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章惊现奸情-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三十六章惊现奸情

繁华落尽2017-6-1 23:28:19Ctrl+D 收藏本站

????谢如琢和谢如玥躲在暗处里面看得清楚,那两人分明是驸马和如意,怪不得在宴席之上见到驸马匆匆离去,原来是跑到这里与人私会。

????放着好好的公主不要,竟是喜欢这贱婢!莫不是被灌了迷魂汤不成?

????只是这乃是长公主的家事,谢如琢和谢如玥并不想要理会,眼看着驸马就要找到她们的藏身之处,谢如琢咬着牙,如若被发现了,可要如何是好?

????谢如琢暗自揉着膝盖,若不是自己不小心惊叫一声,也不会落得无处可避的地步,可眼下事已至此,她别无退路,只能在心中思索着眼下的筹码,待会儿若是被会儿被驸马发现了,她该如何应对才能叫自己赢得胜算。

????说她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吗?

????她俩又不是瞎子!更何况那声音如此暧昧,就连她们未出阁的姑娘都知道发生了何事。

????说她们什么都不会说吗?

????只怕驸马不会信呢。

????正在驸马即将绕到谢如琢和谢如玥藏身之处的时候,却有一抹熟悉的声音突兀的传来,成功地止住了驸马探寻的脚步。

????“姑父竟是在这里,真叫我好找。”

????如若再向前一步,她们就会被发现了!谢如琢屏住呼吸,她甚至可以清晰地闻到驸马身上带着淡淡的女儿香,当然是如意留下的。

????这般味道,真真让自己作呕!

????“三皇侄怎么会在这里?”驸马心中紧张,刚才那一幕难不成被他发现了么?只是那声音听起来,似乎是个女子的声音,不像是眼前这人呢。

????萧君夕淡淡一笑,也不揭穿他,只道,“二哥说要跟您不醉不归,可这刚说完您就不见了,他酒品可不大好,所以我特意来寻姑父。”

????见他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驸马渐渐地放下了心头的大石,想着他许是没有发现端倪,这才笑道,“那就多谢皇侄了,我这就过去。”

????说着,他又突然停下了脚步,试探道,“咦,是了,刚才我似乎听到有人叫了一声,不知三皇侄可曾听到?”

????萧君夕心头冷哼,余光瞥了一眼躲在暗处的谢如琢和谢如玥,这驸马的耳朵倒是灵光。不过,倒也不奇怪,做坏事的人,总是要警醒些的。

????“许是姑父听错了也未可知。”

????萧君夕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转而将目光投向了长公主的宫女,这女子他倒是认得,不就是姑姑的贴身女官如意么。虽说他刚到,可也不难想到刚才到底发生了何事。

????匆忙之间,这女子的衣衫还有些凌乱,任是哪个明眼人见了,都对这些龌龊事儿了然于胸。

????左不过不想揭穿罢了,免得污了自己的眼睛!

????“许是年纪大了,真的是听错了。”驸马打着哈哈,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候久了,怕是会被萧君夕看出端倪来,“我这就回去了。”

????萧君夕颔首,目送驸马和宫女灰溜溜地走远。

????“都出来吧。”

????确定四周无人,萧君夕朗声道,谢如玥和谢如琢自知萧君夕已然发现了她们,也不好继续藏着,方才落落大方地走出,“多谢三皇子解围!”

????“无妨。”

????萧君夕淡然道,也算是两人有缘,若是两姐妹被驸马发觉,免不得日后被报复。

????谢如琢一瘸一拐的,她嘶嘶地吸着气,“刚才也不知谁用石子打了我一下,否则也不会惹出这许多的事端来。”

????刚才屏气凝神,谢如琢倒也不觉得膝上的疼痛有多难忍,如今解围了,她反倒觉得身子十分不适起来。

????“琢儿可是伤到了筋骨?”

????谢如玥刚松了一口气,听了这话又担心了起来。不过,听谢如琢这样一说,她越发的觉得是有人故意暗算她们了。

????撞破了驸马和宫女的好事,于她们而言并无好处,且不论驸马会因此记恨在心,亦脏了自己的眼睛。

????毕竟,她们都还是待字闺中的黄花大闺女,此事被传了出去,于谢如琢和谢如玥的清誉也是不利。

????布局之人也太过阴险了!

????谢如琢摇摇头,笑道,“无妨。”她倒是没有那般娇贵,只是今日之事实在诡异,想来伤她之人定是知道了驸马和如意的苟且之事,方才故意让她撞见的。

????由此看来,这人的心机也忒深了些!

????怪不得为她们领路的宫女会无端消失,想必这一步步的棋,都是那幕后之人早已布好的局了。

????念着,她又抬头问道,“三皇子,你适才可否看到有旁人在此?”

????见谢如琢无碍,萧君夕也放下心来,“我倒未曾见过,只是此事诡异,我自会让暗卫查探一番,倒是你们出来的时候长了,不如先行回去,此事回头再查。”

????谢如琢觉得有理,便点头道,“也好,那不如就请三皇子好人做到底吧。这长公主的府上太大,兜兜转转的,我们正巧不知该如何回去呢。”

????见她话说得坦然,丝毫没有走丢了的羞赧,萧君夕不禁失笑,这话和他说说也就罢了,若是被那些爱嚼舌根子的小姐们听了去,还不将此事作为茶余饭后的笑柄?

????虽是这般腹诽着,萧君夕到底是在前面带路,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方才重回宴席之所。

????两人离席久了,因而悄悄地回了自己的地方坐定,不想章绣妍仍旧在谢如琢的位子上不肯走,谢如琢不由得心头一沉,此事莫不是章绣妍做的?

????她故意将茶水泼到了自己身上,逼迫自己不得不去换衣裳,这才会撞见了驸马和如意的好事。

????只是,这也太天衣无缝了些!

????谢如琢并不认为章绣妍真有这样缜密的心思,她若是有这份聪明劲儿,早就将萧君涵收到囊中,哪里用和自己争风吃醋?

????左右也想不通此事的关键,谢如琢索性不再去想,想来章绣妍赖在这里不肯走,定是前来找茬的。

????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见到谢如琢回来,章秀妍顿时便如斗鸡一般开口讽刺道,“哟,谢小姐终于肯回来了,长公主还问起为何你迟迟不归,让人好生担心呢。”

????谢如琢心中泛起冷笑,若不是章绣妍出言提醒,长公主怎会注意到自己和谢如玥到底离席多久?

????“不劳章小姐费心,不过是挑衣裳费了些时候罢了。”

????说罢,谢如琢故意扬起了春衫的袖子。这衣裳的颜色和先前自己身穿的那件极为相似,可见谢如琢是故意所为了。

????不用谢如琢提醒,章绣妍老早就注意到了谢如琢新换的衣裳,她心中憋气,却又不能再重新泼一杯水,只得权当看不见罢了。

????“谢小姐也不必如此遮掩,谢府岂能与长公主府上相比,回来迟了倒也是情有可原之事。”

????章绣妍这话,就是暗讽谢府乃小户人家,比不得公主府的大门大户,因而走丢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儿了。

????虽说的确是走丢了,谢如琢却是不能承认的,这些碎嘴的女人惯会瞎说,一传十十传百的,倒是当真以为自己是个见识短的了。

????“如此说来,章家倒是可以与公主府媲美了,琢儿见章小姐似是对这些场面司空见惯呢。”

????谢如琢无声无息地给章绣妍扣了顶大帽子,成功地让章绣妍变了脸色,她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能面无表情,权当没有听过谢如琢的话。

????半晌,章绣妍冷冷一笑,她心里的确认为自己是皇家贵族,她乃是二皇子的表妹,身份尊贵,自然不是谢如琢这类人可比的。

????念着,她又恶狠狠道,“这里到底不是谢家的后花园,你还是不要乱走的好,仔细我去告诉了长公主,让她治你的罪!”

????谢如琢冷哼一声,“这里是公主府,规矩自然都是长公主定的,何时轮到同为客人的你来警告我?”

????被噎了一句,章绣妍面色通红,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似乎要滴下泪来,旋即却嘴角微挑,“今日公子小姐们都来了,几位皇子世子恰好不在,难不成你和谢家二小姐是去偶遇皇子世子了?”

????谢如琢心下一惊,刚才她和谢如玥的确见了萧君夕不假,如果不是碰到萧君夕,她们怕是无法解围。

????只是,听章绣妍的意思,她竟是知晓此事的,又或者,她只不过是在诈自己而已。

????难道章绣妍真与此事有关系不成?

????心中思绪万千,谢如琢却是丝毫没有将情绪外露,只淡淡道,“章小姐这话就差了,我已经说过,不过是因为挑衣裳而耽误了时间,章小姐不必妄自揣度无事生非,更何况谢家家教甚严,绝不容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若是谢如琢这话可信,章绣妍宁愿相信她与萧君涵之间没有私情,因而撇了撇嘴巴,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来,“做没做过,你自己心中有数,左不过是无人见到,若是有了证人,看你如何解释得清楚!”

????谢如琢本是懒得争辩,听章绣妍硬生生地将脏水往自己身上扣,谢如琢也是耐不住性子,“自己没本事让二皇子倾慕,反倒是滋事生非,莫不是章家的家规?若是如此,哪日琢儿见了老夫人,还应讨教一番才是,以己度人,还请章小姐自重!”

????这本是章绣妍的痛处,她处心积虑,就是不得萧君涵的欢心,偏偏谢如琢这等货色却能入得了萧君涵的眼,实在让她气愤。

????“琢儿既回来了,不如陪我到处走走。”

????又是萧君涵!

????一旁是萧君涵,一旁是章绣妍,谢如琢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好似压了块大石一般。她心头起火,顿时将一双翦水秋瞳的眸子朝着谢如玥望了过去,天地良心,她可不想要和萧君涵出去走走。

????谢如琢倒是不怕章绣妍刀子一般的目光会扎死自己,实在是打心底里抗拒与萧君涵同处。

????“想来谢小姐走得也乏了,表哥若是想要解闷,不如妍儿陪你走走吧。”

????还未等谢如玥前来解围,章绣妍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这等绝佳的机会,断不可白白地送了谢如琢才好。

????谢如琢兀自舒了一口气,既然章绣妍巴巴地想要与萧君涵在一处,何不顺水推舟,让他们狼狈为奸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