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宴席斗艳-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三十四章宴席斗艳

繁华落尽2017-6-1 23:28:10Ctrl+D 收藏本站

????宴席之上,歌舞升平,因了是长公主的生辰,气氛格外融洽和乐。

????当然,某些人除外。

????饶是谢如琢对萧君涵避之不及,却也顾忌着眼下的场合,不好叫他太过下不来台,只得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萧君涵聊着天。

????可这幅模样落在章绣妍眼中,却是如钉在目,刺眼得很。她刚才过去搭讪的时候,萧君涵一副淡漠疏离的表情,完全没有将心思放在她这个表妹的身上。可这一遇见谢如琢,对方就笑逐颜开的模样,让章绣妍怎能不恼火?

????二人不对付许久,章秀妍眼下这无处安放的怒火自然就准备发泄在谢如琢的头上,只可惜她寻了许久,都没有寻到合适的机会,眼下只能憋着一口气,只待寻个合适的时机好让谢如琢狠狠地出丑。

????沈婧慈离得近,将章绣妍的情绪都看在眼里,她心头一动,霎时便有了主意。今日对付谢如琢,何须自己出手?眼前不就有个现成的可以为她出头吗?

????念着,沈婧慈便靠近了章秀妍一些,娇笑着开口问道,“秀妍妹妹今日着的这一身杏黄春衫当真惹眼极了,可是在那桂宇轩所制?”

????若论京城小姐们的衣裳,当是桂宇轩所做的最好,那里有全京城最好的绣娘,就连宫中的公主亦时时遣人去桂宇轩置办衣裳。

????前几日的时候,沈婧慈在桂宇轩就见了如章绣妍所穿衣物一模一样的春衫,当时只觉艳丽得很,沈婧慈本不喜如此招摇的衣裳,便只对店家的推荐一笑而过。谁曾想,今日竟见这套衣服穿在了章绣妍的身上。不得不说,这衣服不算差,可惜,太过俗了些,到了章绣妍这里,越发的显得她整个人都俗气了起来。

????不过也是,什么样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章绣妍整颗心都扑在萧君涵身上,可不只挑了最惹眼的衣裳穿么?

????沈婧慈心内嗤之以鼻,面上却挂上了一脸赞叹的表情。

????见沈婧慈一眼认了出来,章绣妍越发得意,认定自己眼光独到,今日定会艳压众人。

????尤其是谢如琢!

????“沈姐姐果真好眼力,昨日我特地去了桂宇轩,那里的掌柜说,这衣裳衬得女子肌肤胜雪,更显风姿呢。”

????闻言,沈婧慈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嘴上却勾起一抹笑意,道,“那掌柜的倒是说的实话,只可惜……”

????沈婧慈欲言又止,目光却朝着谢如琢的方向飘去。而那边的谢如琢疲于应对萧君涵的纠缠,竟是没有察觉到沈婧慈的目光。

????顺着沈婧慈的目光看去,章绣妍的眼神闪烁,刚才她只顾着看萧君涵,竟没有注意到今日谢如琢也着了一件同样颜色的春衫。

????相比于章绣妍的刺目耀眼,谢如琢身上的春衫选的乃是鹅黄,颜色略淡些,却更显得谢如琢长发如墨,眉目含情。

????她定是故意的!

????章绣妍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怨气,她今日精心妆扮,就是为了可以引得萧君涵多看自己一眼,却偏偏被谢如琢夺了锋芒!

????“依我看,谢如琢定是故意的,不然的话,她怎么什么衣服不好选,偏生就着了跟你一般颜色的春衫?”

????章绣妍素日里本就看谢如琢不顺眼,听了沈婧慈的话,更觉得谢如琢今日是耍了心机,诚心要将自己的光芒盖住,好让萧君涵的眼中只有她的存在。

????若是不给谢如琢些厉害尝尝,她竟不知天高地厚了!

????便在这时,只听得长公主开口道,“本宫今日生辰,特意让大家过来热闹一番,众位只管纵情玩乐,若是有那想要一展才艺的,也尽可上前。才艺绝佳的话,本宫自有封赏!”

????长公主开了口,自是有许多人相应,公子们倒还差些,各家的小姐们无不跃跃欲试,想着若是能得了长公主的青眼,于她们也是极好的。

????因此章绣妍也将报复谢如琢的事儿暂且搁置到了一旁,她若是献艺,就不怕萧君涵不看着自己了。

????“妍儿愿为长公主献舞,祝长公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听了这话,谢如琢不禁心中嗤笑一声,长公主似乎还没老到要这般祝寿的地步,章绣妍就算是想要巴结,未免也忒不会说话了些。

????章绣妍却丝毫未觉得自己说话有任何不得体之处,反而伴随着乐声翩翩起舞,宛若春日里的蝴蝶一般。

????大家将目光都聚集在了章绣妍的身上,不看不打紧,待得一看章秀妍的着装打扮,长公主的脸色便微微沉了下来,今日她也不过是着了件桃红的衣衫,而章绣妍衣衫的颜色竟是如此艳丽!这衣服倒也还罢了,可这满头的珠翠环绕,莫不是将自己当做开首饰铺子的么?

????长公主素日来便与贤妃不和,知道她是贤妃的侄女儿,所以看着章秀妍也越发的有些不喜了。她身为长辈,倒也不会真心与小辈计较,只是看着章绣妍的眼神有些微微的不悦罢了。

????倒是在场众人都是察言观色的高手,见长公主有些神情不悦,谁还敢正眼看章绣妍?因此她这一舞结束,竟是无人喝彩。

????见在场众人都是这般反应,章绣妍有些局促,难不成是她跳得不好?须知这舞可是她苦练多日所得,就连女师都连连称赞。

????旁人都是不打紧的,章绣妍只是关心萧君涵的反应,若是他肯鼓掌叫好,也不辜负自己这一番心意了。

????奈何萧君涵却是真真辜负了章绣妍这番心意,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向章绣妍一眼,甚至不知她刚才为长公主献舞一事。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该死的谢如琢!

????“久闻谢家四小姐才艺卓绝,今日若能得见,便是送给长公主最好的生辰之礼,想必谢小姐应该不会拒绝吧。”

????说话的正是沈婧慈,她盈盈地笑着,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当日在千金宴上,谢如琢的表现着实惊诧了众人。此时沈婧慈一开口,早有那看谢如琢不顺眼的,霎时便想起了当日的那一幕,顿时越发的对谢如琢憎恶了起来。

????被当众点了名,谢如琢也不好闷声不应,毕竟长公主在此,若是不应,岂非拂了长公主的面子?

????“沈小姐抬举,若论才艺,沈小姐才是最好的,不过今日既是长公主生辰,琢儿就献丑了!”

????谢如琢本不想锋芒毕露,奈何被人逼到了台面上,若不露上一手,怕是隔日的时候坊间就会传言,谢家的四小姐是个草包呢。

????说完,谢如琢施施然起身,走到乐师身边低声说了几句,随后退回了大殿之上。未过多时,便听得乐声渐起,谢如琢随乐而动,舞步翩迁,身段柔软,灵巧的舞姿看得众人更是如痴如醉。若说先前章秀妍的舞步还有些叫人眼花缭乱的话,现在谢如琢的舞步却让人情不自禁的沉迷。

????可是在章秀妍看来,这却是生生在打自己的脸了!

????章绣妍向来对自己的舞姿自鸣得意,今日谢如琢竟轻轻巧巧地将她比了下去,可见章绣妍是个没有慧根的。

????“好!”

????长公主带头叫好,因此在座的公子小姐们无不鼓掌喝彩。

????这般的谢如琢,似乎和从前看到的更为不同,萧君涵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每次见谢如琢,她都能带给自己不一样的惊喜。原本他只是冲着谢家而去,可现在,他却不由得开始正视起眼前的丫头来,这样的奇女子,本就该属于他的。

????章绣妍咬碎了银牙,这个女人处处让自己出丑,她定要出口恶气!

????念着,章绣妍款款起身,径自来到萧君涵和谢如琢的身旁,正巧听了萧君涵赞赏谢如琢方才那一舞可谓倾国倾城。

????待得听见这话,章绣妍的脸色霎时便沉了下去。明明是她跳舞在先,怎的所有的风光都被谢如琢站去了呢?

????谢如琢不置可否的一笑,她前世里刻苦学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讨好面前的男人。他喜欢什么自己都一清二楚,这舞蹈若是再入不了他的眼,那她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因着谢如琢没有正视萧君涵,这低头的时候,萧君涵恰巧便看到了那一段优美的脖颈,他心猿意马道,“琢儿今日的衣服,可当真是好看呢。”

????衣服倒是好看,可最美的却是那如羊脂玉一般的肌肤,一望便知触手滑腻,手感良好呢。

????只可惜,他有心思更近一步,却偏有人前来打搅。

????章秀妍心中愤愤,明明是一样的衣裳,怎的就没听到萧君涵赞赏自己!她心下不悦,说出的话自然也就呛了起来,“谢如琢的衣裳是不错,不过我看这做工料子也就一般,没得失了身份。倒不如我身上这件桂宇轩的,不但料子是上好的云锦,且还是那里的绣娘用了三个月才制成的呢。”

????说着,章绣妍故意将袖子撩起,好让萧君涵看清楚两件衣裳的差别,也好看清楚她和谢如琢的差别。

????她们本是云泥之别,萧君涵尊贵之躯,如何就看不明白?

????萧君涵心下不悦,脸色也淡了起来,“妍儿的衣裳自是不错,只是颜色过于艳丽了,还是琢儿身上这件素雅些。”

????闻言,章秀妍顿时便气滞道,“表哥,我……”

????只可惜,她这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萧君涵的招呼声给打断了。眼见着萧君涵一脸笑意的迎上了王侍郎家的公子,一面说笑着离开座位,章秀妍的脸也越发的阴沉了下来。

????眼见着萧君涵渐行渐远,章绣妍眼内的寒意也一层一层的缠绕上升,眸子里也透着刻骨的阴森。她的目光如毒蛇一般盯着谢如琢,谢如琢却并不以为意,她太了解章绣妍是因何而对她产生敌意了。

????不过,这又有什么要紧的?

????自己没能耐得到萧君涵的欢心,反倒是将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谢如琢打心底里鄙视这样的女子,因此只当章绣妍不在自己身旁,端了一杯茶水,细细品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