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七章 秋狩结束回京城-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八十七章 秋狩结束回京城

繁华落尽2017-6-1 23:31:57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人瞬间什么话都不说了,麻溜的带着丫鬟离开了此处。

????院子里瞬间便安静了下来,继而便有女子的笑声从屋内传出。

????谢如琢进屋的时候,谢如玥正捧着笑僵了的脸冲着珍珠道,“哎哟我不行了,快来给我揉揉。”

????珍珠忍着笑意上前替谢如玥揉着眉心,又回身道,“还愣着做什么,快给四小姐上茶。”

????碧玺应了一声,忙忙的斟了一杯茶,谢如琢摆手道,“免了,我就是来看看二姐怎么样了。”说着,她又走上前,叹了口气道,“现在看来,你这里是好的很,不需要我来看呢。”

????闻言,谢如玥嗔笑道,“谁说我不需要你看了,不过,你这脾气倒是暴躁了不少呐。”

????谢如玥说完这句,又见她的脸上有不正常的酡红,诧异道,“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唔,方才在宴席上被青岚缠着喝了几杯,又出来吹了风,不碍事的。二姐今日如何了?”谢如琢胡乱将这个话题搪塞了过去,转而问起了谢如玥。

????谢如玥笑了一笑,道,“就是伤口疼,其他倒是无碍了。太医方才来看过,说是明日启程回京是无碍的,等回京之后将养着吧。”

????谢如琢点了点头,先前还不觉得,现下到了谢如玥这里,方才觉得有些疲惫,当下就褪去了鞋袜,吩咐珍珠道,“好珍珠,去替我打盆水来洗脸。”

????珍珠笑着应了,谢如玥顿时笑骂,“我的床又不大,偏要跟我挤一处。”只是到底是起身向外面挪了一挪,将里面的位置给谢如琢腾了出来。

????待得洗漱完毕,谢如琢便散着三千青丝爬上了床,心满意足地偎在了谢如玥的面前。

????两个丫鬟将灯吹熄,只留了一盏桌灯在门口,便退到了外室候着。

????谢如琢抱着谢如玥的胳膊,将脑袋贴了上去,轻声问道,“二姐,方才我见定南王世子又来了,你们两个?”

????后面的话她没有问出口,然而谢如玥却懂她的意思,也不瞒她,只呐呐道,“他说回京之后提亲。”

????女子家的私房话一说出来,便收不住了。谢如玥将先前的事情一一交代了,又闷闷到,“只是我总觉得他闷得很,你倒是说说,哪有人说提亲还这般问的?”

????谢如琢姐妹一同长大,听到二姐这样说,谢如琢便知她对萧君贺还是很满意的,当下就笑道,“闷些好,不然都跟二姐一般动如疯兔还得了了?”

????见她这样说,谢如玥当下就将青葱指甲掐了过来,嗔道,“你这个小蹄子,还敢打趣我?”

????姐妹二人笑闹了一番,谢如琢又饮了酒,不多时便沉沉睡去。谢如玥就着月光望了她许久,方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也闭上了眼。

????她有心问一问三皇子的事情,可妹妹这般疲倦,问了反倒惊扰她的好梦。罢了,索性来日方长,等回京再问她也不迟。

????历时月余的秋狩终于轰轰烈烈的落下了帷幕,到了第二日,皇帝便带领着大部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踏上了回京之路。

????谢家早得了信,三房的马车一进谢家,便有软轿忙忙的上前,将谢如玥接了出来,抬着进了自己的院子。老太太季氏早在谢如玥的院子内等着,见孙女儿进了门,吩咐人将谢如玥好生扶到床上躺好,这才心肝儿肉的叫个不停。

????乔氏忙得上前安抚,道,“娘别太担心了,太医已经诊治过,说是玥儿并没有大碍,再修养月余便好了。”

????闻言,季氏顿时回头道,“你是怎么当娘的,去年跟着去了,抬回来一个琢儿,今年又抬回来一个玥儿!明年再去,你预备抬回来谁?”

????这话倒是有些重了,只是季氏在京中,不知猎场情况,得了这个消息后,自然对乔氏不满了些。

????谢如琢见状,赶忙上前搀着季氏道,“奶奶快些坐下吧,您这么站着,二姐姐躺着都不安生了呢。”

????一旁的谢如玥也是干干的笑道,“奶奶,我这不是没事儿么。”她跟乔氏的感情要比谢如琢与乔氏的深些,听了这话心中也不是滋味儿。

????季氏嗔了她一眼,又转头道,“琢儿,我那日命人去别院接你,怎么你就不在了?你去哪里了?”

????谢如琢早有说辞,当下就跪下道,“奶奶,实不相瞒,七公主与我一直有书信往来,姐姐受伤时,她给我飞鸽传书,我心中着急,便没有来得及跟奶奶说,自作主张的跑猎场去了,请奶奶责罚。”

????季氏哪里真舍得责罚她,只是听了这话,还是忍着心疼硬声道,“这里距离猎场那般远,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姐,若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谁能担待的起!”

????谢如琢也不反驳,只道,“奶奶要打要罚,琢儿都认了。只是去年猎场之事琢儿是替三皇子挡箭,今年姐姐之事却是章家挑事故意射伤姐姐,着实与母亲无关。奶奶,您就别生母亲的气了。”

????听了这话,季氏又好气又好笑,点了点她的额头,道,“你都泥菩萨过江了,还惦记着你母亲。”说着,又看向乔氏道,“罢了,我方才话的确重了些。”

????乔氏哪里真敢让季氏说出道歉的话来,忙忙的陪笑道,“其实娘教训的对,我带着孩子们出去,可是回来却伤成这样,我心里也是难受的很。”

????“行了,都起来吧,琢儿,奶奶可告诉你,下不为例!”季氏到底对谢如琢狠不下心,命金玉将她扶起来后,又道,“我只得了信说是误伤,怎么琢儿说是故意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珍珠一直在旁随侍,闻言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末了又道,“那日若是没有定南王世子,怕是小姐真要死在那里了,章家事后非但没有道歉,反而将章小姐藏了起来,说是她受了惊吓,要好生调养。”

????“欺人太甚!”季氏猛地一拍桌子,哼声道,“这章家果真了不得,出了一个贤妃便如此猖狂么!”

????季氏年轻时也是随着谢晟礼上过战场的,骨子里也带着几分的硬气,当下就道,“玥儿放心,这事儿奶奶必定为你讨个公道。”

????闻言,谢如琢嘿然一笑,道,“奶奶,怪不得说我随着您的性子呢,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到了猎场之后——”

????季氏的瞳孔一缩,道,“你做了什么?”这丫头跟着她的时候久了,这样一笑,季氏就觉得谢如琢定然没有办什么好事儿。

????果然,下一刻谢如琢就说出了自己的英勇事迹,“我不过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将那章秀妍照着二姐受伤的位置轻轻地——刺了一剑。”

????说到最后,谢如琢的声音也有些小了下去,只是还是在季氏笑的发毛的神情里将事实真相原本的说了一遍。

????季氏也不答话,好一会儿方才道,“这么说来,你巴巴的跑去猎场,就是为了泄愤?”

????“并不是泄愤,是讨个公道!”谢如琢正色道,“奶奶,二姐受伤,章家躲避,贤妃压制,这事儿皇帝根本就不知道,难不成咱们谢家忠臣几代,到头来就落个任人欺凌的下场么?”

????她话音一落,便听得门外传来谢晟礼的声音,“琢儿这事儿做的荒唐了!”

????说着,便见谢晟礼眉宇之间带着怒气,只是顾念着谢如琢是女子,并未发作,“谢家忠臣不假,可却不能恃宠而骄,你这般作为,皇上纵然饶了你,可也是顾念着谢家的忠。公道自在人心,你这般作为,得了一时的公道,却失了长久的圣心。”

????谢如琢还未说话,便听得季氏道,“圣心比得过你孙女儿的命?我倒是觉得琢儿做的对,我且问你,那章家小姐现在伤势如何了?”

????见季氏问她,谢如琢一五一十的回道,“孙女儿没敢太用力,估摸着她躺个十天半个月就能活蹦乱跳了吧。”

????“轻了。”

????季氏在谢如琢的讶异中继续道,“别人伤你一分,咱们便要还回去十分,方才能叫他人永远的怕了你,下次再有这种事,记得往死里来!别怕,奶奶罩着你!”

????谢如琢还是头一次见到季氏这般的模样,当下又敬又佩,恭声道,“孙女儿遵命!”

????谢晟礼还想说什么,眼见着季氏这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罢了,夫人说什么便是什么吧。琢儿,明日你随我进宫一趟。”

????闻言,季氏当下就护着孙女儿道,“你想做什么?”

????谢晟礼先是赔笑,又觉得晚辈在场,随即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夫人呐,此事盛了皇上的情,咱们不能罔顾圣上情谊。只是这章家做事太过分了些,我谢家的子孙是这般好伤的?”

????说到最后,谢晟礼的脸上又带出了几分的肃然。谢如琢知道她爷爷是动了真怒了,当下就道,“是,孙女儿遵命!”

????一旁的陆氏原先还准备了千言万语,想要将乔氏从这个主母的位置上拉了下来,可看到最后,眼见着公婆二人都转到了其他的话题上,顿时便有些着急的抓耳挠腮,道,“哎,说起来大嫂也挺辛苦的,这在猎场的时候一时疏忽也是不怪她的。”

????却不想,这话一出,谢如琢就先皱眉道,“三婶,从我去了猎场,就没见过你去看望过二姐,莫不是觉得她不是您生的,所以是生是死无关紧要么?”

????陆氏顿时就气息一滞,呐呐道,“唔,这,我去看了,只是琢儿你不知道罢了。”

????一旁的珍珠顿时补刀,“咦,我也没见过三夫人呢。”

????季氏的脸越发的黑了,见陆氏还想说话,当下就挥手道,“行了,没得挤在这里做什么,耽误玥儿养伤么,都出去吧。”

????有了季氏发话,众人顿时便行了礼,带着幸灾乐祸或者不甘不愿的心思,都退了出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