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她偷了本宫的东西-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四十章她偷了本宫的东西

繁华落尽2017-6-1 23:28:36Ctrl+D 收藏本站

????沈靖襄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沈婧慈是为今日救了谢如琢之事而恼怒,谢如琢与沈婧慈不和,沈靖襄是知道的,只是那一瞬间,沈靖襄却本能地救下了谢如琢。

????也许在沈靖襄心里,谢如琢才是更重要的,甚至于,比沈家的计划还要重要。

????见沈靖襄并不答话,沈婧慈也不追问,沈靖襄的心思,她是再清楚不过的,只是今日沈靖襄实在是坏了她的好事,她不得不另想办法。

????“妹妹,可是你指使人这样做的?”

????半晌,沈靖襄终于问了出来,今日那花纹小蛇独独朝着谢如琢过去,可不就是故意有人为之吗?

????沈婧慈冷笑一声,“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大哥,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沈家的人,我是你的妹妹!”

????沈靖襄沉默下来,是了,他是沈家的人,关于沈家的计划,沈靖襄也略知一二,谢家和沈家注定水火不容,他夹在其中,亦是觉得喘不过气来。

????难道他和谢如琢,就真的没有机会吗?

????沈婧慈并未亲口承认,沈靖襄也不追问,沈婧慈说的对,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好在,谢如琢安然无恙,他也心安了。

????话不投机,沈婧慈让沈靖襄先行离开,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既然今日一击未中,那么她总该要做些其他的事情。

????黑夜中,一抹身影悄悄来到沈婧慈身边,沈婧慈靠近那人的耳朵,“你且告诉驸马,是谢如琢看到了他和长公主身边的宫女做了苟且之事。”

????那人点了点头,随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枚埋在长公主府上的棋子终于发挥了作用,沈婧慈似乎已经看到驸马被人揭穿之后气急败坏的样子,她知道,长公主必不会要了驸马的命。但是有些惩罚,是可以让人生不如死的。

????沈婧慈扬起嘴角,驸马与人苟合,此事断然是纸包不住火,早晚有一天会被长公主知晓的,到时候公主府定会掀起滔天巨浪,而驸马因此定是会记恨谢如琢,记恨谢家。

????这就是沈婧慈要达到的目的,她弯起嘴角,谢如琢,我们等着瞧!

????人去楼空的公主府内,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萧君夕扶着悦琳长公主回到寝殿之内,又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递给她,这才询问道,“姑姑今日可是累了?”

????长公主一脸疲惫之色,经过刚才那么一闹,她倒是当真有些倦色了。

????“那姑姑就早些歇着吧,我也先回宫了。”

????长公主却是摇了摇头,“自小看着你长大的,可是有事儿想要对姑姑说?”

????萧君夕微微一笑,果真自己有何事都逃不过长公主的眼睛,他的确是想要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与长公主细细地说上一番,毕竟是在公主府里面发生的,和驸马又有着莫大的联系。

????至于之后怎么做,那就要看长公主自己的了。

????“侄儿今日出去醒酒之时,偶然经过府内的假山,却意外听到有男女喁喁之声。我细听下去,却又归于平静。待我回转殿中,却见姑父并未在殿中陪您,说来倒也奇了,往日里一直守在你身边的女官如意竟然也不在。不过片刻,倒是两个人一起回转了,也不知这事是巧合还是偶然了,姑姑说奇也不奇?”

????虽说并未言明当时假山后的人是谁,也并未说驸马和如意在一处到底是做了何事,聪明如长公主也立即明白过来两人是怎样一幅情景了,好在萧君夕并未说开,也免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本宫知道了,你且先行回去吧。”

????长公主叹了一声,她待驸马那样好,想不到他竟然背着自己做了这等龌龊事!

????既是公主府的家事,萧君夕也不好多言,他只需将这事儿婉转的告诉长公主便好。免得众人皆醒她独醉,只她一人被蒙在鼓中,成了众人的笑柄。

????天下好男子这样多,何必一定要看中驸马一人呢?

????待萧君夕告辞,长公主眼中霎时蒙上了一层狠厉之色,驸马倒也罢了,可是如意这个小蹄子真真是不知好歹,竟敢与驸马苟合!

????如意匆匆进门,却刚巧对上长公主脸上的阴沉之色,她心中狠狠一跳,脸上却堆上了笑容,“奴婢给长公主请安。”

????“跪下!”

????如意被唬了一跳,霎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颤声道,“是。奴婢不知犯了什么错,竟让公主如此大发雷霆?”

????看着跪在脚下的如意,长公主冷冷一笑,看她往日里一副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可背地里竟然做下这等肮脏龌龊之事。

????见长公主只拿一双眼睛刀子一般的盯着自己,如意越发的觉得心中发颤,连带着额头上都渗出了层层的汗珠。今日他们撞见三皇子,方才又见三皇子在此逗留许久,莫不是,他将事情告诉公主了么?!

????良久,长公主方才缓缓的端起一旁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道,“拖出去,乱棍打死!”

????只一句话,就定了如意的命运。如意垂死挣扎道,“求公主饶命,奴婢真不知所犯何错啊!”她一定要赌一把,万一三皇子并没有说,只是长公主心中怀疑呢?

????长公主本不屑于和这个下贱的奴婢多做解释,只是见屋内众人都一副惶惶的模样,她这才起身,走到如意身边,恨声道,“假山后面的事情,本宫都已经全然知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闻言,如意登时面如死灰,她并非第一次与驸马发生苟且之事,奈何此次运气不好,竟是被人告发了去。三皇子平日看着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怎么竟然如此嘴碎!

????只是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意的浑身颤抖着,只盼着长公主可要饶了她一命。

????既然长公主已经知道了她和驸马之间的那些事情,如今也只能指望着驸马可以搭救自己了!

????“公主饶命!奴婢不过是一时糊涂,求公主念在奴婢伺候您这么多年的份上,饶了奴婢一条性命吧!”

????眼见着如意痛哭流涕的求饶,毫无平日里端庄稳重的模样,长公主越发的气得心火直冒。只是她到底是浸淫宫闱多年,面上也沉得出气,“让我饶你,那得看驸马的意思了。”说着,她又吩咐琉璃,“去请驸马!”

????闻言,如意眼中顿时闪过一抹亮光。若是驸马来了,自己是不是就有救了?

????如意不知道的是,驸马就算是知道了,也只会明哲保身,说如意勾搭他,将罪过都推在她的身上。

????毕竟,在驸马看来,自己乃是尊贵之躯,可是如意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宫女罢了。

????不过多时,便见驸马匆匆而来,他人还未曾进来,声音就先传到了里面,“公主今日怕是累了,我们早些歇息吧。我见你方才饮了几杯酒,这会儿可曾……”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因他的姘头如意,此刻正一脸仓皇如同过街老鼠一般,跪在长公主的对面。

????“驸马来了。”

????长公主甚至整好以暇的端起一杯茶来,慢悠悠的饮了一口。她倒是要看看,今日这恶心透顶的二人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是,我,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要不然我先回避一下?”驸马见到这个情形,当下便心思急转,继而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不必,不过是丫鬟犯错了,要受罚罢了,驸马也过来一同看着吧。”

????长公主自是不会因为如意的求情而饶过她,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她杀如意,一来是为了堵住悠悠之口,二来也是为了给驸马一个警醒。

????若是再敢做下这等事情,下次死的可就是他了!

????驸马自然明白长公主的意思,只是他到底看着如意楚楚可怜的眼神有些不忍心,又料定公主肯定不会在这么多下人在场的情况下说出实情,因此试探着问道,“这丫头犯了什么错了?”

????长公主冷冷一笑,道,“她偷了本宫的东西,驸马觉得,她是不是该乱棍打死呢?”

????闻言,如意霎时磕头如捣蒜,一面哭道,“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公主饶命啊,驸马,求您帮我说说情啊,奴婢以后再不会犯了!”

????却不想,驸马当时就站起身来,一记窝心脚踹到了如意身上,冷声道,“公主的东西你也敢偷?”说着,又命人将如意的嘴堵上,吩咐要打三十大板。

????长公主冷眼看着他的动作,待得他说完之后,才慢悠悠的看着如意嘴里被堵上,道,“本宫房里的事情,何曾轮得到你做主了?”

????驸马顿时有些脸色煞白,呐呐道,“我,公主您别生气啊。”

????“呵,不过一个玩意儿罢了,本宫倒是不放在心上,她却当个宝贝了。如意,你且听着,今日你的死,皆因你有眼无珠!”

????说完,公主冷声吩咐道,“将她给我拖出去,杖毙!”

????眼见着苦肉计也没能将如意的命留下来,驸马顿时便有些面如死灰,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如意被拖了出去,听着外间传来的惨叫声,驸马只觉得手脚冰凉,却又不敢挪动一步。

????直到嬷嬷前来禀报,“回公主,那小蹄子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将她送到义庄去吧。”长公主挥了挥手,只觉得身心俱疲,这等龌龊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当真叫她恶心透顶!

????驸马此时也缓缓的回过神来,他虽然是文官,可也并非手脚干净,这些年背着人做下的孽事儿也不少,因此当下就陪笑道,“天色也晚了,要么咱们早些休息吧?”

????下流的男人!

????长公主因了今日发生的事情,已经打心底里厌恶驸马,因此冷冷道:“本宫的确要歇下了,驸马且出去吧。”

????平日的时候,公主与驸马自然是睡在一处,而今日长公主却要将驸马赶出房门,让驸马的心中顿时一沉。

????看来,自己这关怕是不好过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