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得知真相-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四十二章得知真相

繁华落尽2017-6-1 23:28:44Ctrl+D 收藏本站

????胳膊上还狠狠地痛着,时刻提醒着沈婧慈,谢如琢那个死敌,已经前来报复了!

????这一夜,沈婧慈睡得颇不安稳,第二日天还未亮,她便匆匆起床,差人去传信给萧君涵之后,这才坐在床上发呆。

????昨夜里,她曾起了万般心思想要了谢如琢的命,可到了最终,都不得不将所有心思都尽数收了起来。

????现在还不是让谢如琢死的时候,她和萧君涵的大业还需要谢如琢的存在。毕竟,若是就这么轻易的要了谢如琢的命,也太便宜她了。想死,那也得把价值都榨干了才行!

????如今这朝堂上的政局不稳,年初的时候萧君涵与五皇子之争,倒是间接的让萧君夕那个病秧子捞到了些好处。如今五皇子元气已有恢复之状,她还少不得要替萧君涵谋划才是。

????而水患一事之后,谢家的力量,更是不容小觑呢。

????萧君涵回信的速度倒是快,下朝后没多久,便有萧君涵身边的小厮前来禀报,道是二皇子有请。

????眼见着抱琴神色自若的便要跟着前去,沈婧慈似笑非笑道,“抱琴,你留在家里守着,今儿侍墨跟着便是了。”

????抱琴微微一愣,继而道,“小姐,奴婢是您的贴身丫鬟,自然要随时跟着的,我若不去,是不是不大合适啊。”

????“怎么,难道你是想说,我身边还少不得你不成?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沈婧慈凤目一瞪,又猛然捏起抱琴的下巴,冷声道,“我身边还容不得一心想要勾引皇子的奴才!”

????她这话一出,抱琴顿时便跪倒在地,颤声道,“奴婢不敢!”

????“不敢,你是不敢做,还是不敢说?”这丫头也是个吃里扒外的,做沈老爷子的眼线监视自己也就罢了,还意图勾引二皇子当上主子,她今儿若是不杀杀抱琴的威风,恐怕他日爷爷那里更没有自己的位置了!

????抱琴跟随沈婧慈的时日也不短了,此时听得她这般说,当下就低垂了眼帘,道,“奴婢不敢做!”

????只是,抱琴的心中到底是有些恨得牙根痒痒。她是沈靖慈的大丫鬟,以后跟着嫁过去也是应当的。这陪嫁丫鬟,说白了也是陪床的,她现在便是勾引了二皇子又如何,难不成沈靖慈做的就不是勾引人的勾当么!

????可这话只能烂在心里,见沈婧慈带着侍墨和一个新近的小丫鬟一同出去,抱琴这才缓缓的站起身,眸子里则是彻骨的寒意。

????沈婧慈到了别院的时候,萧君涵已然在此等候了。遣散了众人之后,沈婧慈微不可察的皱眉闷哼了一声。

????萧君涵何等敏锐之人,当下就察觉到不对来,带着几分的关切问道,“慈儿你怎么了,莫不是哪里不舒服么?”

????沈婧慈特地没有施了粉黛,为的就是想让萧君涵心疼一番,听了萧君涵询问,她顿时如弱风扶柳一般微微一笑,轻声道,“不碍事,不过是被蛇咬了一口罢了。”

????蛇?又是蛇!

????那日在长公主生辰上出现了蛇,萧君涵虽未在现场,却也听了下人惟妙惟肖地讲述了宴席之上发生的事情,可谓是惊心动魄,谢如琢九死一生。

????而如今,沈府竟然也出现了蛇,还咬了沈婧慈一口。

????萧君涵不傻,自然起了疑心,“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沈婧慈这女人一向极有心机,既然她让自己前来,就必然是有了计划,萧君涵也不着急,垂下眼眸等着沈婧慈的回答。

????沈婧慈有些淡淡的失落,原以为萧君涵会关心自己的伤势,可是她竟然有一瞬间忘记了,萧君涵并不是这样的人。

????他关心的,从来都是自己的大业。

????沈婧慈很快将自己的情绪掩饰好,将一个小盒子打开,道,“二皇子可知这是何物?”

????萧君涵抬眼看了看,见内中铺设软丝红布,上面摆着一株褐色的草,当下就摇了摇头,“并不识的,怎么,这和此事有关联么?”

????听得他询问,沈婧慈眸子中的寒意一闪,道,“这是幻影草,研成碎末之后洒在随身所带的物品上,会散发一种特殊的香气,乃是蛇类最爱。所以,但凡有它们生长之地,必定会有蛇窟存在。”

????“所以,前日姑姑生辰宴会上,谢如琢的衣服上有幻影草?”

????沈婧慈刚刚说了一句,萧君涵立刻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一一联系起来。且不说那偌大的公主府有多少人精心打理,平日里莫说蛇了,便是苍蝇都难见一只,怎么就偏出现在宴会上了?还是有目的的冲着谢如琢咬去!

????而近日沈婧慈也被咬,看她知晓的这么清楚,倒像是作茧自缚被报复了。一想到此处,萧君涵霎时就怀疑上了谢如琢,难不成沈婧慈的伤口是谢如琢的警告么?可他又有些疑惑,那谢如琢往日里的模样一副草包模样,难道都是掩饰么?

????“没错,那日宴会上之事本是五皇子做下的,我当日顺水推舟也不过是想多给他安上一条罪名罢了。可谁曾想,那个蠢货非但没有害到谢如琢,反而连我都被咬了!”一想到此处,沈婧慈就忍不住的咬牙切齿,她苦心布局,本以为会一箭双雕,谁知道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害到了自己!

????见萧君涵不说话,只是沉默不语,沈婧慈有些焦急,不由的拔高了声音道,“二皇子,依我看来,应该派人调查此事是否是谢如琢所为,若是她做的,那么就表示她已然知晓那日我在长公主府上对她所做的事情,我们就该有所防范了。”

????闻言,萧君涵方才点头道,“恩,你放心,这件事我自会查个水落石出,给你一个公道。”沈婧慈这话没错,这段时日他总是觉得谢如琢不再是从前那个好控制的谢如琢,若此事当真是她所为,那么日后还应更需小心谨慎的好。

????这棋子若是脱离了掌控,那就只能被当做废棋了!

????沈婧慈恩了一声,道,“只是殿下也要小心些,我现在总觉得那谢如琢心思深沉,若是被她发现了咱们调查她,恐怕之后又得再费些功夫对付她了。”

????不知怎的,沈婧慈说这话的时候,萧君涵竟然有一瞬间的走神,他望着眼前脸色苍白的沈婧慈,突然生了一抹厌恶之心,“你且好生休息,若是我得了信,自然会告知于你。”

????说完这话,萧君涵便不再看沈婧慈,而是匆匆的离开了此处。

????沈婧慈被蛇咬之事,本就是谢如琢下的战书,这痕迹自然没有抹干净。萧君涵派出去的人很快就有了答复,听着手下的回报,萧君涵不禁冷然了神色。看来,将幻影草放入沈婧慈房间里的事儿,还真是谢如琢的人做的!

????这个谢家小姐,从前可不是这样的。

????不知为何,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他不但没有想除掉她的打算,反而有一瞬间对谢如琢的兴致更浓了些,但那不过是一刹那的事情,他随即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想要谢如琢做什么。

????萧君涵将整件事情的调查结果告诉沈婧慈时,沈婧慈的脸霎时便因愤恨而扭曲了起来,此事果真是谢如琢做的,她的胆子未免也忒大了些!

????“二皇子,这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

????沈婧慈愤怒地一拍桌子,却牵动了她的伤口,咝咝啦啦地疼着。

????萧君涵瞥了沈婧慈一眼,却是并未出声,是沈婧慈出手在前,谢如琢不过是略施报复,他若是从中周旋,倒显得他这个做皇子的不公。

????沉默片刻,沈婧慈也觉出了萧君涵情绪的不对,她缓缓的收了自己的情绪,略施一礼,道,“是我思虑不周,下次断不会这样鲁莽行事了。”

????萧君涵这才颔首,“知道就好,谢家乃是我们的棋子,谢如琢更是,若是她死了,我们的计划岂不是要推翻重来?”

????“二皇子说的是。”

????见她重新恢复了那般沉稳的模样,萧君涵方才叹了一口气,道,“既然谢如琢已经知晓此事,我们还是要早早打算为好,长公主府上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是若是旁人问起,可不要意气用事。”

????沈婧慈点头应了,二人方才说起了别的事情。

????回到沈府的时候,天已渐昏。见沈婧慈回转,抱琴顿时便迎了上来,强笑道,“给小姐请安。”那日沈婧慈训斥过她之后,只要遇着去见二皇子的机会,沈婧慈都会毫不留情的掐掉。眼见着今日又是如此,抱琴的心中也有些慌了。

????沈婧慈斜睨了她一眼,转而坐在桌子前,道,“恩,去帮我沏壶茶来。”

????“是。”抱琴应了,这才有些不甘不愿的出了房门。

????沈婧慈捂着胳膊,那会儿在别院的时候,她由于太激动而牵动了伤口,此时胳膊上已然透露出斑斑血迹。她却并不在乎,左右她是否伤了,也没有人真的在乎。

????“小姐,奴婢给您换药吧。”

????一个小丫头怯生生地说道,她看着小姐回来之后一直端坐于此,便大着胆子靠近了沈婧慈,却不想,这一靠近,便看到沈婧慈的胳膊处却是一片血迹,看着好不触目惊心。

????沈婧慈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思绪不知飘向何处。

????“小姐?”

????大约是因为香儿是新进沈府伺候沈婧慈的,不知者不畏,胆子也比旁人大些,见沈婧慈不说话,她上前一步道:“小姐,虽是春日,到底是有些凉,您的伤口见风就不好了,奴婢看您……”

????“滚!”

????沈婧慈几乎是低声怒吼,从来没有人真心关切她,就算是香儿,应该也是怕被人责罚,方才会如此着急替她换药才是。

????“奴婢该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