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八章为师送的大礼-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五十八章为师送的大礼

繁华落尽2017-6-1 23:29:53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你有趣。”温如玉微微勾起一抹笑意,而后将那只鸟儿的毛翻来覆去的揉着,继续道,“快些考虑,本座还要回去睡美容觉呢。”
  
  ????“我有师父的,能不能换个条件?”谢如琢一想到胡维德,立刻就摇头拒绝,她的师傅可是德高望重之人,面前这个妖魔哪比得上她的师傅!
  
  ????“踢了。”
  
  ????“啊?”
  
  ????谢如琢再次呐呐,刚要说话,就听得温如玉再次开口,“要么答应,要么本座明儿就派人把明月盐庄给锁的死死的,保管你这辈子都动不得分毫。恩,包括所有事情。”
  
  ????包括所有,也就是说只要是她不答应,不过她谢如琢想做什么,温如玉就会横插一脚来搞破坏,这个禽兽!
  
  ????谢如琢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而后忽然勾起一抹笑意,“师傅!”
  
  ????温如玉一愣,下意识回头望去,却见身后空无一人。
  
  ????“你看别人做什么,你就是我师傅!那么请问,师傅准备怎么回馈徒弟我呢?”比脸皮厚是吧,那她就不要脸一回了。不过是做个师傅罢了,还能要了她的命不成?但是以温如玉的势力,之后若是她想要对付萧君涵,定然是一大助力!
  
  ????别怪她算计人,这辈子她能做的事情,便是算计!
  
  ????“呵,真是个有趣的小丫头,那么,明月山庄的账本,可算得上一份大礼么?”
  
  ????温如玉倒也不绕弯子,直接便抛出了礼品的名字,谢如琢眼前一亮,再次喊了一声,“多谢师父!”
  
  ????手上的鸟儿嫌弃的抖抖羽毛,温如玉则挖了挖耳孔,漫不经心道,“乖徒儿,为师还未到聋了的地步,无需这么大声。”
  
  ????谢如琢刚想回话,便见温如玉大袖一挥,整个人忽然便消失不见,空气中还回荡着一句话,“等为师送上大礼之时,便是你的谢师礼还我之日。”
  
  ????周遭的压力瞬间消失,红蕊则瞪大了眼睛,呐呐道,“天哪,这男人太吓人了!”说着,她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你真的就这么拜师了么?”
  
  ????“不然呢?”谢如琢冷却了笑意,说完这话之后再不开口,只缓缓转身朝着谢府的方向走去。
  
  ????其实还是她占了便宜不是么,无需代价便可换的萧君涵失了一个臂膀。只不过温如玉太过妖邪,他到底为何要自己拜师,而她对于这个男人又有什么好处可言,还需日后慢慢查证。
  
  ????可是眼下,她却是等不及要看萧君涵难看的脸色了!
  
  ????温如玉做事情果然快,这日一早,便见红蕊一脸震惊的跑进来,道,“小姐,出大事了,明月盐庄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浅碧正在给谢如琢穿衣服,当下就笑道,“红蕊,你什么时候也做了包打听了?”
  
  ????一旁的绛朱闻言回头笑道,“这下好了,咱们屋子里出了两个包打听,这全京城的消息怕是都逃不过这两个耳目了。”
  
  ????闻言,浅碧顿时扮了个鬼脸,道,“切,我愿意说也得你们愿意听呀。”
  
  ????谢如琢含笑看着两人斗嘴,而后使了个眼色道,“这倒是一桩趣闻了,来说说看,你都打听到什么了?”
  
  ????红蕊这时也反应过来自己的模样有些过激了,当下就定了定心神,道,“哦,奴婢方才去给小姐煮饭的时候,听见厨娘说的,说是早上出去采买时,看到明月盐庄红云遮天,一问才知道,那盐庄被大火烧了整整一夜,还波及到了旁边的几家店面呢。据说明月盐庄这次被烧的十分惨,现在刑部已经派人去查此案了。”
  
  ????谢如琢默了一会儿才道,“看来哥哥又有的忙了。”
  
  ????南下赈灾回来之后,谢淮南被提了两次,上个月又晋升为刑部的六品郎中,所以这件事情十有**会落在谢淮南的手中。
  
  ????而谢如琢,要的便是这个结果。
  
  ????如果温如玉说话算数的话,那么这个账本,现在应该已经被他拿到手了。只是温如玉想要的谢师礼,又是什么呢?
  
  ????“血。”
  
  ????一弯新月挂枝头,乌云瞳瞳遮月牙,而面前的男人,正一手捏着账本,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什么血?”
  
  ????谢如琢警惕的望着他,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这个男人身法着实诡异,堪称是来无影去无踪。刚才她还在跟几个侍女有说有笑,可转眼间,那几个丫头就都不约而同的倒了下去,面前的男人就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了。
  
  ????见她这般动作,温如玉顿时勾起一抹笑意,道,“自然是你的血,丫头,你莫不是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生辰了么?”
  
  ????闻言,谢如琢顿时一愣,她自然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生辰,七月十四,至阴之时。只是,“你要我的血做什么?”
  
  ????温如玉仿佛听到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邪肆一笑,继而再次伸出自己的手,道,“自然是滋阴补阳,纯阴之血不可得,丫头你偏巧就是其中一个呢。”
  
  ????谢如琢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转而也伸出了手,道,“那你先将这账本给我,待得事情了结之后,你要多少血都随你去取。”
  
  ????怪不得这男人处处都透着诡异,原来是吸食人血的玩意儿!但是她现在还不能让这男人得逞,她还要好多事情要做,单凭这一件事,还不足以让萧君涵彻底跌落尘埃!
  
  ????“嗤,你放心,我饮血有道,一次一杯便好。”说着,温如玉煞有介事的拿出一个白玉杯,递给谢如琢道,“你下次给我时便以杯量便好。”
  
  ????“师傅还真是体贴呢。”谢如琢冷冷一笑,随即接过了这个杯子,若是这样的话,她倒是不介意放血给他。只要是能让那些恶人下地狱,莫说喝她的血,便是吸食了她的骨髓又能如何?!
  
  ????“真是个乖丫头呢,账本给你,本座要回去睡美容觉了,七日之后,本座来取血。”
  
  ????说完这句话后,温如玉再次消失不见,这偌大的房内只留下了一抹浓烈的馨香。
  
  ????谢如琢嘟囔了一句,“当真是个老骚包。”这才将心思回转到了杯子上。这杯子里怕不是第一次接血了,内中通透的杯面上还染着点点滴滴的暗红。
  
  ????一想到这里面即将盛上自己的血液,她就有些毛骨悚然。
  
  ????蓦的,她突然想起一事来,随即便浮现了一抹怪异的笑。七日之后么?老妖怪,七日之后,本姑娘就让你喝个够好了!
  
  ????屋内的地上还睡着她的三个丫头,谢如琢叹了一口气,又转而走了过去,挨个将她们都扶到了床榻上,这才累的瘫倒在床上,睡着了。
  
  ????眼见着谢如韵出嫁的日子还有十余日,谢淮南作为大哥,照例是要给谢如韵送嫁的。只是乔氏待得要找谢淮南时,才听得下人报,说是大少爷已经三日未归家了。知道刑部的事情多,乔氏只得叹了口气,便要找别人了。
  
  ????可她刚出了门,就看见谢淮南回来了。乔氏忙得迎上去,笑道,“淮南回来了,这两日辛苦了吧?”
  
  ????见到乔氏,谢淮南当先行了一礼,笑道,“给母亲请安,母亲这是?”
  
  ????“也没有大事儿,不过你大妹妹要出嫁时须得你送嫁,我来看看你的一应事务可曾准备妥当了。”乔氏将来的目的说完,又看着他手上的一叠公文,随即笑道,“这事儿不急,你先忙着吧,过两****再来找你吧。”
  
  ????谢淮南心中藏着事情,也不推诿,当下道,“那就有老母亲了。”
  
  ????乔氏点头应了,便见谢淮南将东西放下,又从其中抽检了几本,匆匆的出门奔着宁熙堂去了。
  
  ????乔氏当家多年,虽然看不大清楚,可也认出其中有一样东西竟然是账本之类的。她倒是没往深处想,只是摇了摇头,吩咐了九宝好生伺候大少爷,便回了自己的院落。大丫头要出嫁,四丫头要及笄,偏巧都赶到了这些时日,这事情可多着呢。
  
  ????知道谢淮南回府,谢如琢当下就收拾妥当,去了宁熙堂找谢晟礼。她前两日偷偷将账本送到了现场,想必大哥搜检第二次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只是这账目现下该如何处理,才是大哥所忧愁之事。
  
  ????她了解谢淮南,这事儿他定然会找谢晟礼商议的。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这个时候,帮着大哥给出一条明路。
  
  ????待得到了宁熙堂,谢淮南还未到,屋内只有谢晟礼一人。
  
  ????“琢儿给爷爷请安。”谢如琢走过去,照例请安之后,这才笑道,“爷爷又在练字么?”
  
  ????桌子上摆着一副未干的墨宝,内中字体写的大刀阔斧,颇有铁血沙场的气息。
  
  ????见到谢如琢,谢晟礼难得的露了一个慈爱的笑容,道,“是啊,老了,写不出当年的劲道了。你这丫头,今日怎么想起过来了?”
  
  ????谢如琢微微一笑,道,“我若不是再不来,难保爷爷在心里念叨我泡的茶呢。”
  
  ????闻言,谢晟礼哈哈一笑,道,“这家里就你有心,别说,我倒真有些想念你泡的茶了。”他喝了一辈子苦丁茶,可就谢如琢这丫头泡的味道最好。
  
  ????谢如琢有备而来,当下就走到桌子前,认真的替谢晟礼沏茶了。
  
  ????谢淮南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屋外日光明媚,有细碎的日光透过窗外茂盛的树木透窗而来,点点落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谢如琢一身浅粉纱衣,端坐在桌前,细细的洗茶冲茶,而她面前的老人,正一脸慈爱的望着她。
  
  ????画面如此和谐,倒叫谢淮南一时有些不愿进去打扰了。
  
  ????便在此时,林牧恰巧走了过来,喊了一声,“大少爷,您怎么不进去呀?”
  
  ????谢晟礼瞬间抬头,见是谢淮南,顿时笑道,“瞧瞧,这茶一泡上,连你这多日不见的大哥都来了。”
  
  ????谢如琢起身行礼道,“大哥。”而后继续坐下来泡茶。
  
  ????谢淮南给谢晟礼请了安,这才笑道,“琢儿我茶艺自然是好的,十里飘香,我前来也不稀奇。”
  
  ????听了这话,谢晟礼先是笑了一阵,继而看到他手中的卷宗及账目,这才道,“你呀,惯会扫兴,这是什么?”
  
  ????谢淮南刚想说话,又见谢如琢在此,一时有些吞吞吐吐。谢晟礼见他这模样,当下就摆手道,“不必顾及你妹妹,有话就说吧,说不定这丫头还能给你出些主意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