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七章 接了绣球就得成婚-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七十七章 接了绣球就得成婚

繁华落尽2017-6-1 23:31:14Ctrl+D 收藏本站

????先前温如玉以路上方便为名,再次在她的脸上涂抹了瓶瓶罐罐,于是她的脸又恢复了平庸的模样。

????此时听得小昭问,谢如琢干干的笑了一笑,道,“没事。”说着,她又心思一动,转而道,“姑娘,我有些渴了,能不能劳烦您带我喝杯水呀?”

????小昭闻言,当下就笑道,“公子请随我来。”说着,她当先带头引路,朝着楼下的厢房走去。

????谢如琢偷眼打量着这里的陈设,见一路上皆构思精巧,只是不同于先前的金碧辉煌,倒是雅致了许多。

????待得到了厢房,小昭给谢如琢倒了茶,这才状似无意的问道,“公子,听您口音不是本地人士吧,不知你们打哪儿来呀?”

????谢如琢也不隐瞒,微微一笑道,“不瞒姑娘,我们是京城人,流光城的风景久负盛名,我师徒二人便是为此而来的。”

????“原来如此,我看公子谈吐不凡,不知尊师是作何营生呢?”说了这话,小昭又将一盘糕点端到了她的面前,歪着头问道。

????对方虽然一副好奇的模样,只是却掩不住眸子里的轻视,想来是见她二人的服饰不算贵重之故。谢如琢心中了然,仍旧不动声色道,“师傅他沉醉武学,家中也只是做些小生意,不值一提。”

????天门向来神秘,而温如玉明面上也没有正经的头衔,说是做个小生意还算是高看他了呢。

????闻言,那小昭脸上便有些难掩失望,碍于礼数虽没说什么,可语气里便有些冷却了,“小姐是老爷的掌上明珠,一向是凤家的宝贝,这一次若是远嫁京城,老爷怕是又要伤心了。”

????谢如琢勾了一抹笑意,道,“女大当嫁嘛。恕我冒昧一句,不知凤小姐今年贵庚啊?”

????听得她询问,那小昭脸上闪过一抹犹豫,方才道,“唔,我家小姐正是双十年华。”

????双十,那便是二十岁了。女子十六岁及笄,照着规矩,便可以允许媒婆上门提亲的,这凤如虹身份也算尊贵,居然四年都没有嫁出去,难不成有什么隐疾不成?

????谢如琢这个念头刚一冒起来,就听得小昭似是解释一般道,“我家小姐玉人之姿,老爷千挑万选,可是小姐都不中意。当初老爷觉得小姐年纪小,也没有太过阻拦。谁知道这一拖便是四年,眼见着小姐已经到了双十,老爷生了气,这才想出抛绣球的主意来。哎,哪成想接到绣球的又是个离家那么远的。”

????说到这里,小昭又忙忙的摆手道,“公子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

????“无妨。”谢如琢笑了一笑,见这个叫小昭的确是不认识温如玉,方才住了嘴。只是她心里的好奇心却是越发的旺盛,那凤如虹明摆着就是跟温如玉旧相识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正思索着,便听得门外有男人大踏步走进,声如洪钟道,“小昭,接绣球的书生在哪里?”

????小昭一愣,待得看向来人,行了礼笑道,“老爷,您别听阿胜瞎说,那位公子不是个书生,是个小生意人。”

????闻言,凤天策先是皱了皱眉,又见有外人在,因问道,“便是这位么?”

????见对方问自己,谢如琢施了一礼道,“凤城主,接绣球之人乃是家师。”

????她话音一落,便听得门外脚步声缓缓而来,继而便见凤如虹走了进来。

????“爹爹。”

????凤如虹先是行了一礼,继而又走到谢如琢面前,笑道,“小公子,你师父唤你过去。”

????谢如琢微微点头致意,道了声抱歉,方才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时,只听得凤如虹道,“爹爹,这男人,女儿非嫁不可了。”

????之后的话谢如琢没有再听下去,温如玉就站在城楼高处,宽袍广袖,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她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生怕打扰到了这男人。

????后者还是听到了她来的声音,头也不回道,“鬼鬼祟祟的打听什么去了?”

????闻言,谢如琢先是撇了撇嘴,又道,“师傅,我这不是为了您好么,毕竟这可是终身大事,马虎不得。”

????“呵,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早些时候做什么去了?”温如玉才不吃她这一套,只嗤笑一声,便回过了头来。

????谢如琢自然没有错过他眸子里一闪而逝的落寞,斟酌了一会儿,才状似无意的问道,“师傅要不要老实交代,跟这位凤小姐的过往交情?”

????方才她出来的时候,那位凤小姐神情欣喜是骗不了人的,那模样倒像是中意温如玉许久的样子。

????听了这话,温如玉将手敲了一敲她的额头,这才慵懒道,“本座的事情也是你可以打听的?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却不想,这回去也由不得自己了。

????不知道凤小姐在屋内同她爹爹说了些什么,出来的时候凤城主已经十分满意这位女婿了,客客气气的将两人请到了家中,说是具体商议一番婚礼情节。

????温如玉自然是不愿意的,只是谢如琢这次却又将话抢到了前头,他这才不得已的跟着一同回了凤家大宅。

????先前谢如琢摔倒的时候崴了脚,回去的路不远,于她却有些艰难。好容易回了凤家,凤城主有意多打听几句,可刚问了一句父母之事,就被温如玉一句,“父母双亡无亲无故”八个字给堵了回去。

????凤城主干干的笑了一笑,道,“既然如此,那这婚姻之事便由我操持了吧,贤侄只等着做新郎便是。”

????待得凤天策一走,温如玉的脸便沉了下来,森然的一笑,道,“本座对你有了几分好脸色,你便要造反了是么?”说着,他又将手中的丝线缠绕上谢如琢的脖子,寒声道,“谁准你替本座自作主张的!”

????他平生最恨的就是被人操控,今日之事虽然是误打误撞,可那个女人却只会让他想起那最不耻的一幕!

????念着,温如玉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谢如琢先前还有些慌乱,可待得看到他这个模样之后,反而镇定了下来,道,“你若是不想做,谁还能真强迫了你不成?那位凤姑娘,师傅怕是也有些情愫的吧,不然依你的脾气,还真能听了我的?师傅,承认有这么难么?”

????闻言,温如玉一时有些气滞,好一会儿才收了浑身的阴冷之态,将丝线收了回去,哼了一声道,“牙尖嘴利的小丫头,迟早本座割了你的舌头喂狗!”

????“就怕我舌头太毒,狗碰不起呢。”谢如琢无所谓的摸了摸脖子,跟温如玉在一起这段时间,她自认为脸皮比以前可厚实多了。

????见她这模样,温如玉斜睨了她一眼,又十分不耐烦的转移了视线。心中的怒气发泄完了之后,他也冷静了下来,不知想起了什么,又从身上摸出七八个瓷瓶来,从中挑选了一个,随意扔到了谢如琢的手中,便径自走了出去。

????谢如琢接住凉凉的小瓷瓶,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蚀骨穿肠的毒药。”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谢如琢叹了一口气,将瓷瓶打开,便闻到里面甘冽的药香。她也不笨,不过略微思索,便明白这药怕是让她涂抹脚踝的,当下便寻了个凳子坐下,将鞋袜褪去,小心的涂抹了起来。

????药膏抹上脚踝,霎时便有清凉之感传来,不多时谢如琢就觉得脚踝处较之先前舒服了许多。

????她舒服的喟叹了一口气,视线又转到了桌子上。刚才温如玉就这么乱掏一起,竟然拿出了这么多。别的不说,他对药物这般上心,想来也认识些用药高手才是。

????想到此处,她顿时只觉得心神一动,当下就冲着外面道,“师傅,您可以进来了。”

????门外却毫无动静。

????谢如琢摇了摇头,将鞋袜慢慢穿好,又净了手,这才回到凳子上坐下,抱了杯茶慢慢品着。

????好一会儿,温如玉方才进来,道,“喊本座干嘛?”

????这厮,还有小脾气了。

????谢如琢嘿然一笑,继而正色道,“师傅,徒儿想跟你打听个人。”

????“恩?”温如玉也不管桌上的药,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摩挲着阿离的羽毛。

????“你可知道药王孙无忌?”

????谢如琢这话一出口,温如玉的手便不自觉的抓紧了阿离,只是脸上依旧带着万年不变的冰冷笑意,“本座为何要知道他?”

????一个问句,反倒是否认了。

????谢如琢并未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只是脸上的希冀在瞬间变成了失落,淡淡道,“那是徒儿多嘴了。”

????想来也是,药王孙无忌此人数十年前便已经成名,且一向行踪缥缈。而温如玉又是这般高傲之人,怎么会跟他有所交集呢?

????念着,谢如琢又不由得暗叹一声,她总想为萧君夕做些什么,可如今她连人都找不到,又谈什么其他呢。

????见谢如琢这般失落的模样,温如玉倒是来了兴致,因问道,“你找这人作甚?”

????这事本就没什么好瞒的,谢如琢也是如实以告,“我是为了救一位朋友。”

????闻言,温如玉眼中倒是起了几分促狭的光芒,“呵,朋友?莫不是情郎吧?”

????他原以为谢如琢会第一时间否认,却不想,对方非但没有否认,脸上反而现出了一种似喜似悲的模样来,“明月皎皎,若是被拉下凡尘,就是我的罪过了。”

????是的,她不能否认自己对萧君夕是一点情愫都没有的。但是他是天上明月,自己却是尘埃一粒土。她脏了便罢了,又何苦污了那个人呢。

????温如玉没曾想自己得了这样一个答案,当下就有些发愣。他一直以为这丫头是个贪婪之人,对那人也不会真心实意的上心。可谁曾想,她并非不上心,却是太用情了。

????他原以为,萧君夕说的话都是病傻了的护眼乱想,却不想,竟然真的是如人饮水。

????这丫头,倒是个实心的。

????窗外明月皎皎,外间的热闹仍旧在继续,温如玉忽然就来了兴致,道,“都说这流光城的菊花酿乃是一绝,你要不要同我出去尝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