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二章温如玉前来-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六十二章温如玉前来

繁华落尽2017-6-1 23:30:10Ctrl+D 收藏本站

????闻言,谢如茵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面哭一面道,“罢了,反正我也说不过你们,既然你们这里不欢迎我,那我就走了!”

????谢如茵一面哭一面跑了出去,香芹香草两人见状,连礼都未行,也匆匆忙忙的跟了上去。

????蒋青岚见场面成了现在这个模样,有心说几句话,却又碍于场合不好开口。只等谢如茵走了之后,方才道,“琢儿,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妥?”她家里没有庶妹,自然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刚才那丫头着实不讨喜了些,可是若是闹到长辈面前,怕是也不好看呢。

????她一心为谢如琢着想,谢如琢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冷笑了一声,道,“无妨,随她闹去。她一向轻狂惯了,不必理会便是了。”

????说着,她又看向谢如玥道,“二姐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七公主走了?”若是没走,这个时候的谢如玥肯定还在院子里作陪呢。

????果然,谢如玥点头道,“恩,刚才宫人来传话,她就急匆匆的走了。毕竟今儿是你的生辰,我该多陪陪你才是。”

????见她说这话,谢如琢只觉得心中一阵暖流划过,嘴里却笑道,“哪个需要你来陪了。”

????蒋青岚见她二人有说有笑,不由得笑道,“果然家里有个亲姊妹是好的,哪里像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没有姐妹怕什么,我们虽没有血脉之亲,可你在我心里,却是姐妹一样的情分呢。”谢如琢握住了蒋青岚的手,诚挚的笑道。前世今生两世的情分,在她的心里,蒋青岚的分量的确已然超越了友情,上升至了亲人的位置。

????蒋青岚知她心中所想,当下就笑着点头道,“那是自然的。”

????“瞧你们两个这股肉麻的,我带了桥牌来,你们要不要玩?”谢如玥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随后扬了扬手中的拿着的玩意儿,冲着两个人笑道。

????这桥牌是京中小姐最近流行起来的一种娱乐游戏,谢如玥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连带着周围的姑娘们也都纷纷加入了进去。

????如今见她带了这个,谢如琢顿时笑道,“还是你知道我心中所想,只是这三个人可凑不齐呢,还差一个。”

????她话音一落,就听得外面有女子声音响起,“不知道添我一个好不好?”

????正是谢如韵。

????她本是拿了花样来给谢如琢看的,却不想刚进门就听见几个人在商量打桥牌,她当下就心中痒痒,忍不住开口说道。

????见谢如韵前来,谢如琢等人难免又要打趣了一番,只等到谢如韵被调侃的脸红通通的,这才笑道,“大姐肯来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只要你不嫌弃咱们占用了你的时间便好。”

????她这话说完,顿时就被谢如韵轻拍了一巴掌,道,“呸,就你没个正形的,亏得你今儿个个生辰呢,还嘴上不老实。”

????谢如玥在一旁笑道,“她便是没有到生辰,也是这幅德行呢,大姐还指望着这皮丫头能变好么?”

????几个人一面说笑着,一面将桌子摆好,打起了桥牌来。

????悠闲时光惬意过,日月星辰,偷把白日换。

????日头西沉,明月上升。一弯月牙悬上半空的时候,夜色已经浓重如泼墨一般了。空气里还带着白日里的余温,有微凉的风吹过来,将这宝石蓝的天幕中也多了份温暖的气息。

????红蕊将屋子里收拾妥当后,行了一礼笑道,“小姐,您也早点歇着吧,今儿个可热闹够了呢。”

????一旁的绛朱将悬在房梁上的宫灯吹熄,一面回身笑道,“是你凑热闹玩的开心了吧。”宫灯一灭,屋内便只留下两盏烛台的光亮,将这不大的寝房内照的昏黄而柔和。

????见这两个丫头拌嘴,谢如琢微微露了一抹笑意,旋即褪去了鞋袜,靠着床头坐着。

????红蕊嘿嘿一笑,也不反驳,见谢如琢有些犯困的模样,行了一礼后,便跟绛朱等人一同出了门。临走时,还不忘将门好生的合上。

????室内霎时恢复了一片宁静。

????有鸟儿自天际飞过,掠下一抹暗影,随即便听得“咕咕”的声音在窗台上响起。

????谢如琢刚闭上眼犯困,便瞧见了那一个白色的小肉团。她心领神会,霎时勾起一抹笑意,原本的困意也被驱散,轻巧的跳下床,走到窗前,将鸽子捉进了手中。

????“小雪,你怎的这个时候来了?”谢如琢一面抚摸着鸽子的羽毛,一只手将它爪子上悬着的一个小锦囊拆了下来。

????鸽子脱离了谢如琢的掌控,也不飞走,只乖顺的蹲在窗台上,似乎在替主人等待着回信。

????谢如琢含笑望了它一眼,随即在窗前的软榻上坐了下来,将那个小小的锦囊打开。

????里面盛着一张纸,上写着八个字“生辰快乐,君夕敬上”,一旁还附了一方小小的玉。顶级的三色玉,刻着一支莲花,粉色的蕊,白色的瓣,绿色的荷叶。只是那手工却略显粗糙,带着显而易见的瑕疵,想来是雕刻之时手生所致。

????虽然萧君夕没有在信上提及,可谢如琢却已然猜到了,这块玉坠怕是他亲手所雕刻的。

????念及此,她只觉得心头一阵发烫,随即有些暖意袭来。

????谢如琢将这块玉坠在手心缓缓摩挲着,嘴角不由自主的唇角上扬了起来。她身为谢家嫡女,又是姜国公的外孙女儿,从小到大,收到的东西自然不计其数。前世里,萧君涵为了讨好自己,更是将那金银堆积的礼物流水似的送往谢家。那时候她以为这就是幸福,可到了今生她方才明白,所有直接用钱可以买到的东西,都不算是真正的有心。

????她以为自己现在已经可以看的透彻,不会再为男人心动了。可唯独这个男人,每每有所动作,都能叫她心头发烫,心弦也随之被波动。

????谢如琢的理智告诉她,这种情绪必须要及时被斩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可她却十分抵抗这种情绪,她是一个九幽烈狱复活的恶鬼,今生为报仇所生。可除此之外,她更是一个女子,曾渴望此生被好好呵护成掌中花心头宝的女儿家。

????而萧君夕,不论前世还是今生,都一直在默默的做着这件事。

????窗台上的鸽子歪着头,拿一双豆子一般的眼睛盯着她,明明知道这鸽子不会通人心,可谢如琢却莫名的脸颊发烫。她羞涩一笑,随即将这玉坠好生的收了起来,转而走到桌子前,摊开一张纸,细细的研起了墨。

????只是,她刚提起了笔,就突然见那鸽子振翅一飞,呼啦啦的飞向了天际。下一刻,便见一只通体血红的鸟儿停在了窗台之上,漆黑如墨的眸子赤裸裸的审视着她。

????随即,便听得一个狷狂的男声响起,“多日不见,徒儿可曾想为师了?”

????在那鸟儿出现的那一刻,谢如琢便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她不动声色的将玉收进掌中,转而露了一抹笑意,“师傅大驾光临,真是令我这听风院蓬荜生辉呢。只是师傅——这里毕竟是女儿家的闺房,您老人家就这么来去如风,这等的熟练,真叫徒儿有些怀疑呢。”

????“怀疑什么?”

????温如玉将有些乱了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整好以暇的坐在了软榻上,这才施施然的问道。

????放着大门不走,偏要从她家窗户跳进来,这等毛病,莫不是跟梁上君子学多了?

????谢如琢心中腹诽,随手将桌子上的笔墨纸砚收好,一面随口道,“自然是怀疑,师傅这是不是熟能生巧呢。”反正现在温如玉需要她的血,一时半会不能真将她怎么样。她若是再不嘴上占些便宜,那岂不是太憋屈了?

????听得这话,温如玉不怒反笑,只是那笑容太过嘶哑难听,一时之间,竟然连屋内的烛火都仿佛暗淡了几分。

????“徒儿还真是幽默呢,若是为师告诉你,你的闺房是为师进的第一个,你会不会觉得很荣幸呢?”温如玉起身走到谢如琢面前,后者顿时便感觉到了一股压力袭来。

????“荣幸之至。”谢如琢不闪不避,直视着他侵略的目光,莞尔一笑道,“只是师傅,您靠的这么近,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师傅是想乱伦呢!”

????既然想比不要脸,那她就奉陪到底好了。

????岂料,后者却只是将她上下都扫视了一遍,随即便颇为嫌弃的吐出了几个字,“太小,没兴趣。”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某处,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谢如琢顿时便下意识的低头,随即便想暴走。他是哪只眼睛瞎了,才能说出自己小的!明明......也不算小吧?

????谢如琢脑中胡思乱想了一番,再看温如玉戏谑的眼神,霎时便回过神来,道,“师傅今儿个前来,不会就为了在徒儿生辰的时候,嘲讽一番的吧?”

????说到此处,她又将掌心伸了出来,道,“哦,说到生辰,不知道师傅可曾准备了什么没有?”

????见她一副财迷的模样,温如玉嗤笑一声,扫视了一圈外间的桌子,道,“怎么,这满满一桌子的礼物,还满足不了你么?”女人果然都是贪婪的生物,这谢如琢也没好到哪里去!

????“礼物自然是不嫌少的,还是说,师傅觉得天门太小了,所以连送个礼物都心疼了么?”反正不敲诈白不敲诈,况且,她还放了那么多的血,到现在都疼着呢,不要点补偿怎么行!

????温如玉似是被她这幅模样给恶心到了,旋即便掏出一块似金似银的牌子来,随意的撂到一旁的桌案上,漫不经心道,“拿了这块牌子,三江六省保你平安。”

????“我一介女流,也未必就出得去这京城呢。”谢如琢话虽这么说,手上动作倒是飞快,早在温如玉想要收回的时候便已经揣进了自己的荷包中,一面道,“只是师傅给了,那我就勉勉强强的收了吧。”

????“哼,真是个贪心的丫头呢,只是当心,太贪心了,说不定就将自己搭进去了!”温如玉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狭长的凤眸微微眯着,话中也像是意有所指一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