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三章竟然给他月事带!-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六十三章竟然给他月事带!

繁华落尽2017-6-1 23:30:15Ctrl+D 收藏本站

????谢如琢得了礼物,心情倒是好了些,眉眼弯弯的开口道,“师傅若是觉得我太贪心了,就早早的将我逐出师门好了,不然破坏了您的名声也不好呢。”

????听了这话,温如玉只邪魅一笑,随即便漫不经心道,“无妨,谁敢坏本座的名声,直接送她去阴曹地府便是了。徒儿,你说是也不是?”

????这话虽是玩笑,可谢如琢却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意。她身上打了个冷颤,嘴里却依旧不肯低头,“师傅说的,自然句句都是呢。”

????面前的丫头猫儿一般的柔顺的回话,只是那眼里的光芒闪烁却在告诉他,若是有朝一日自己失了用处,这丫头就会第一个上前反扑。

????有了这个认知,温如玉的心头反倒有些顺畅了起来。这丫头虽然狠了些,倒是比以往的那些个女人顺眼了几分。

????“嗤,丫头,别跟我绕弯子,今儿个本座前来是所谓何事,你不会不清楚吧?”温如玉缓缓地摩挲着手上的扳指,一面直起了身子。

????岂料,后者却装起了糊涂,“师傅,徒儿不知呢,还请师傅明示。”

????“呵,你倒是会装糊涂,那为师就告诉你,七日之期已到,为师今儿个前来,是取谢师礼的。”

????听得温如玉说完这句话,谢如琢心中一跳,果然还是来了。不过她早有准备,当下就笑道,“师傅早说嘛,我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师傅前来取了呢。”

????说着,她又望了一眼外间,道,“不过师傅要等一会儿呢,我这就去给你拿。”

????见谢如琢三两步转进了内室,温如玉忍住想要跟上去的念头,在原地坐定,只等着谢如琢将东西拿出。

????屋内燃着熏香,有桂花香气从中飘出,芬芳馥郁的气息叫人都熏得有些沉醉其中,想要昏昏欲睡了起来。

????温如玉屏神凝息,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妥,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将香龛打开,果见里面放着几味安神香。他讶然一愣,只略微思索一瞬,便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瓶子来,在香龛内倒了几颗红丸,便将香龛放了回去。

????做完这一切后,他便重新坐回位置上,仿佛从来没有动弹过一般。

????谢如琢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切的,她从内室出来之后,就见温如玉一副假寐的模样。她将眼中狡黠的光芒尽数收了起来,而后将一个锦盒双手奉上,“师傅,这是您要的谢师礼,徒儿已经备好了,为了防止洒出来,还特意包了里三层外三层呢。”

????她的手里捧着一个盒子,描金的锦缎打着结,内中还有隐隐的血气传来。

????“你这丫头倒是包的结实呢。”依着那杯子的体积,这盒子可算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严实了。

????谢如琢眉眼一弯,颇为好心的解释道,“师傅可别忘了,您要的可是徒儿的血,割一回这么疼,徒儿总得保管好不是?”

????纵然温如玉觉得谢如琢这笑意有鬼,可那锦盒里的血气却是骗不了人的。他温如玉别的本事没有,辨识这个气息还是顶级高手的。

????有了这份谢师礼,温如玉倒是没有再为难她,只道了一句,“小丫头有心了,改日本座再来。”

????这句话的话音一落,谢如琢便觉得手上一空,随即便见温如玉已然消失在了这个屋子里。

????这男人的功夫忒邪了些。

????谢如琢嘟囔了这一句,又想起那锦盒中的物品,不由得再次贼贼的笑了起来。

????天色已晚,姑娘她也累了,还是早些睡觉的好!谢如琢心情颇好的吹熄了烛台,将脚上的鞋子踢掉,便上床睡觉了。

????有更夫敲着梆子高喊,“至福恒昌,天地人合,夜半,子时——”

????京郊的一座别院内,有男人正随意的将面具扔到一旁,露出了那一张脸。他的眼眸似斜睨众生的凤,上挑的弧度恰到好处的勾引人心。他的唇像是精致细腻的冰雕,紧紧地抿着,便足以叫人想要一触芳泽。

????然而唯独他的脸。

????自眉尾处开始,便有一道狭长的疤贯穿了脸颊,将他原本清瘦的脸增添了几分的狰狞。

????温如玉随意望了一眼铜镜,浑不在意的一笑,继而便将那个盒子打开。

????待得那一层层的包裹拆开之后,他便闻到了浓郁的血气袭来。只是,只一眼,他眸子里的笑意便已然僵在了脸上。

????盒子里放着一个物什,上绣着兰草,四周还有绑带,而血气正是从其间发出。

????他不由自主的眨了眨眼,再次紧紧地锁着里面的东西,如此反复,方才确定,他睿智无双的天门门主,今儿个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耍了!

????这玩意儿不是别的,正是——

????“谢如琢,你她娘的给本座滚出来!”

????谢如琢方沉睡进梦里,随即便听到一个嘶哑难听的老妖怪在吼自己。她翻了个翻身,刚想继续睡觉,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你若是再装睡,老子就把你给扒光了扔到皇城根下面!”

????闻言,谢如琢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意识也随即清醒了过来。

????“师傅,您怎么又回来了?”

????她脸上是蜜糖堆出来的笑意,任谁看了都会心头发甜。只是这个人,却不包括面前正在暴走的温如玉。

????温如玉冷然的盯着她的脸,随即狠狠地掐上了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墙上,寒声道,“本座的乖徒儿,你说本座怎么回来了?你的谢师礼给的好哇,是不是要本座亲自来取才甘心?!”

????一想到那个盒子里装的竟然是女人的月事带,他就觉得胃里翻涌的慌。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竟然敢在他这个老虎的脸上大巴掌,好,真好!真不愧是他的徒弟!

????眼见着面前的温如玉气得近乎暴走,谢如琢只觉得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少,脸上的笑意却始终未变。

????见谢如琢张着嘴想要说话,温如玉还理智尚存的松了手,将她扔在了地上。

????谢如琢咳嗽了几声,这才缓过了气儿。她有些难受的揉着脖子,这个老妖怪,下手还真狠!

????不过,“师傅,难道您就不想问问徒儿,为何我给您送了这个吗?”

????听得谢如琢发问,温如玉先是一愣,随即在脑中转了七八个念头,嘴里不由自主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

????谢如琢拉长了声音,随即挑了挑眉头,正色道,“这个多啊,管饱!”

????哼,以为她的血是这么容易就能给的么,她就是要告诉温如玉,越是面上状似软弱可欺之人,就越能在对方不经意的时候,咬上一口!

????“好你个小丫头,亏得本座还......”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谢如琢的手里又端着一个杯子,诚恳的递了上来。

????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鼻而来,那杯子是温如玉先前所赠,内中盛着的却是货真价实的血。

????温如玉要说出口的话也咽了回去,他到现在算是明白了,合着谢如琢是在耍着自己玩呢!

????“师傅呐,既然您不满意那个,那不知道这一杯您可还满意么?”

????眼见着谢如琢的脸还带着窒息之后的红紫,明明一脸虚弱偏还要如此逞强,温如玉竟然有那么一瞬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还真是该死的相像!

????他收回心中杂乱的思绪,面无表情的将这杯血接过,冷声道,“丫头,别以为这样本座就可以放过你!”

????“我知道啊,师傅想要如何处置我,悉听尊便。只是现在若是您不着急的话,徒儿可是要睡觉了。”谢如琢说着,一面打了个哈欠。不知为何,今夜她十分犯困。

????温如玉劈手将杯子夺了过去,只觉得他再看一眼谢如琢的话,真会被对方给气到当场打死她。而一想到若是真打死她会有的后果,温如玉顿时觉得,他现在还是走的好!

????眼见着面前的男人一阵风似的再次离开,谢如琢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床上。她今夜倒不是胡闹,只是想知道,这个男人要血究竟是如何来用罢了。如今看来,他的确不是像先前说的那样,是直接饮血了。

????可若非直接饮,那就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拿来当药引子!

????谢如琢涉猎的医书并不多,对此也一无所知,她屡次思索却苦无头绪,再加上困意浓重的袭来,终于忍不住倒在床上睡着了。

????往日里,纵使有安神香,谢如琢一夜依旧要从噩梦中醒来四五次。可这次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谢如琢竟然难得的一夜无梦,足足睡到了日上三竿。

????明日便是谢如韵的大婚之日,是以,谢如琢一早起来,便收拾妥当去了乔氏的院子里。虽说李氏才是谢如韵的嫡母,可偏巧李氏这两日咳嗽不停,府医说须得好生养着。再加上谢如韵是待嫁新娘,若是被过了病气便不好了。是以,李氏便将一应大小事务全都交给了乔氏代管。

????见谢如琢来了,乔氏手中的活计不停,一面道,“琢儿,你来帮我盘点下这几箱的物品可还对的上。”谢如韵毕竟是谢家的长女,虽然占了个庶字,可到底是谢家第一个出嫁的闺女,马虎不得。

????见这次的嫁妆足足有六十六抬,谢如琢也不由得有些感叹。前世里,谢如韵出嫁的时候,不过十多抬嫁妆,略微寒酸的出嫁。可到了今生,她的姐妹也终于能有了好结果,怎能不叫她心中欢喜?

????念着,谢如琢收了心思,专心替乔氏盘点了起来。

????谢家一派喜气洋洋,而谢淮南这边的日子,却并没有那么好过了。

????自从上次他将账本交给祁云升之后,这本账目被被上呈到了皇帝的手中。靖帝看过之后震怒,责令祁云升严查。

????这之后,谢淮南便被祁云升带着一同去盘查各处的进项。可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

????他不是不知道这账本牵涉甚广,可他却没有想到,这里面不仅有大臣,竟然还牵涉到了皇子!

????而面前正沉着脸不发一言的祁云升,更是叫他猜不透对方想干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