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勾搭未果-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三十七章勾搭未果

繁华落尽2017-6-1 23:28:23Ctrl+D 收藏本站

????见状,谢如琢顿时便做出一副疲态之状,笑道,“都道章小姐善解人意,今日可算是见识到了。?二皇子殿下,琢儿的确是累了,所以怕是只能弗了殿下的好意了。只是章小姐一番美意,还望二皇子殿下莫要辜负了才好。”

????萧君涵一向自诩为翩翩佳公子,自然不会当面拂了章绣妍的心意。因此他只略略点头,笑道,“既然如此,章小姐,请吧。”

????话虽这么说,他却是带头向前走去,章绣妍见状,忙得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也理会不得谢如琢戏谑的眼神了。没稿子

????见讨厌的两个人同时离开,谢如琢这才冷然一笑,转而坐了下来。以谢如琢对萧君涵的了解,他定然只是做做样子,估计等到没人的时候,转眼就会将章绣妍丢在一旁的。

????果不出谢如琢所料,章绣妍正心头美滋滋地跟在萧君涵的身后,一面叽叽喳喳道,“表哥,听闻长公主府上美景如画,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不远处有个小湖,我们一同去那亭子里坐坐吧。”

????她倒是丝毫没有感受到萧君涵周身散发的敷衍之意,仍旧自顾自地拉着萧君涵的袖子,一副亲昵之意。

????闻言,萧君涵眼神中的厌恶一闪而过,转而变成了笑意吟吟,“妍儿,你且先行回去吧,我突然想起一桩急事,不能陪你了。”

????皇宫里面的景色更美,岂是公主府可比?况且,就算真要看景色,也得看跟谁一起。这章家支持他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可懒得在上钩的鱼儿身上耗费力气!

????说完,他也不理会章绣妍瞬间变得委屈的脸庞,转身便大踏步的扬长而去。

????沈婧慈一直冷眼看着对面发生的一切,虽然听不真切,却也可以从谢如琢和章绣妍的表情中猜测出到底发生了何事。

????章绣妍真是个不中用的,这样好的机会竟是不知利用。

????沈婧慈心中冷哼,她自然不会将宝全部押在章绣妍身上,更何况,她也不是真心希望章绣妍真的可以勾搭上萧君涵。

????萧君涵是她的,谁都争不来,章绣妍如是,谢如琢亦如是!

????谢家的位置不算偏远,这周遭各个都是皇家亲戚,眼见着谢如菲长袖善舞的与周围千金小姐们周旋,谢如澜心中的火气也越发的大了起来。

????她的父亲不是官员,虽然是谢家的儿子,可终究是个商人。连带着让她这个正房的嫡女都失了身份,谢如澜与周边的小姐们说不到一处,又喝了几杯果子酒,越发的觉得眼下的宴席待不下去。

????这谢如琢姐妹还真是不像话,出去换个衣服而已,竟然还不回来,莫不是去勾引那些个贵族公子了么?念着,她心中一动,随即径自起身,趁着众人不注意,带着翡翠出了宴厅。

????长公主府上当真气派,足以让她目不暇接。可谢如澜却无暇顾及美景,她本就是冲着二皇子来的,若是可以偶遇二皇子,也就不枉费她退了徐家那门亲事,让谢如韵那个庶女得意许久了!

????只可惜,她寻觅了许久,却并未找见二皇子的身影。谢如澜神色郁郁的转了几圈,不由得有些失望。

????翡翠不知她心中所想,关切道,“小姐,这夜间风大,不如咱们回去吧?”若是冻坏了谢如澜,回去三夫人少不得又要骂她了。

????闻言,谢如澜叹了口气,道,“罢了,那就回吧。”

????却不想,她刚一转角,顿时便眼神狂喜了起来。果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她虽然并未遇见萧君涵,可是,那一身白衣翩然而来的,不是定南王府的世子萧君贺又是谁!

????素日里谢如澜的功夫全然都用到如何勾搭男人的身上,她当下就心中拿定了主意,藏在后面整理了一下仪容,方才袅袅婷婷的走了出去。她虽从未与萧君贺说过话,却也知晓这定南王世子的身份尊贵,倘若可以对自己青眼有加,做个世子妃也是不错的。

????毕竟,一个是未来前程未定的皇子,可另一个,却是注定执掌定南王府的世子!

????念着,谢如澜越发的眉目含春,眸送秋波,依着她这般美貌,寻常公子见了定是把持不住,要前来搭讪的。谢如澜曾屡试不爽,索性便如弱柳般站在原地不动,一脸柔情笑意的等着萧君贺前来搭讪。

????奈何萧君贺怎是寻常人家的公子?面前佳人原地不动,他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偏了偏身子,就要绕过去。

????眼看着萧君贺就要与她擦身而过,谢如澜岂肯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当下身子一歪,便朝着萧君贺倒了过去。

????萧君贺条件反射一般接住了谢如澜,眉头一皱,嘴里却关切的问道,“姑娘无碍吧?”

????萧君贺翩翩风度,早已让谢如澜不能自已,如今又听得他关切自己的身子,谢如澜心中顿时笑开了花。这天下男子,果真都只能是自己的裙下之臣。

????“小女子无妨,多谢公子伸以援手,许是天气炎热之故,我竟身子无力,方才一个把持不住,便软倒了,好在公子及时搭救,否则我定是会摔倒了。”

????面前女子眉眼含情,红唇微动,说出的话虽柔弱无比,可听在萧君贺的耳中,却是不由得心中冷笑,由此看来,谢如澜定是故意的了!这天明明才四月,哪里来的炎热呢?

????只是他不打算与对方纠缠,也懒得戳破谢如澜的谎言,当下就淡然开口:“姑娘既无碍,那么我便告辞了。”

????眼见着萧君贺就要走,谢如澜立刻拦下了他的步伐,急急开口道,“公子且慢,小女子谢如澜,乃是谢家的三小姐,久闻世子大名,今日倒是百闻不如一见呢。”

????萧君贺倒当真要对谢如澜刮目相看了,他虽为定南王府的世子,来京城的时日却也不多,他们素未谋面,谢如澜是如何得知自己身份的?

????许是看出了萧君贺的疑惑,谢如澜盈盈一笑,“世子翩翩风度,澜儿仰慕已久,上次宴会上一面之缘,还以为此生不复相见呢。今日相见实属缘分使然,澜儿深以为荣。”

????萧君贺也不听谢如澜话里面的弯弯绕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萧君贺微微颔首,算是知悉了谢如澜的意思,随后转身离开。

????原以为萧君贺会因为自己的聪慧而青睐于她,谁知萧君贺的反应如此冷淡,实在让谢如澜丧气得很,她甩了帕子,刚才柔弱的模样不见了,转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如此看来,还是在二皇子身上多用些功夫才好,虽说萧君贺也是个世子,可却是个冷面心肠的,到底是不如二皇子那般好上钩呢。

????念着,谢如澜不由得愤愤然回了宴席,谁料想,她刚一回去,就见恰巧看到章绣妍巴巴地跟着萧君涵走出去,谢如澜不禁气结,章绣妍的心思,谢如澜是知晓的,人家表哥表妹卿卿我我,可是由不得她来插一脚了。

????谢如琢方打发了章秀妍二人,却见谢如澜鬼鬼祟祟的重新溜了进来。她心中一动,顿时起了疑心。谢如澜竟也才刚刚回到宴席之上,也就是说,在自己和谢如玥离开的时间里,谢如澜也离开了。

????既如此,那么刚才打伤自己膝盖的,也极有可能是谢如澜了!

????“浅碧,你过来。”将浅碧叫过来后,谢如琢低声吩咐了几句,这才让她出去了。人在外不可不防,尤其是谢如澜这等居心叵测之人。若是让她查出谢如澜是那个捣鬼的,她定要谢如澜好看!

????章秀妍一走,这宴会上就没了找麻烦的人,沈婧慈自然不会叫她这般顺心如意,当下就闲适的开口道,“谢家的几位小姐好生奇怪,先是四小姐衣服污了,二小姐陪着去换了衣裳,如今竟是连三小姐也离席了好一阵子,莫不是不喜欢长公主的这场宴席,想要早早地离了去?”

????说完,她又笑吟吟的看着谢如琢道,“瞧我,一贯是这么直性子,有话就要说的,琢儿妹妹可别介意。”她是看谢如琢不顺眼,可也要维持自己的风度。今日连带着谢家的几位也一同说了去,也不过是当着大家的面,给谢如琢等人上眼药罢了。

????谢如琢只斜睨了谢如澜一眼,并未开口解释。她也好生奇怪,谢如澜与自己前后脚离开,到底是所为何事?

????谢如澜一脸尴尬,呐呐道,“我……我不过是四处走走,沈小姐多虑了吧。”若是让人知道,她是出去勾引男人的,那她的名声也就不用要了!

????沈婧慈难得大发慈悲,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倒是这个当口浅碧回来了,将她从丫鬟那里打听的消息一一和谢如琢说了。

????谢如琢兀自点了点头,听浅碧的意思,打伤自己膝盖的人应该不是谢如澜,一来这谢如澜也没有这样神机妙算的能力,她素日里只会勾搭旁人,这等心机不是她能有的;二来则是当时她与萧君贺在一处,分身乏术,应不是那暗处之人。

????想通了这层,谢如琢不禁暗笑,怪不得谢如澜的表情如此不自然,原来是碰了钉子,也怪她忒不自量力了些,不过是三房的嫡女罢了,竟想着攀龙附凤,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德行。

????只是,凡事还需留个心眼才好,谢如澜一向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她又向来不老实,日后她的举动,还要处处留意才是。

????酒宴上载歌载舞,谢如琢却是没有了心思,既然萧君涵和章绣妍已经结伴而行,想来公主府之大,她应当不会碰见那两人才是,索性出去透透气也好。

????谢如琢打定了主意,随即施施然起身,她有心招呼谢如玥一声,却发现她被几家小姐团团围住,似是说着悄悄话。

????见状,谢如琢不由得摇了摇头,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