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二章沈婧慈被丢出去了-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七十二章沈婧慈被丢出去了

繁华落尽2017-6-1 23:30:53Ctrl+D 收藏本站

????生死状已签,马天傲如今这般模样,温如玉也不需要负任何的责任。

????温如玉懒得跟胡维德那群正人君子敷衍沟通,只留下一句,“明日再战。”便离开了此处。

????胡维德有心拦住他的去路,无奈却被少林派的延庆大师给拦了下来,摇了摇头叹道,“这人心性不定,还是由着他去吧。”这武林大会平和了这些年,如今却来了这样一个混世魔王,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温如玉对于武林是福是祸尚且未定论,可是他的到来,对于沈婧慈却是一个大大的祸事了。

????有男人走到沈婧慈身边,一脸小心的问道,“主子,马天傲怎么办?”

????沈婧慈瞪了他一眼,恨声道,“还能怎么办,把那个废物带回去!”她昨日在赌场里压了那么多的银子,如今这马天傲一废,全都赔进去了!

????这还不算,如今又失了一个马天傲,眼下又没有合适的人,这个武林盟主的位置,难不成真的要拱手让人了么!

????沈婧慈自然不会将到手的鸭子扔出去,这个武林盟主,她势在必得!

????温如玉住的地方并算不得机密,晚间的时候,便有许多人慕名而来,想要一睹这个中途杀出的不速之客。但是,白日里的一幕都在众人心中留下了烙印。是以,这客栈里的人虽然多,可也没有到敢前来打扰的地步。

????谢如琢不过出门唤小二上菜的工夫,便见原本拥挤的大厅内又多了一拨人,且个个都将眼睛盯紧了温如玉所在的房间。

????她暗叹一声今儿个的风头怕是出大了,一面转身重新进了屋内。

????为了方便,谢如琢如今着的乃是男装,一张原本白净的脸上也不知被温如玉涂抹了些什么东西,变得平庸黝黑了起来。

????她对此倒是不甚在意,反正出门在外,她也没打算将自己的身份公之于众。不过对于温如玉故意丑化自己的恶趣味,她倒是有些无奈。这男人正常的时候,真真儿的带着几分的欠揍呢。

????当然,至于他不正常的时候,谢如琢更是不敢恭维。那样的老妖精,她还真想不出来有谁能降得住。

????谢如琢心中胡思乱想了一番,又见温如玉一脸闲适的在拨弄着红鸟儿的羽毛,而那趴在他手中的小肥鸟,正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

????见状,谢如琢不由得嗤笑道,“你们倒是和谐,不过——”说到这里,谢如琢猛然想起白日里小肥鸟鄙视自己的事情,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了正犹自享受的鸟儿,将它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小肥鸟正沉浸在自家主子那骨节分明的手掌温度之中,猛然感觉身上画风一变,顿时颤巍巍的睁开眼,而后讨好的尜尜叫了两声,还妄图拿小脑袋去蹭谢如琢的掌心。

????谢如琢丝毫不为所动,只拎着它的翅膀,阴测测道,“小肥鸟,今儿还敢威胁我是吧?嗯?”

????“阿离。”

????“恩?”谢如琢微微一愣,回头疑惑的看向温如玉。

????却见后者闲在在的倒了一杯茶,又继续道,“它叫阿离,不叫小肥鸟。还有——”温如玉将谢如琢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这才略带鄙夷道,“跟你比起来,阿离一点都不肥。”

????“温、如、玉!”

????谢如琢将手攥成一只拳,而后眼中直冒火光,去他祖宗的尊师重道,她此刻只想欺师灭祖!

????而谢如琢手中的阿离却瑟瑟的打了个哆嗦,而后哀声尜尜叫了两声,它可是百鸟之王的神鸟,不想死于妇人之手啊!主人救我!

????就在两人一鸟僵持的时候,忽听得门外传来一阵轻巧的叩门声。

????叩叩叩三声门响,谢如琢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询问道,“谁?”

????门外的声音停顿了一瞬,方才道,“小女子慕名而来,想要求见温门主,不知道可否方便?”

????女子的声音刻意压低,显得格外柔软,仿佛是三月里的富贵花,带出甜腻的香气来。

????谢如琢听到这个声音,先是一愣,继而一脸幸灾乐祸的看向温如玉。这沈婧慈莫不是不甘心折损了手下,想要来使阴招了么?她倒是很好奇,当蛇蝎妇人对上千年老妖,会是个什么结局呢。

????不过,她现在还没这么好心给沈婧慈开门,反正沈婧慈也会锲而不舍的,那就让她多待会好了,因此想也不想道,“不方便。”

????沈婧慈的声音一窒,脸上的笑容也扭曲了一下,好一会儿才道,“那小女子就在门外等着便是了,什么时候温门主有时间了,我再进去便是了。”

????然而,温如玉的回答显然要比谢如琢干脆利落的多,只回了一个字,“滚。”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叫沈婧慈听到。

????谢如琢正要推窗,闻言顿时手一抖,差点将阿离给丢了出去。好在阿离鸟肥心不蠢,反应快,当下就飞了起来,苦哈哈的蹲到了屋内的花架上,鸟脸上写满了哀怨。

????早知道就不跟着主人一起装大爷了,主人是真大爷,它是真孙子!

????门外的沈婧慈满心以为自己的诚心可以打动对方,却不想只换来了一个滚字,当下就有些气息不稳。她攥了攥手中的帕子,复又开口道,“今日马天傲一事,不知温门主可敢跟小女子一谈?”

????这话说的却是缺德了,若是不同意,那就是理亏胆小了。可若是同意,那又要说什么,直接告诉众人他不过是将姓马的胳膊腿脚当柴火一样给折了七八段,没什么大不了的,仅此而已?

????谢如琢心中冷笑,这沈婧慈还是如此能打嘴上的机关,顿时便冷笑道,“敢问姑娘是何来路,又以什么资格来跟我师傅谈呢?”

????她刻意压粗了声音,门外的沈婧慈自然听不出此刻是谁在说话。

????沈婧慈似乎早料到会有此一问,想也不想道,“自然是一个看客。”

????“呵,看客么?一个将全部身家压在马天傲的赌注上,又输的连中衣都不剩的看客?”反正她现在是男装打扮,那就比不要脸好了。她不怕丢温如玉的人,就看沈婧慈能不能丢的起萧君涵的脸皮了!

????说完这话后,谢如琢突然很想看看沈婧慈此刻的表情。她想到此处,便直接走到门前将门吱呀一声大敞开。

????瞬间,沈婧慈那张横眉冷竖的脸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沈婧慈没想到门这么轻易被打开,一张脸上青红交加,又匆忙压下所有情绪,换了一副笑容道,“这位公子有礼了。”

????见沈婧慈避而不谈方才的话题,谢如琢只觉得意兴阑珊,回头道,“师傅,这女人找你。”

????温如玉斜睨了一眼谢如琢,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小九九一般,只道,“找我就见么?那为师岂不是后半生什么都不用做,只见姑娘了?”

????这货的脸皮,忒厚!

????谢如琢自知拼不过脸皮,也不多做停留,径自出门去了后厨。

????到现在都没吃饭,她可还饿着呢!

????沈婧慈只觉得这个黑脸徒弟的背影有点熟悉,可还未曾等她好好思索对方是谁的时候,就见温如玉已经转过脸来了。

????先前只看一个侧脸,她便觉得这个男人极美。而现在男人转过脸后,她更是瞬间觉得惊为天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沈婧慈自认已经阅男无数,可如今见到了温如玉,方才明白何为天神下凡,何为尘世俗物!

????只是这男人身上的气息太过危险,叫人有些不敢亲近了。

????“小女子慕名而来,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沈婧慈好半日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努力压制着心中滚烫的颤意,道。

????温如玉只轻轻一笑,从鼻音重发出的颤音便叫人的心头一阵波动。沈婧慈叹了一声这男人太过妖孽,还未说话,就听到温如玉开口了。

????“有话说有屁放,哪儿那么多的废话。”

????听到这句话,沈婧慈只觉得一阵天雷滚滚,偏偏这话从温如玉的口中说出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额,我......”沈婧慈一时竟然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她这愣怔的模样落在温如玉的眼中,又是一阵鄙夷的笑声。

????“原来还是个结巴,说吧,你的主子是谁,找本座做什么?”温如玉只看了一眼,便对沈婧慈极为不喜。这女人生的也太差了些,虽然他的爱徒已经够难看了,可好歹还能入眼呢。

????若是谢如琢知道他的心中是这个评价,怕是又要怒发冲冠一番的。

????“我便是主子。温门主不愧是爽快人,那么我就有话直说了,今儿个前来,我是想跟温门主合作的!”沈婧慈见自己装柔弱不能争取任何胜算的筹码,索性直接说出了来此的目的。

????萧君涵既然将事情的主权交给了她,那她就是主子。如今她亲自前来,也算是给够了温如玉的面子了!

????闻言,温如玉再次笑出了声。他一面摩挲着手中的折扇,一面漫不经心道,“哦?那你倒是说说看,你能给本座什么?”

????实在是太好笑了,他温如玉活了这么久,一向独来独往惯了,今儿个竟然有人来大言不惭的要跟他合作!

????“温门主,实不相瞒,那马天傲正是我的人,不只是他,就连之前的裘放也都是我的手下。我今年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武林盟主。若是温门主有意与我合作,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能给你的,便是整个江湖!”

????沈婧慈一向看不上这些江湖莽夫,看似忠肝义胆,却都是些草莽武夫罢了。她沈婧慈有钱,并且能够钱生钱,跟这些人合作,那是高看他们了!

????可惜,她却忘记了一件事情。这是古代的江湖,草莽武夫也可为王的年代!

????“呵,你这个小结巴,口气倒是不小,居然敢拿江湖来许诺本座。”温如玉见过狂妄的,也见过没脑子的,可这狂妄无脑到极致的女人,还是头一次见。他一向觉得自己脾气算不得好,今儿依旧不例外。

????“温门主,我叫沈——”

????可惜,沈婧慈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再没有了说话的机会。

????谢如琢进门的时候,便见沈婧慈被人一把扔了出去,娇小玲珑的身材摔在地面上,看着好不狼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