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章不速之客-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四十五章不速之客

繁华落尽2017-6-1 23:28:58Ctrl+D 收藏本站

????城郊的月湖,名虽为湖,却与护城河连城一体,全长绵延数十里,乃是有名的赏荷佳处。?所谓接天莲叶无穷碧,每到夏季,荷花盛放十里,香飘京城,引得前来这里赏荷之人接连不断。更有那颇有经商头脑之人,高价买来几艘精致的画舫,停泊在月湖之上,一年四季来人不绝。

????这月湖岸上游人可随意观赏,可想要上的去那画舫,却须得非富即贵了。

????玲珑熟门熟路的将谢如琢一行人引下了车,带着主仆几人朝着其中一艘双层画舫走去。

????谢如琢脚步一顿,继而便收敛了神色。绛朱见她露出这般神色,当下就低声询问道,“小姐,可是有何不妥么?”谢如琢的这个神情虽然只有一瞬,可她却再清楚不过,这是防备和警惕的意思。

????闻言,谢如琢顿时回神,回道,“没事,走吧。”她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记忆罢了。京郊画舫,前世里于她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正是在这个十里飘香美景如画的月湖之上,萧君涵一面用他那无耻的嘴脸向自己说着绵绵的情话,一面朝着她们谢家下着毒手!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时候他跟自己说,“琢儿,谢家触碰了我的底线,我不得不反击。但是我对你心中有愧,所以就用陪你游湖作为补偿吧。”

????那时她只当是谢家旁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却不想,傍晚回转经过谢家之时,便看到那百年谢家的门匾被人如垃圾一般掷在地上!

????而那个正将谢家牌匾踩在脚下肆意糟蹋的人,就是着了一身盔甲英姿飒爽的沈婧慈!

????前世她的噩梦之始,便是由那趟月湖之行拉开了序幕。

????谢如琢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握成拳,这才稳住了心神,收敛思绪,随着玲珑踏上了甲板。

????“谢四小姐还真够慢的,我还以为等你要等到荷花凋敝了呢。”

????刚一进去,便听得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继而便见到了萧歆宁略带调侃的笑脸。

????谢如琢笑着回道,“你若是不愿意等,这船怕是早就开了,可见还是你心甘情愿的。”她话刚说完,就微微楞了一下。

????船上并非只有她自己。

????靠着窗子的位子上,正坐着一个男人,着一袭墨蓝色对襟窄袖长衫,发间以宝蓝发箍固定着,腰间悬着双龙玉佩。他的脸透着不正常的潮红,颜色却是极好,一双眸似点漆,唇红齿白,一笑时,别有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

????正是萧君夕。

????“三皇子也在?”谢如琢虽是询问,却已然朝着萧君夕走过去,行了一礼道,“给三皇子请安。”

????公主府的相救,让她对面前的男人越发的多了几分的好感,如今出其不意的见到他,心里也多了些惊喜的成分。

????萧君夕含笑道,“舍妹强邀来游湖,我本是不速之客,谢小姐莫要见怪才是。”

????听得这话,萧歆宁霎时在心内腹诽,她三皇兄还真是不客气,一推二五六,什么责任都让她大包大揽了。明明是这人思念心切想要约人家,却不好意思开口,这才重利以诱之,现在好了,倒是成了自己成个贪玩的了。重色轻妹!

????只是这话她只敢在心里说,一想到那幅前朝遗老的名画,萧歆宁便在脸上堆满了笑意,“对啊,谢小姐你别介意,我三皇兄就是个病秧子,我若是不拉他出来透透气,他就得憋死在那皇宫里了。”一面说着,她一面朝着萧君夕投去了鄙视的眼神。你想拿我做挡箭牌,那就得受得了我这挡箭牌的重量!

????萧君夕苦笑一声,转了个话题道,“这里风景着实不错,谢小姐以为如何?”

????谢如琢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入目皆是碧色如云,一望无际,叫人的心思都清爽了起来。她点头笑道,“三皇子的确会选位子,这里视野开阔,是个极好的赏景点呢。”

????见她话里透着欢喜,萧君夕也觉心神舒畅,刚要说话,却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萧歆宁见状忙得上前替他顺气,谢如琢也担忧道,“殿下,你无碍吧?”他咳得似乎很严重,莫不是这病又发作了么?

????谢如琢猜的不错,昨夜里萧君夕又发了一场病,忙碌了一整夜才好,太医本要让他悉心调养,整个暑日都不得出门的。可他心心念念这一张脸,无论如何也要先出来见一面才能安心。

????萧歆宁知道其中内情,也不由得叹息,自家皇兄似乎用情太深,倒叫她有些不安。

????待得萧君夕平复了些许,方才摆手笑道,“不过是方才呛着了,倒是叫谢小姐见笑了。”只是他脸上那不正常的红晕到底是出卖了他,那是属于久病之人的潮红。

????谢如琢忍不住道,“殿下还是小心些的好,虽说外间风景好,可毕竟天气炎热,再沾了暑气,怕是对你的病不利呢。我家里前日得了个厨子,做药膳极好的,不如我改日问她几个方子,着人给殿下送去吧?”

????她记得前世里,萧君夕是见不得热也受不得寒的,一年四季总在病中,的确是弱得很。前世今生林林总总算下来,她也欠了面前这人不少的人情,谢如琢倒是想起一人来,或许那人可以治得好他的病。

????只是她眼下行动不自由,而那人又行踪飘渺不定,若是想找,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谢如琢心内思虑了万千,终究是将话全部咽了下去,笑道,“瞧我糊涂的,这宫里什么没有,我倒是多操心了。”

????她话音刚落,就听得萧歆宁调侃道,“你倒是上心,我好歹也帮过你,怎么不见你给我些什么东西?”

????萧君夕凉凉的看了萧歆宁一眼,这才转向谢如琢道,“宫中物件倒是多,只是缺了有心之人,谢小姐一番好意,君夕便受了。也不必着人去送,明儿个我送你一只信鸽,你将方子抄好之后,咱们以信鸽传书便是了。”

????他的话一说完,萧歆宁霎时便瞪大了双眼,只是碍于自家皇兄的威严,不敢说别的什么。

????谢如琢倒是没感觉到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对方既然愿意领情,她也乐得做这事,“如此甚好。”

????“我说,这叙旧关怀什么的,咱们可以待会船开了再说么,我一早晨都没吃饭,这会儿饿得紧呢。”萧歆宁捂着肚子一脸怨念,她还没睡醒就被皇兄给扯了出来,这会儿什么都没有她公主殿下的肚子重要!

????谢如琢顿时噗嗤一笑,拉长了声音道,“遵旨。”

????却不想,萧歆宁刚吩咐了店家开船,便听得外间传来一道男声,“且慢——”

????话音一落,便见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跳上了甲板,走了进来,刚巧赶在了船家放绳子之前。

????萧歆宁愣怔了一下,疑惑道,“四哥五哥,你们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四皇子萧君陆和五皇子萧君奕。

????萧君奕当先开口道,“这不是想趁着天气好出来游湖么,谁知道今儿个生意这么火爆,除了你们这条船,别的都满了。”说着,他又嗤笑道,“刚才店家不许我上,我还当是谁这么大架子呢,原来是你,这就不奇怪了。”

????“五哥这话说的倒是奇了,你是说我架子太大么?”萧歆宁白了他一眼,继而朝着萧君陆行了一礼道,“给四哥请安。”

????萧君陆将她虚扶了一把,笑道,“你我兄妹,何必如此客气。”他朝着屋内扫视了一圈,见有女客,便目不斜视,只朝着萧君夕走过去道,“原来三皇兄也在啊。”

????萧君夕略微点头算是示意,便又继续抿着杯中的茶水。谢如琢却是不好再坐着,给两位皇子行了礼,又等着两人都坐下后,这才重新坐了下来。

????萧君奕倒是不愿放过她,当下就开口道,“这不是谢四小姐么,公主府夜宴时你不是受到惊吓了么,现在居然活蹦乱跳的出门了?”

????这话问的倒是有些越矩了,谢如琢虽然是臣下家眷,可也是女眷,他倒是不闪不避。萧君夕当下就皱了眉头,刚要开口,就听得谢如琢回道,“劳烦五皇子挂念,只是您新年夜宴受了那么重的伤都能若无其事的出来游湖,我这小小的惊吓,又怎么敢放在眼里呢。”

????他出口不逊,那就别怪自己嘴上不积德了!

????“你!那伤是谁打的,你自己心里清楚,现在还敢提?信不信我现在就收拾了你!”萧君奕本就脾气火爆,如今不过三言两语,就被谢如琢挑起了火气。

????听了这话,萧歆宁顿时就不高兴了,“四哥,这是我请来的客人,我可没请你!”她才不怕萧君奕呢,她是皇帝最宠爱的七公主,母妃又是后宫最尊贵的女人,谁不敬她三分?

????萧君奕被萧歆宁一呛,霎时就有些火气上涌,只是萧歆宁的身份摆在那里,她又是女流之辈,自己要是真跟她置气,回头又少不得挨靖帝一顿骂了。

????萧君陆一向是老好人,此时见状,心知萧君奕缺一个下去的台阶,当下就打着圆场道,“罢了,都是一家人,做什么这么吵吵闹闹的,这船都开了,咱们若是再不看风景,岂不是辜负了这外间的满眼荷花?”

????闻言,萧君奕这才愤愤的哼了一声,萧歆宁则意有所指道,“四哥这老好人倒是做的辛勤,只是怕有些人并不领情呢。”

????她说完,也不等回话,便径自坐回了自己位置上,喊道,“玲珑,去叫厨子上菜,饿都饿死了。”

????厨子上菜的速度倒是快,不过片刻,便见小厮们端着饭菜鱼贯而入。这店家要价高,菜色也的的确确算的上一绝。萧歆宁见了美食,当即就将烦恼抛在了脑后,萧君陆又不停地活跃气氛,不一会儿,先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