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沈婧慈被咬-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四十一章沈婧慈被咬

繁华落尽2017-6-1 23:28:40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不至于为一个丫鬟生气,这不是都打杀了么?”

????长公主噙着一抹冷笑,驸马说的一副理所当然,仿佛事情跟他丝毫没有关系一般,还当真是厚脸皮呢!

????念着,她恨声道,“人倒是打杀了,可东西还未曾处理,本宫不屑于再用别人碰过的玩意儿了!”

????说罢背对着驸马,再也不发一言,驸马也觉得无趣,只得诺诺地出门回了自己的书房。他此时已然心乱如麻,甚至不知该如何做才能挽回现在的局面,长公主一向性子执拗,怕是不会轻易原谅自己了。

????他方才真笨,当时就应该将这些责任悉数推到如意的身上去,就说他把持不住被勾搭上了,想来罪过也不算大。

????可是现在好了,他方才闭口不提,恐怕公主眼下越发的憎恶自己了!

????驸马紧紧地握着拳头,心中恨意陡起,如果不是多嘴之人告发了他们之间的事情,他本还可以和如意继续亲热下去,而如意就不会死,长公主也不会因此而冷淡自己了。

????到底是谁?

????驸马思来想去,却是不得头绪,正在此时,一枚飞镖带着纸条射到了驸马的床头,驸马跑向门外的时候,却丝毫不见那人的踪影,只得满怀疑惑地将纸条打开。

????纸条上面赫然写着正是谢家四小姐谢如琢看到了驸马和宫女如意的事情,因而向长公主通风报信,长公主才会知晓此事的。

????谢如琢!

????细细想来,驸马不禁觉得纸条上面的话可信,当时他隐身在假山之后,的确听到了一声惊叫,若不是萧君夕的出现,他那时候就能发现对方的存在。现在想来,那该是谢如琢的声音。

????小贱人,竟敢插手他们的家事!

????驸马将纸条烧毁,眸子里的阴森也越来越甚,既然谢如琢让他不得安宁,他亦不会放过谢如琢,他千辛万苦才得到了驸马的位置,岂能让谢如琢给破坏了?

????马车一路行到谢家,谢如玥将谢如琢送回房中后,又嘱咐丫鬟们好生伺候着,这才不大放心的回了自己的院落。

????丫鬟们早去忙碌着准备着洗漱之物,谢如琢缓缓的靠在梨花木椅上,缓缓的将在公主府发生之事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她总是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只是任凭她如何想,就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

????那条花纹小蛇,为何只攻击自己呢?

????她回宴会时撞见沈婧慈和萧君奕在密谋,所针对的应该就是自己了,不然的话,那条蛇也不会是在她回去不久才出现了!

????若说沈婧慈想要对她痛下杀手,那她还可以理解。那萧君奕呢,他又所图为何?

????蓦的,谢如琢想起一事来。新年夜宴上,静妃见到她之后那诡异的眼神,怕是已然对自己有了防备之心了,不管自己是不是知道他们二人偷情之事,这死劫是一定逃不过的了!

????只是,就算是谢如琢对沈婧慈心有怀疑,到底也只是怀疑。她如今人单力薄,动不得五皇子,更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查证什么。难不成,要她挨个去问一遍么?

????谢如琢将那件被换下的宫装衣角反复摩挲着,蓦地一拍手掌,顿时便想通了其中关键。是了,蛇乃畜生,它怎会无端听了人的摆布,只怕是这衣服上沾了些蛇最爱的东西,方才引得小蛇直扑自己。

????念着,谢如琢顿时叫来红蕊,低声吩咐道,“将这衣服带给暗门的人。”

????红蕊心神一禀,当下便蹙眉道,“小姐,这衣服怎么了?”

????“不必多问,去就是了,再将在公主府里面发生的事情和老鬼说说,他就明白我要他调查何事了。”

????红蕊领命而去,谢如琢方才有些疲累地坐在椅子上。若当真是衣服的问题,沈婧慈未免太处心积虑了些,她怎能保证一定是自己穿上公主府的衣服,万一是别人呢?

????若是旁人穿了,岂不是会白白地害了无辜之人的性命?

????念及至此,谢如琢嘴角不由得噙着一抹冷笑,也是,沈婧慈那般狠辣之人,是不在乎区区几条性命的。

????她的确是不能在明处将沈婧慈如何,可若是让她查证了事情果真与沈婧慈有关,那对方就必须因此付出代价!

????翌日,倒是难得的好天气。

????晨起推窗,霎时便有日光洒进了房内,谢如琢站在窗前,脸上的细小绒毛都被镀上了一层金光,一张素净的脸,倒是越发的叫人移不开眼了。

????红蕊轻咳了一声,而后走到谢如琢的身边,低声回禀,“小姐,老鬼回信了。”说着,她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谢如琢将纸条展开,待得看完上面的字之后,顿时将纸条狠狠攥在手中,冷然道,“好一个沈婧慈!”

????她果然没猜错,这衣服上沾有蛇类最喜爱的幻影草,蛇嗅到味道,自然会朝着她扑过去了!

????由此看来,长公主府上定是有沈婧慈的人了!沈婧慈将眼线安插在公主府上,所以才能顺利让自己穿上带有幻影草的衣服。

????谢如琢清楚沈婧慈的手段,一击未中,她也不会这样轻易放过自己。恐怕昨夜她前脚刚走,后脚她撞见驸马二人偷情的消息,就已经传到当事者的耳朵里了!

????她倒是不怕驸马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一个十几年前的状元郎,这么多年都没在朝堂上翻出什么浪花来,能对自己做出什么事儿?倒是沈婧慈,她不得不防!

????红蕊不知信上写了什么,可见谢如琢这表情,也知道事情定然不妙,当下就问道,“小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呵,沈婧慈送我这么大的一份儿礼,若是你家小姐我没有丝毫表示,岂不是太对不起她这般辛苦布局了么?”沈婧慈倒是当真有本事,居然能跟萧君奕那个败类联手合作,倒是真叫自己小瞧了她。

????既如此,那就让她也尝尝被蛇咬的滋味好了!

????谢如琢并非善类,她一向秉承着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既然她在公主府差点被蛇咬都是偶然之事,那么让沈婧慈也偶然一次,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听完谢如琢的吩咐,红蕊顿时便露出一抹兴奋的笑意,道,“小姐放心,我一定将这事儿办的妥妥当当的。”她早就看沈家那个沈婧慈不爽了,居然敢欺负到她家小姐的身上,这次定然要那沈家小姐好看!

????夜色朦胧,屋内一抹昏黄珠光如豆。

????已是后半夜了,屋内丫鬟早已沉沉睡去。小轩窗忽而便敞开了一条缝隙,继而便见一个翠绿的小脑袋钻了进来。它的一双眼睛漆黑如墨,嘴里的芯子却是猩红骇人。

????眼见着那一条蛇轻巧的钻进了卧房,朝着床上之人逼近,周围守夜的丫鬟却无丝毫察觉。

????沈婧慈正睡得香甜,忽听得耳边传来嘶嘶的声音,她顿时警觉的睁开眼睛,却猛然发现自己眼前正有一条绿色的小蛇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沈婧慈霎时便慌了神色,冲着外面大声喊道,“来人,有蛇!”

????这一喊不打紧,沈婧慈的话不但惊动了下人们,同时也惊吓到了绿色小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绿色小蛇吐着信子,对着沈婧慈的胳膊就是一口!

????“啊!”

????绿色小蛇尖细的獠牙深深的刺进沈婧慈的胳膊内,霎时便见献血冉冉流出。沈婧慈痛得几乎昏过去,却不敢真的昏过去。她不确定这条蛇是否是毒蛇,若当真是毒蛇,这一昏迷,恐怕她就会命丧于此了!

????那小蛇咬完之后,当下就刺溜溜的朝着床下滑去,抱琴当先匆匆跑进来,就见沈婧慈一脸苍白的捂着胳膊,当下就惊慌道,“小姐,您怎么了?”

????沈婧慈苍白着脸,有献血顺着她的手指从胳膊上汩汩地流出,场景好不吓人。见抱琴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当下就虚弱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叫大夫!”

????沈婧慈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这伤口里面渗出的血是鲜红而非发黑,可见这咬伤自己的小蛇并非是毒蛇。如此一来,倒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这偌大的沈府从未有过蛇的存在,那么,此事定然是有心之人故意所为了!

????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可是沈婧慈偏偏做了亏心事。先前她放蛇去咬谢如琢,虽说计划没有成功,却也可见沈婧慈的恶毒心思。

????而今沈婧慈被蛇袭击,她第一个怀疑到的便是谢如琢,从前的谢如琢她倒是从不忌讳,可自从猎场之事以后,那谢如琢便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叫她不能小觑了。前两日公主府之事,莫不是谢如琢猜到了此事就是自己在背后捣鬼,所以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

????这样说来,难道自己的屋子里也有幻影草?!

????沈婧慈暗道大意,看来她要差人将自己房间里面的东西里里外外都换上一遍才是。

????大夫很快前来,细细地检查了沈婧慈的伤口之后又上了药,这才恭声道,“小姐不必担心,您福大命大,这次咬伤您的蛇只是普通的菜花蛇而已,并非是毒蛇所咬,吃了老夫开的方子,几日之后便好了。”

????听了老大夫的话,沈婧慈方才放下心来,随即一声冷笑,这谢如琢终究是闺阁女子,她想必也想要了自己的命,只可惜,她一个女儿家,又如何辨识那些蛇虫鼠蚁?如今出现在自己房间里面的不是毒蛇,倒是她沈婧慈命大了!

????可倘若那日谢如琢被蛇咬了,那可就是回天乏术了!

????出现在公主府的花纹小蛇虽然细小,却是蛇中之王的毒蛇,若是真的咬上了谁,定会毒血攻心而死。

????那日本是五皇子设的局,她不过是发现了之后,顺水推舟罢了。可是如今计谋不成,沈婧慈反倒吃了亏,倒是叫她心中着实恨上了谢如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