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将计就计-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零七章将计就计

繁华落尽2017-6-1 23:26:15Ctrl+D 收藏本站

????待得柳绿说完,陆氏当即大怒道,“好个谢如韵,竟然把主意打到咱们三房的人身上了!”她虽然不待见徐家,想要退亲,可是这并不代表,别人就能随便抢了去。且现在两家亲事没有彻底僵住,谢如韵这时候前来插一脚,岂不是叫别人看她们三房的笑话么!

????谢如澜并没有像陆氏那样生气,反而轻轻一笑,道,“娘,你难道不觉得现在是个好机会么?”

????“好机会?”陆氏讶然问道,“澜儿,你是不是糊涂了,她谢如韵不过一个小小的庶女,却都抢人抢到你头上了,这还叫好机会么!便是咱们想要跟退亲,可是假若他徐家前脚退了嫡女,后脚娶了谢家的庶女,那外人议论起来,岂不是看低你的名声,说你连个庶女都不如么!”

????“母亲莫要着急,你先听我说。”谢如澜整好以暇的一笑,继而将头附到陆氏的耳边,轻声道,“这谢家三房,如今只有咱们家是没有官职在身的。如今二房主动把把柄送上了门,咱们何不利用这个机会,让老太爷主持个公道呢?”

????陆氏听完谢如澜的话,先是身子一僵,继而狂喜道,“我的好女儿,还是你有办法!行,就按照你说的办!”

????她说完,又站起身子,一脸喜悦的在屋内转来转去,嘴里喃喃道,“果然是天赐良机!这些年咱们三房受尽委屈,却没有丝毫好处,这一次,我定然叫老太太全部弥补回来!”

????正在这时,听得外面丫鬟来报,“夫人,流云夫人来请安了。”

????“呸,她算个什么夫人?不过一个下贱的丫头罢了!”一听到丫鬟的话,陆氏先前的好心情顿时散去,嫌恶道,“告诉她,让她滚得远远地,别来烦我就行了。”

????谢如澜却拦住要走的丫鬟,道,“去,将她请进来,记得好生搀扶着,别伤了她。”

????陆氏蹙眉不解道,“你让她进来做什么,给我添堵么。”自从流云有了身孕,身边又跟着老太太赐下来的丫鬟,她对流云是打不得骂不得还说不得,只能日日避而不见,才能叫自己心里痛快一些。

????此时一听到女儿竟然要让那小蹄子进来,陆氏当下就有些心中郁闷。

????谢如澜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她千辛万苦替陆氏谋划,对方却有些不理解呢。只是,自己母亲地位稳固了,她的日子才能更好过。念着,谢如澜有附耳过去,轻声解释了几句。

????陆氏当下就大喜,眉开眼笑道,“快,请流云进来!”

????见陆氏明白过来,谢如澜这才微微一笑,行了礼道,“那母亲就先忙着,女儿告退了。”

????她刚退出来,就见流云被丫鬟们搀扶着与自己迎面撞上。谢如澜勾起一抹笑意,点头示意后,转身便出了院子。

????早起的晴好天气,此时已然有些风云变幻了。谢如澜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眼见这天将要大雨倾盆,她越发加快了步伐回转。

????谢如琢停了绣工的第二日,剑术师傅便从老家回到了谢府。这两日,她照这规矩,每日都早早的起身,随着师傅一同修习剑术。

????谢晟礼那日虽然是随口应下,可随后找的师傅却绝不含糊。此人名为胡维德,据说是当年名动京城的第一剑客。只是他性子耿直,因得罪了权贵,一生被朝堂拒之门外。好在此人还算洒脱,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些年,倒也有些名望。

????他早年与谢晟礼有过一段交情,因此才应下了教授谢如琢剑术差事。只是他一见谢如琢,便觉这女娃太过柔弱,不愿太过用心去教。可几天接触下来,却觉得这孩子虽然身子弱了些,性情倒是难得的坚韧,于是便也下了心思,开始用心传授她一些格斗技巧。

????一大早,天色方亮,谢如琢便已经穿戴整齐,去了胡维德的院子。

????这院子名为雪松堂,先前为谢晟礼练武之所,后胡维德来了之后,便为他专用。他身为武人,早已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谢如琢到的时候,他已经练完了一套剑法,正将那闪着森森寒芒的宝剑缓缓收进了剑鞘中。

????“师傅。”

????谢如琢喊了一声,笑着走过去道,“琢儿给师傅请安。”

????“免了。”胡维德呵呵一笑,道,“你这丫头,倒是起的早。”说着,他将一旁略微轻一些的宝剑拿起来,扔给谢如琢。

????谢如琢一把接过,顿时惊喜道,“这是——凤剑?!”

????剑上用小篆刻着一个凤字,剑柄上则绘制着一只翱翔九天的凤。然而最令人惊艳的,却是那拔出来之后,闪着耀眼光芒的剑身。宝剑出鞘,天地为啸。

????据说,此剑能够削铁如泥,吹毛断发。此剑与龙剑为同一套玄铁所铸,乃是当今兵器谱十大名剑之一。可惜,龙剑下落不明,而凤剑,这些年一直在胡维德的手中。如今他将此剑赠给谢如琢,他对这个徒弟的爱护可见一斑。

????“不错,就是凤剑。对这个迟来的新年礼物,徒儿可还满意?”胡维德捋了捋胡须,笑呵呵的看着面前一脸欢喜的谢如琢。

????“多谢师父!”谢如琢两手捧着剑,跪下来郑重的行了礼,道,“师傅放心,徒儿绝不辜负此剑,定然会用心学习!”胡维德早先便说过,要将此剑赠与谢如琢。所以,她也不虚伪的推让,既然师傅给了,她便用心回报便是了。其他的,都不过是虚礼。

????胡维德最喜欢她这个性子,当下就笑道,“那就好。来吧,将昨日为师教你的剑法耍一遍,让我瞧瞧。”

????“是。”

????谢如琢听完,立刻便凝神静气,照着师傅的话做了起来。

????直到天光大亮,外间的日头照彻了天地,谢如琢才辞别了胡维德,回去换了套衣服后,去宁熙堂请安去了。

????却不想,她刚从宁熙堂出来,便见红蕊喘着粗气跑过来,道,“小姐,您快去看看吧,三夫人跟二夫人在老太太那里吵起来了!”

????谢如琢闻言,微微一愣,旋即道,“我这就过去。”这两日才下过雨,季氏心悸的毛病又有些犯了。她们两个吵架倒是次要的,可是若是气着祖母就不好了。

????还未进紫竹院的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妇人尖锐的声音,“李氏,亏你平日里也号称慈悲心肠呢,你就是这么教养女儿的么,居然教养出了一个会勾引自己妹妹未婚夫婿的女儿!”

????李氏平日里不大与人吵架,可是她的嘴并不笨,哪里会让陆氏污蔑自己?当下就道,“三弟妹,说话要有证据。你家的亲家母在花园里崴了脚,却没人照应。难道说就不许如韵扶一把了么,还是说,你本来就对这门亲事不满意,所以想让客人在咱们家得了冷遇,心灰意冷的主动退亲么?!”

????眼见她几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陆氏越发如同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愤愤道,“你少血口喷人,我又不会预料到她崴脚,一时赶不过去是正常的。倒是谢如韵,她怎么就时间赶得那么好,偏巧在我们亲家母崴脚的时候出现呢?况且,一次扶了便罢了,怎么之后次次都见她往徐夫人的院子里跑呢?”

????说着,陆氏又冷哼一声,方才继续道,“依我看,谢如韵莫不是想嫁人想疯了,所以才把主意打到她妹妹身上了吧!”

????“你才是血口喷人!”谢如韵被气得脸色发白,指着陆氏颤声道,“我过去,是因为徐夫人感念那日我扶了她,所以找我去说话的。而且我每次去的时候,她都会先将徐公子请出去的。且三婶婶派的丫鬟次次都在场,我们两个说话也都不避讳人的,若是真的说了些不该说的话,那我也认了。可你问问桃红柳绿她们,我可曾说过一次越矩的话么!”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就想知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天天往妹妹未婚夫的院子里跑,是什么居心!”陆氏凉薄的一笑,说出的话也越发的咄咄逼人,“还有,你一个庶女,若是着急想出嫁了,尽管找你的嫡母去,何苦要来抢我们如澜的男人?果真是奴婢生出的孩子,就算是养在主母身边,也改不了下贱的本性!”

????“陆氏,你别太过分了!”李氏将哭的喘不过气的谢如韵揽在自己身后,恨声道,“怎么说,她也养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你一个婶娘,这么说自己的侄女儿,难道就不觉得羞愧么!”说着,她又看了一眼一旁神色不虞的柳氏,咬牙切齿道,“还是说,你不敢跟三老爷的妾室说这些话,所以在这里指桑骂槐呢?!”

????谁料想,柳氏这次却难得的跟陆氏站在同一阵线,“二夫人,您怕是想多了,夫人一向待我如姐妹,怎么会指桑骂槐呢?姐姐,您说对吧?”

????眼见着柳氏皮笑肉不笑,陆氏心中咬碎一口银牙,脸上却重新堆上了笑容,道,“那是自然的。”她跟柳氏斗了这么多年,也没把对方怎么样,更加犯不着在此刻跟对方掐架了。

????反正,只要今日的目的达到,就可以了!

????季氏被她们吵得脑仁都疼了,此时见她们闹得越发厉害了,再也忍不住,将手中的凤拐狠狠地在地上杵着,凌厉道,“你们都给我闭嘴!在我这里吵吵闹闹,难道是当我死了么?!”

????见季氏开口,陆氏霎时闭了嘴,一双眼睛却丝毫不示弱的瞪着李氏。对于婆婆她是有一种天生的畏惧,可这并不代表,她就能在利益面前收手!

????乔氏在一旁做了半日的鹌鹑,此时方才走上前,倒了杯茶,轻声慢语道,“娘,先喝口茶吧。”

????季氏刚接了茶,就见谢如琢走进来,脸上带笑道,“咦,今日几位婶娘都在呐?”说着,她又笑眯眯的走到季氏面前,行了一礼道,“孙女儿给奶奶请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