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七章搬出谢家-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五十七章搬出谢家

繁华落尽2017-6-1 23:29:49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行至无人处,李氏方才缓缓地停下了脚步。?这季家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若那季彦璋是个好的,她倒是也不介意季家门第,毕竟有谢家帮衬着,晋升是迟早的事情。可是那季彦璋生的不怎么样,性子倒是一等一的轻狂。这样的人,她死都不会让女儿嫁过去的!

????季氏思来想去了半日,终究是压不下火气,再看见徐氏的时候,已经是盛怒了,因道,“你自己的儿子不好好管教,只一味的纵容,难不成要等到大牢里的人去替你管么!”

????徐氏不知发生了何事,诺诺道,“这是出什么事儿了,姑姑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何事?你儿子流连下作地方被上司捉了个正着,若不是有人拦下,你以为现在你儿子的官职还能保得住么?!”季氏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徐氏道,“平日里让你多管教儿子,如今倒好,你还管出一个无法无天的祖宗来了!”

????“老太太快别生气,彦璋他年纪小不懂事,您可犯不着再气坏了身子呐。”徐氏明白过来是所谓何事,顿时心中有些不以为然。男人去那种地方不是情理之中的么,她家老爷还经常去呢,若是为了这个生气,那岂不是得天天气死。

????只是这话却是不能跟季氏说的,徐氏面上陪着笑,不停地哄着季氏。

????季氏如今一看到她就心里冒火,因此摆摆手阻止她的靠近,喘了口气道,“如今因为季彦璋的事情,京城里已经开始风言风语了,我且将丑话说到前头,这件事情虽然不足以夺了他的官职,可是从今以后,他不能再打着谢家的名号在外面为非作歹,若是再有下一次,我就第一个不饶他!”

????闻言,徐氏心内顿时冷笑,原来是想说这个呢。她就说嘛,谢家才不会无缘无故的帮衬季家呢,亏得她家老太爷还说这个妹妹是个好的,呸!

????徐氏觉得没脸,也不愿意再谢家多呆,只道,“老太太放心,我都记在心里了。只是这里距离兵部也有一段距离,不如我们在兵部就近找一个院子搬过去吧,我也好紧紧地看着璋儿,不让他再闯出什么祸来。”

????季氏见她这么说,反倒有些不舒坦,她方才话是说重了些,可初衷还是好的。只是这徐氏的话也不无道理,若是徐氏看紧些,说不定这孩子还有颁正的机会。

????念着,季氏道,“这倒也是个法子,离兵部就近处,谢家倒是有一处小别院,你们就先住在那儿吧。待会你去你表嫂那里取了钥匙,这两日收拾下让他们把你们送过去。”

????听了这话,徐氏顿时欢天喜地的谢过了季氏,她一贯是个贪心的,如今有房子不要才是傻呢。

????事情就此定下,不过三日的工夫,季家人就已经收拾妥当,全部搬了出去。

????谢如玥对此拍手称快,道,“那群碍眼的可算是走了,这些日子,我看到他们就心里堵得慌。”

????谢如琢倒是淡然的很,只笑道,“你见一次就呛季晴一次,堵得人怕是她才对吧。”只是她们走了到底是好事,谢如琢心中也畅快的很。

????如今能够彻底让季家在京城威风不起来,结局也全然与前世不同,这叫谢如琢心中更是有了底气。今生,她定然能够改写命运,叫那些恶人全部下地狱!

????转眼便到了六月末,距离谢如韵出嫁也只剩下了大半个月的光景。徐州道台一家早早便来了京城,徐文渊没有功名傍身,又要为明年的殿试做准备,所以徐家就在京城买了一处宅院,预备着给这小两口做新房用。

????虽说谢如韵是新娘子不能出门,可李氏作为嫡母,已经去那处宅院看过了。说是院落虽然不大,只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小宅子,可胜在布置精巧,处处可见风景,倒也是个养人的地儿。

????谢如玥为此还打趣谢如韵,道是她嫁了个如意郎君,直把谢如韵羞的够呛。

????眼见着姐妹相聚的日子已然不多,加上出嫁之前要预备的东西又极其繁杂,谢如琢这些时日都待在谢如韵这边,陪着她一同为嫁衣做最后的尾项。

????这日一回去,便见红蕊神神秘秘的将谢如琢拉到了一旁,低声道,“小姐,老鬼传来信儿,说是这件事情他办不了。”

????闻言,谢如琢顿时一愣,随即道,“你可曾将银子送够了?”

????红蕊点了点头,而后叹气道,“老鬼说了,暗门之人只做包打听,这种事情他们无能为力。不过他说,跟您打交道也时日不短了,若是您真的有需要,可以拿着这个牌子去找天门的人,那里保管有求必应。”

????“天门?”

????谢如琢接过那一方碧色的小玉牌,微微的愣怔了一瞬。这个天门她曾经有所耳闻,据传是江湖十大门派之首,只是天门一向行动不定,门风亦正亦邪,做事全凭喜好,这个老鬼所说的真的可靠么?

????可眼下她也没了别的法子,谢如琢思量了一瞬,这才咬了咬牙道,“老鬼可曾说过如何联络么?”

????“说了。”

????“恩,这件事情不宜迟,你收拾一番,咱们今夜就去找天门的人!”谢如琢打定了主意,天门之人行踪缥缈,心思不定,她不能让红蕊自己去。一则这丫头心思太嫩,二则她也担心红蕊会出什么意外。

????闻言,红蕊顿时摆手道,“小姐,您就别去了,有什么事情吩咐我便是了。”

????“不行,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去收拾一下,按着老鬼的说法将暗号送出去,晚上咱们两个拿牌子寻人。”

????见谢如琢主意已定,红蕊纵然是心中有些担心,也只能照做了。

????六月末的天气,纵然是夜晚,也还带着白日未曾褪净的余热。

????夜色昏沉,天光暗淡。有星子点缀在宝石蓝的天幕之间,闪现着细微的光芒。街道上次第亮着灯笼,将行人的影子拉的长而昏暗。

????谢如琢手中执着一柄灯笼,只觉得心都要跳出胸腔一般。红蕊更是脸色焦急道,“说好的是这个地方啊,为何还没有人来呢?”

????忽听得一声鸟叫破空而来,而后便见一只通体鲜红的鸟儿如利剑一般朝着谢如琢飞来。

????谢如琢闪身避过,便见那鸟儿落在了谢如琢身旁的树上,拿一双漆黑如豆的眼眸盯着她。

????良久,那鸟儿才收回了目光,而后仰头尜尜的叫了两声。

????随着它的声音响起,但见树林中的鸟儿都如同受惊一般瞬间从隐身的地方飞出,铺天盖地的飞向了远方。

????啥时间,只觉得天色都暗淡了一番。

????谢如琢心生警惕,红蕊更是有些害怕的抓住了谢如琢的衣襟,颤声道,“小姐,要不,要不咱们走啊?”这地方也忒诡异了些!

????谢如琢拍了拍红蕊的手,而后定下心神,朗声喊道,“既然有诚意合作,又何必这么装神弄鬼的?出来吧!”

????她的话音一落,便见一道身影蓦然出现在了街道的尽头。

????那人着一袭赤红描金长袍,其间绣着朵朵盛放的曼陀罗花,浑身阴冷的仿佛是九幽地狱里爬出的厉鬼。

????他的脸上带着一张面具,寒凉如玉一般的质地在暗夜里闪着冰冷的光芒。面具之下的眼眸,略微狭长上挑,桃花细眸风情无限。而那眸子里的神情,却又仿佛千年寒谭,冷彻人心。

????“丫头,听说你找我?”

????男人一开口,便带起阴风阵阵,连带着周遭的温度都冷了几分。

????“你就是天门门主温如玉?”

????谢如琢对他近乎侵略的目光不闪不避,反而迎了上前,紧紧地锁住了后者面具之下的脸。她自己就是厉鬼,自然不怕鬼。她倒要看看,这男人有什么本事,才能有这般叫人望而生畏的气势。

????“是我。”男人说话的时候,微微抬起了嫩白如玉的手,骨节分明,指节纤细,白的可见其中青色血管,“除了我,谁能有这般如玉的肌肤?”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略微的慵懒,而这般不合时宜的玩笑,却叫人笑不出声。

????“老鬼说,拿了这块令牌,便能来找你,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谢如琢无视掉这男人的自恋,只将手中的玉牌拿了出来,亮在温如玉的眼前。

????“呵,这个老鬼,还是一样的爱多管闲事。”温如玉伸出小指,将这令牌勾了过去,随手的踹到了袖子里,道,“要我帮忙可以,只要你开得起价钱。”

????“那让你烧一间盐铺,要多少钱?”

????听完谢如琢的问话,温如玉突然便笑出了声。他笑起来时不同常人,仿佛带着无数的厉鬼冤魂,在这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渗人。

????谢如琢紧了紧衣服,忍住想逃的冲动,等候着温如玉的回复。

????良久,才见温如玉止住了笑容。他缓缓的走近谢如琢,低头打量了一番后者,直到谢如琢都起了一身的冷汗后,方才开口道,“这次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谢如琢一字一顿的开口,只是说出的话却格外的没有底气。她算是明白了,纵然自己是一抹幽魂转世,可终归还是归于人的范畴,不像面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明显属于妖魔了!

????“我要你——”

????“不可能!”

????“……做我的徒弟。”

????“啊?”

????谢如琢神色一愣,随即讶异的看向温如玉,好确定面前的男人是不是又开了个冷到极致的玩笑。

????然而面前之人却在说完之后,就吹了个口哨,将那只通体血红的鸟儿招了回来,缓缓地摩挲着,仿佛他刚才说的话只是随口一提一样。

????“你,你为何要收我做徒弟?”谢如琢现在只想拿一根锤子将面前之人的脑袋砸开,好看看他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为何这个男人说话的思路完全跟正常人不一样呢,难不成妖怪就是妖怪,不能以常人衡量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