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他此生只娶这一个娘子-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一十章他此生只娶这一个娘子

繁华落尽2017-6-1 23:26:27Ctrl+D 收藏本站

????这话一出,谢如韵顿时便揪住了一颗心。她没想到,徐夫人竟然是真的想要娶自己回家做儿媳的,只是,这般和善的婆婆,怕是这辈子与自己无缘了。

????谢如琢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她倒是想替徐家说话,可是也要先看对方的决心才是。这谢如韵虽然是个庶女,可是这些时日接触下来,她也知道,后者的性子是极好的。这样的女子,一向会自己咽下苦楚,若是对方不能真心对她,那嫁过去之后,怕也只能落得前世那般的下场!

????谢如琢不愿前世的悲剧再重复到今生的谢如韵身上,因此只三缄其口,静观其变。

????听到季氏的话,徐夫人只微微一笑,道,“老夫人,有些话原本讲不得,可是若是心有所求,那就是明知不得还要为之了。”

????说着,徐夫人走到谢如韵的身边,在后者满脸错愕的眼神中,拉住她的手,诚挚道,“如韵这孩子,我自见到之后,便十分的喜欢。先前我的确秉承着婚约,未曾多想。可是两相比较,依旧难免遗憾。如今谢三小姐执意退亲,我亦是无话可说。只是,这般的好姑娘,我是真心希望她能做我家的儿媳妇的。”

????闻言,季氏还未开口,就听谢如琢当先嗤笑道,“徐夫人这话说的倒是古怪了,若是天下的好姑娘都要成为你家的媳妇,那我大姐姐岂不是就命苦了?”

????听到谢如琢说话,徐夫人诧异的看了一眼她,见得是一个眉眼灵动的小姑娘,霎时便失笑道,“谢小姐此言差矣,天下好姑娘的确多,可是,入我眼缘的,却只有眼前这一个。况且,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也在昨夜与我发了愿,若是能娶到谢家大小姐,那他这辈子定不再另娶他人,只愿一生与谢大小姐厮守终生。”

????谢如韵顿时睁大了眼,难以置信的看向徐夫人。她竟然没想到,那个敦厚老实的男人,与自己不过一面之缘,竟然能说出这般话来!

????她也是到许久之后才知道,原来在谢府的时候,徐文渊为了偷偷见一面谢如韵,都是偷偷去而复返,藏在屏风后面,默默地注视着谢如韵的一举一动,并且不可抑制的爱上了她!

????谢如琢也是惊诧不已,她没想到,徐家的诚意竟然这样大!只是,有些事情,她却仍需问清楚,“那就恕琢儿说句大不敬的话,若是我大姐姐此生无所出呢?”就如同徐夫人这般,因为一无所出,所以徐道台就一脸娶了七个小妾,而徐文渊的生母,正是第七房小妾。

????这话,显然戳中了徐夫人的伤心处。只是此时却不是她伤心的时候,她只柔柔一笑,掩盖住了眼中的悲伤,道,“这话,我也曾问过渊儿,他当时的回答是——”

????“若她无所出,那我便只有愧对徐家列祖列宗了!”

????忽听得门外传来一男子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徐文渊一袭长衫推门而进。说完这句话后,他便径自跪在了季氏的面前,磕了一个头,道,“徐文渊给谢老夫人请安,今日,文渊斗胆求一个奢望,希望老夫人能成全文渊与谢大小姐。我发誓,必用一生来爱护她,若是有一丝负心,天地不容!”

????这话一出,季氏也有些震动。这样的场景,何曾的熟悉!当年谢晟礼离开谢家的时候,身无分文,可她季家当时却是炙手可热的家族!那时的谢晟礼,也是说了这样的一番话,感动到了还待字闺中的她。

????当时所有人都只当这话不过是一句空言,可谁曾想,谢晟礼竟然真的做到了。便是后来他身为帝师,如日中天之时,他都坚定不移,丝毫没有动过纳妾的念头。

????谢晟礼的惧内,曾经被朝臣传为笑柄,她也曾因此夜不能寐,劝夫君纳妾。可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句,“大丈夫当言出必行,一不能负皇天后土,二不能负君王,三不能负结发之妻。”

????一晃,便是这些年了,而他也在不知不觉间与自己携手走过一生。从青春年少到白发苍苍,他竟然信守这个承诺,一守便是一辈子!

????如今,她见徐文渊这般模样,竟然在一瞬间便想起了谢晟礼。

????季氏眼眶微微湿润,半日,她方才开口问道,“若是我当真将如韵许给你,你真能信守承诺一辈子么?”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见徐文渊眼神坚定,季氏这才舒缓了神情,转而看向李氏,道,“老二媳妇,你是如韵的嫡母,这事儿,你觉得呢?”

????李氏早被徐文渊打动,此时在心中盘算一番,也知道徐家算是个好的靠山,又离南方近,若是能结亲,对老爷在南方的活动也有好处。

????待得这些念头转了一遍,她便擦了擦有些濡湿的眼眶,笑道,“我看这孩子倒是个好的,若是如韵同意的话,我没意见。”

????闻言,季氏又将目光转向了谢如韵。

????眼见着一屋子的人都满含期待的看着自己,谢如韵顿时便羞红了一张脸,却对徐文渊的目光不闪不避,走到正中央,与徐文渊跪在了一起,坚定的抬头,道,“请祖母成全。”

????她终究也是个女儿家,有一份女儿的旖旎心思。这般情景,是她此生想也不敢想的,如今当真成了现实,怎能不叫她喜极而泣。但是她更明白,她嫁人之后,便需与丈夫共同肩扛风雨,所以,今日的一跪,也是她的许诺。此后风雨同舟,她都与身旁之人,一同承担。

????见状,季氏叹了口气,笑道,“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罢了罢了,我老了,管不动那么多事情了。既然你们都愿意,那老婆子也不能拆人姻缘。李氏,你是她的嫡母,这文定之事,你便与老大媳妇一同商议着吧,咱们谢家的女儿,文定决不可马虎了。”

????这话,已经是同意的意思了。

????徐夫人脸上一喜,连连笑道,“多谢老夫人成全。”

????而地上跪着的两个人,更是满面泪痕,相视无语凝噎了。

????季氏看着徐文渊,又道,“只是有一点,你若是他日亏待了如韵,我定然不饶你。”

????“老夫人请放心,文渊此生必不负她!”徐文渊一脸坚定的说着,恨不得当场就将心挖出来证明给众人看。

????谢如琢嘻嘻一笑,道,“到现在还喊老夫人,这就是第一个错了!”她一面说着,一面上前扶起了谢如韵,促狭的挤眉弄眼。

????谢如韵嗔了一眼谢如琢,顿时便红了脸。一旁的徐文渊却是如愣头青一般先是晃了晃神,继而又重重的磕了个头,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奶奶!”

????“哎,好孩子。”季氏被他这般逗得合不拢嘴,笑道,“行了,折腾到现在,我连饭都没吃一口呢。你们出去慢慢商量吧,别打扰我老婆子吃饭了。”

????闻言,谢如琢霎时松了谢如韵的手,走到季氏身边扶着她起身,一面笑道,“奶奶,我知道你这里可做了三清九花糕呢,您休想撵我走!”

????她这话一出,季氏顿时便点着她的额头,笑嗔道,“你这个馋嘴儿的猫,什么好吃的都瞒不过你的耳目!”

????眼见着众人都笑着行礼告退,谢如琢这才慢慢的扶着季氏向饭厅走去。她知道,季氏其实心中很是为难,今日成全了谢如韵,他日不定三房要念叨多少次呢。这个老太太,虽然一生经历许多风雨,可是小辈儿里,真心对她的并不多。而自己,也只是重生一世,方才懂得了孝道。

????她心中对季氏有愧,也不知陪她的时日能有多少,只能有空便陪着她。

????季氏虽然面上做了一副嫌弃她的模样,心中也知道这个孙女儿孝顺,她心中感动,对这个孙女也越发的疼爱了。

????徐文渊得了季氏的首肯,虽能光明正大的与谢如韵见面,可他却觉得太唐突谢如韵,每每见面时,都必须在院子内,有丫鬟在身边,以示君子之风。谢如韵感念他待自己的珍重,便趁着徐家还在京城之时,去绣房拿了些丝线,想要亲手绣个定情信物。

????不巧,她这举动却被谢如琢发现了。谢如琢笑了她半日,又起了学鸳鸯的念头,倒是让谢如韵哭笑不得了。

????徐家此次出来时日也不短了,徐夫人与乔氏和李氏说明情况之后,又亲自去合了二人的八字,发觉竟然是天作之合的命运。她当下就喜不自禁的回来,跟乔、李二位夫人商议之后,定下了正月二十六的日子,来亲下文定。

????李氏存心要抬举谢如韵,乔氏又对这个侄女儿很喜欢,再加上徐家准备的礼金等一应之物都价值不菲,这个文定,倒是极为隆重热闹。

????只是,这其乐融融的场面,却气坏三房的陆氏。

????“如澜,你要永远记住这日,就在今日,你被人退亲,与你同一家的庶女,却踩着你的肩膀,嫁了过去!”陆氏一脸狰狞的捏着谢如澜的肩膀,恨声说道。

????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明明这些都该属于她女儿的,可是,却都让谢如韵那个小蹄子占了便宜!凭什么!

????可是,陆氏却丝毫没有反思过,若不是他们处心积虑想要破坏在先,这门亲事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作罢?

????谢如澜倒是淡然的多,她对于徐文渊原本就没什么好感。那个长相,生的就不是能做大事的人!

????她微微的挣了下肩膀,摆脱掉陆氏的束缚,这才道,“娘,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的,眼下对我来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陆氏见她这般的淡定,反倒有些诧异。只是,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十分的有注意,当下就问道,“女儿,有什么事情,是娘可以帮你的么?”

????“不必了,这件事,须得我自己去做。”说到这里,谢如澜又缓缓勾起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因为,我要让二皇子对我倾心!”

????“什么?”陆氏倒是知道她的心高,可是一听到这句话,还是忍不住惊讶道,“可是,二皇子不是一向中意那个谢如琢么,你能抢得过来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