火的汤水来。”

????听了这话,海叔感激一笑,道,“四小姐,老太爷这里有我们呢,您尽管放心便是。”他是真喜欢面前这个四小姐,虽说之前年纪小不懂事,可现在越发的知道体贴家中长辈了。他海叔阅人无数,谁是真心,谁是假意,他还分得清楚的。

????几人又说了几句,谢如琢这才告了别,转身向着老太太房中走去。因为谢淮扬,她在老太爷房中耽误了这么久,怕是都要错过季氏用早膳了。

????却不想,刚过了假山,便又遇上了谢淮扬。

????而这一次,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纤长的少年。

????“你是不是不长眼睛啊,走路都不知道看么,我要是被你撞坏了,你十条命也不够偿的!”

????谢淮扬揉着有些酸的胳膊,斜眼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脸的恼火。他原本就一肚子火气没处发,如今有人自动撞上了枪口,他不用怎么行!

????因着少年一直背对着自己,谢如琢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只是,在他开口之后,谢如琢却顿时大吃一惊。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三弟,你别介意啊。”少年的脸上一直挂着歉意的笑,他本就生的一张清秀的娃娃脸,皮肤又白皙,这般对比之下,竟然比谢淮扬还要年轻耐看一些。

????谢淮扬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看他也越发的不顺眼了,旋即恶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呸了一声,道,“你也配跟我兄弟相称?谢淮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样子,一个低贱的庶出子,狗一样的玩意儿,在我谢家白吃白喝,也亏得我二伯母大度!”

????他这话一出口,谢淮齐的脸上顿时便难堪了起来,怯懦道,“三弟,你怎么,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

????谢淮齐是庶子,且还是个外室所生。当年二老爷在外面养了一个名妓,因着家中不容,那名妓便做了外室。后来,她还未二老爷生了一个儿子,便是谢淮齐。可惜,那名妓身子不大好,不过几年便死了。

????她死了之后,二老爷在谢晟礼的门前跪了几日,老太太又求情,说二房只一个庶出的女儿,正室进门也三年了,却膝下无子,好歹这儿子也是谢家的骨肉,总不能叫他流落在外。后二夫人也亲自求情,这才准许谢淮齐进了府。

????只是,他因着庶子身份,母亲又是个外室,在府中一直不受人待见,如今虽然大了,却看谁都是怯怯的。

????谢如琢前世里也没少欺负他,可是到了最后,他却是谢家为数不多对自己好的人之一。

????如今再次看到谢淮齐,谢如琢不由得心中酸楚,原本要走的脚步也生生的顿了下来。

????“真是笑话,我为何不能这么说你?下贱的东西!”

????谢淮扬原本心中怒火很旺盛,此刻看到了发泄对象,他反而舒爽了许多。只有跟这种人比,他才会找到报复的快感。是,谢家百年望族又如何,府中不照样有这种下贱玩意儿么!

????“说别人下贱,难道你就好到哪里去了么!”谢如琢再也忍不住,从假山后站出来,一把将谢淮扬的手拍开,阻止他继续点着谢淮齐的脑袋。

????一见到谢如琢,谢淮扬先是一愣,继而恨声道,“你给我一边呆着去,这里没你的事儿!”

????“有没有我的事情,我说了算!”谢如琢将谢淮齐护在自己身后,而后恶声恶气道,“我的好三哥,我还真不知道,咱们谢家居然出了一个不知道尊敬兄长的子孙。看来爷爷说的果然没错,你平日里读的圣贤书都喂狗了!”

????她不提谢晟礼还好,一提起来,谢淮扬顿时又羞又怒,色厉内荏道,“谢如琢,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姑娘家,我就不敢打你,惹急了我,我连你一块收拾!”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谢淮扬,我敢保证,你今日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让你不能完好的在校尉营待下去!”谢如琢冷笑一声,丝毫不将谢淮扬的威胁放在眼中。她是嫡女,母亲虽死,可她外祖的势力不比旁人,那校尉营的头儿乃是她外祖曾经的手下大将,当初谢淮扬进校尉营,那还是托了她谢如琢的关系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