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八章 定南王府来提亲-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八十八章 定南王府来提亲

繁华落尽2017-6-1 23:32:1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第二日,谢晟礼果然朝宫里递了牌子,等到皇帝下朝之后,便带着谢如琢进了宫,道是赔罪去了。

????说是赔罪,靖帝却不敢真让这位老师跪下来三呼磕头,当下就亲自将谢晟礼搀了起来,无奈谢晟礼却执意不起,行足了大礼,方才道,“老臣管教无方,让这丫头在猎场伤了人,今日特地来向皇上请罪!”

????一旁的章大人脸色都成了猪肝色,眼见着那伤了自己女儿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他却动不得一分,还得帮着皇帝说话,“谢老,皇上不怪您的,您快起来吧。”

????谢晟礼却朝着他吹胡子瞪眼,“你闭嘴!待会老夫还要找你算账呢!”

????靖帝这下算是看明白了,合着他这恩师来赔罪是假,寻仇才是真呐。只是这事儿章家做的的确不对,他也有心思消消章家的气焰,当下就命内侍监将谢晟礼扶了起来,道,“罢了,谢家小女年纪小,一时冲动也是正常的,况且猎场之事也怪朕,出了那样大的事情,竟然无人来通知朕,反倒将元凶藏了起来想要掩藏此事,也怪不得谢家小女这般了。”

????说起此事,靖帝心头也是起火。他万万没想到,那贤妃竟然如此胆大,直接将这事情压了下来,真当他昏庸到耳昏目盲了么!

????眼下靖帝虽然和颜悦色,章大人却知道这位圣上怕是恼了,当下就道,“臣管教小女无方,请陛下降罪。”

????“行了,无缘无故的都降什么罪啊?依朕说,都是小孩子打闹,磕了碰了都算不得什么,只是小孩犯错,上面长辈却是不能糊涂,该赔礼该道歉的,一项都少不得。章大人你说是也不是?”

????靖帝都这般说了,章大人哪里敢说个不字?当下就诺诺称是。

????谢晟礼得了答案,又笑道,“老臣前几日研究出一个棋谱,只是却苦于解不开,皇上要不要同我一同研究一番?”

????闻言,靖帝顿时朗声笑道,“好主意,朕有许久没同恩师下棋了,来人,将棋子取来。”

????方才还在商讨这事,转眼就见二人摆好棋盘杀伐战场,章大人只看得目瞪口呆,可是没皇帝的允许,又不敢擅自退出,只得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桌案之前,等着皇帝什么时候想起自己来,好让他离开。

????谢如琢一向对下棋很有兴致,见两个人摆开棋盘,便跪坐在谢晟礼的身边,含笑看着二人的棋局厮杀。

????靖帝二人的造诣颇高,下到战局紧张之时,连带着谢如琢都紧张的出了一身汗。反倒二人乐在其中,你来我往便解了自己的困局。

????如此这般,一局棋直下到午时大错,方才分了胜负。靖帝以一子险险胜出。

????“恩师棋风不减当年,只是今日想是心神不定,竟然让朕侥幸赢了,哈哈哈。”靖帝眉眼中有掩藏不住的兴奋,连带着说话都带出了几分的得意。

????谢晟礼只微微一笑,道,“皇上如日中天,臣已经是薄暮夕阳了,自然再也比不过皇上了,叫皇上见笑了。”

????“恩师这是说的哪里话?”靖帝一面说着,一面起身,却在无意中回头时,看到了依旧站在原地已经累的有些打颤的章大人,疑惑道,“章爱卿怎么还没走?”

????章大人叫苦不迭,心道主子您不发话,我怎么敢走?只是面上还得赔笑道,“回皇上,臣恐您还有差遣,所以在此恭候。”

????“恩,那你回去吧,朕没有别的吩咐了。”竟然连饭都不留一顿。

????章大人脸色涨了一涨,应了一声,“微臣告退。”便颤巍着脚步退了出去。只是不知道他是站的久了,还是饿的久了,竟然临出门时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谢如琢看的好笑,低下头掩藏住了勾起的笑容。皇上这是变相的给章家下马威呢,只是这还不够。贤妃和章家一日不倒,萧君涵身后的靠山便太过强大。看来,贤妃的事情要加快了,她很期待届时萧君涵的反应呢!

????没过两日,章夫人果然亲自上门来道歉,且还带来了大批的补品。谢家对礼物一概收下,对道歉的话也都尽数听了,也并未难为章家人。

????谢如琢一面给谢淮霖剥着瓜子,一面嗤笑道,“章家倒是做的一手好戏呢,只可惜,这坊间可都散播出去了,道是章小姐蛮横霸道,一言不合便拿箭射人,啧啧啧,也不知道谁编的段子,简直——”

????“英明!”

????谢淮霖将谢如琢辛辛苦苦剥的瓜子全部都喂给了怀中团成一团的雪狐,一面接口说了这两个字。

????谢如琢顿时捧腹大笑,道,“永安的学问越来越好了。”一面说,一面低头要喂谢淮霖,却在低头的时候顿时炸了毛,“谢淮霖!你竟然将瓜子都喂了这个畜生!”

????那可是她辛苦了半日的成果!

????谢淮霖将小肩膀缩了一缩,继而将雪狐抱在怀中,奶声奶气道,“姐姐,雪狐属狐类,算不得畜生。唔,大哥说,家生为禽,野生为兽,它应该是禽兽。”

????闻言,怀中的雪狐顿时张开乌溜溜的大眼睛,愤愤的将眼儿瞪的圆滚滚,它才不是禽兽!

????床上的谢如玥霎时笑的捧腹,道,“好永安,你真是姐姐的开心果儿!”

????谢淮霖不知自己说了什么,但是见谢如玥笑的这般开怀,当下也笑弯了眼。唯有谢如琢哀叹一声,她这个傻弟弟哟!

????谢淮霖到底是小孩子,吃完了午饭便有些犯困,当下就抱着雪狐蜷在软榻上睡去了。谢如琢细心的替他盖好了被子,这才拍了拍手,回身笑道,“我今儿倒是听了一件趣事儿,要不要讲给你听听?”

????闻言,谢如玥将枕头垫好,兴致颇高道,“你且说来听听。”

????谢如琢嘿然一笑,道,“唔,倒也算不得趣事儿,只是定南王世子今日上门,与爷爷和父亲等人谈了许久,据哥哥说,是来求亲的。今儿前来是问问谢家的意见,若是同意的话,这便请定南王前来定下了。”

????谢如玥霎时闹了个大红脸,谢如琢却不肯放过她,只一脸贼笑道,“二姐姐,你说咱们要不要来猜一下,定南王世子爷想要娶的是谁呢?”

????谢如玥伸出食指戳了一下谢如琢的脑门,嗔道,“小蹄子,还打趣我来了,等我好了看我不揍你!”

????见她要打自己,谢如琢顿时朝后躲了躲,脸上笑容不变,道,“二姐,到时候别忘了给妹妹一个大大的红封呐,不然这声姐夫我可不叫!”

????说完这句话,她的人已然出了门了。

????谢如玥轻啐了一声,又不由自主的红了脸。那个人倒是守约呢,居然当真来提亲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

????萧君贺前来的事情算不得机密,不过多时,这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可全都听了个真真切切。

????只是,一得知那萧君贺前来的目的,便有人瞬间起了坏心思。

????陆氏正在房中让丫头捶着腿,便见谢如澜满脸不满的走了进来。她懒洋洋的抬了抬手,道,“澜儿这是怎么了,谁又惹到你了?”

????谢如澜恨恨的咬了咬牙,又吩咐道,“你们都先出去,没有吩咐不许进来。”

????丫鬟们早习惯了这般,纷纷起身退了出去。

????腿上没人锤着,陆氏顿时便觉得不舒坦,起身道,“这是怎么了,一脸怒气的,谁又招惹你了?”

????谢如澜偎了过去,咬牙道,“母亲,你就没听到大房那边的风声么!”

????“什么风声?”陆氏微微一愣,道,“难不成是乔氏有喜了?”

????闻言,谢如澜顿时一滞,道,“母亲你想什么呢?要是大伯母有喜了我至于这么不开心么?是谢如玥,今日定南王府的世子上门求亲了,说是要娶她!”

????听了这话,陆氏又重新坐了回去,道,“我当是什么事儿呢,这事儿我知道啊,不就是要嫁人了么,这有什么值得你生气的?”

????“母亲,那可是定南王世子!若是嫁了过去,那就是板上钉钉的正妃,且不说这定南王府山高水远,嫁过去之后在那一方就是皇后一样的身份,就说那定南王世子一表人才,那谢如玥怎么能配得上他!”

????谢如澜越想心中越起火,不由得捏紧了手帕,道,“母亲,你说我哪里比谢如玥差了?凭什么这么好的人家她嫁的,我却嫁不得?”

????陆氏哼了一声,继而又叹了一口气,道,“还不是因为你爹是商人么,哼,想起来这个娘就来气!”

????说着,她又止住话头,道,“女儿,你可是有什么主意?”

????这谢如澜一向是个有主意的,今日前来,怕是心内又有想法了。

????果然,谢如澜顿时眼中带了一抹笑意,附耳过去,低声说了几句。

????陆氏当下就大惊失色道,“这,这可行么?”

????谢如澜冷笑道,“有什么不可行的?咱们谢家又不是头一次出这种事了。之前我的亲事不就是被大姐给抢了么,将来若是老太太问起来了,我自然有说法。”

????“可是,你有把握叫世子爷娶你么?”陆氏仍旧有些犹豫。

????谢如澜志得意满的一笑,道,“母亲,这个你且放心,我当日曾与世子有些交流,他人就是个呆子脾气,只要我抓住机会,不愁他不上钩!”

????见谢如澜这般模样,陆氏虽然觉得心中有些不安,可一想到自家女儿的荣华富贵,当下就硬起了心肠,道,“好,娘来帮你!”

????母女二人在房中密谋了许久,到了日头西沉的时候,果真商议出了一个法子来。

????谢如韵出嫁之后便一直在京中陪着徐文渊读书,预备着明年的殿试。

????听得谢如玥受伤的消息后,夫妻二人商议了一番,便带着些礼物回了谢家。

????得知谢如韵到来的消息,谢如玥自然极为开心,当下就起身穿戴好,吩咐人将谢如韵请了进来。

????不多时,便有闻风而来的谢如菲和被谢淮霖拖着前来的谢如琢等人。

????不大的屋子霎时便挤满了人,谢如韵见着这些亲人,一时有些红了眼,待看见谢如玥这段日子清瘦了些,那眼圈便越发的红了,道,“二妹受苦了,太医怎么说的,可要紧的很么?”

????谢如玥忙得宽抚道,“大姐别担心,太医说,无甚大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