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一章 谢如澜挨家法-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九十一章 谢如澜挨家法

繁华落尽2017-6-1 23:32:14Ctrl+D 收藏本站

????谢如澜这话算是一记炸弹,彻底将季氏心头最后一丝恻隐之心给炸飞了。?她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谢如澜道,“果然我这些年都是白疼你了,竟然养出这样一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来!”

????有婆子捧着竹板走进来,恭声道,“老夫人,家法请来了,打多少下?”

????谢家家法分两种,一为竹节,乃是女子犯错打手心之用;一为鞭子,乃是男子犯错所请。

????现下请的,便是竹节。

????季氏见谢如澜依旧不知悔改,硬了心肠道,“打三十下手心!”

????那竹节打到手上,谢如澜顿时便响起一声惨叫,她自幼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种罪?

????一旁的陆氏不住的求情,道,“娘,您就饶了澜儿吧,她只是一时糊涂啊,况且这也没有铸成大错,您就看在她年纪小——”

????“年纪小就能去勾引未来的姐夫,长大了还得了了?”季氏气急,指着仍旧倔强的盯着自己的谢如澜道,“况且你看她现在哪里有悔改之心?!”

????三十竹板打完,谢如澜细嫩的手掌已然鲜血淋漓,她一仰头便朝后栽了过去,竟是疼的晕了。

????陆氏见状,哭天抢地的抱着谢如澜哭了起来。

????季氏虽然生气,可到底是自己的孙女儿,也有些心疼起来,因道,“行了,着人将三小姐抬回去吧。陆氏,你是她的娘亲,就该好好管教女儿,没得将来养成一个祸害!”

????陆氏只一味的苦,也不答话,待得有人抬了软轿来,忙忙的跟着将女儿扶了进去,跟着走了。

????季氏见状,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有陆氏这般的娘,这三丫头如何才能学好!

????这豪门内院的消息一向是传的最快的,谢如玥知道此事后,气得险些将手中的药碗砸了,倒是谢如琢一把拦住道,“二姐这么大火气干什么,她不是已经被打板子了么,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谢如玥仍旧不解气,恨声道,“你看她做的这是什么事儿?没得丢谢家的脸!一个姑娘家,拿了我的玉佩暂且不说,可她竟然敢私会男人,若是传扬出去了,让外人怎么看我谢家!难不成她谢三小姐就不是谢家的女儿了么!”

????谢如琢叹了一口气,道,“你能这么想,别人却未必会这般想。好在前日我在宫中碰见了萧馨悦,这才免了一桩事儿,只是你以后也要注意些,家贼都能进来偷东西了。”

????闻言,谢如玥脸色一郝,道,“我平日里一向自在惯了,屋里这几个大丫头又是靠谱的,便没有管过这么多,谁料想她竟然那么大的胆子,来偷我的东西啊。罢了,这次也是我大意了。”

????姐妹二人说完这件事,又叙了些闲话,谢如琢见她有些倦意袭来,这才起身回了自己的院落。

????因着先前温如玉的那一出胡闹,胡维德临时就任武林盟主,这一耽搁,便到前几日才回到了京城。

????谢如琢见他疲惫的很,只在头一日请了安后,这两日便没有去打扰。却不想,到了今日,胡维德接到一封飞鸽传书后,便又要走了。

????谢如琢心知胡维德如今接任之后,怕是就要忙了,因此命浅碧去账房支了银钱等物后,去了胡维德那里。

????胡维德虽然面上疲惫,但是看着眼中的精气神还好。见到谢如琢,他收了刀,一面装了起来,一面笑道,“丫头,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谢如琢微微一笑,道,“我前来送送师傅,您这一去,不知道又要多少时日呢。”

????闻言,胡维德摇头叹道,“当日我走时,曾玩笑说让你做个武林盟主的徒弟也好,谁知道这玩笑话如今竟成了真。只是我这一忙,徒儿的剑法恐怕就有些时日教不得你了。”

????胡维德这一生甚少收徒,谢如琢更是他十年内唯一收的一位,这丫头颇有些天资,只是心思上有些沉重,倒是叫他格外挂心。

????谢如琢知道他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因笑道,“师傅放心,便是没有师傅敦促,徒儿也定当勤学苦练,不丢您老人家的面子。”

????“好丫头。”胡维德哈哈一笑,又转身拿出一本书籍来,郑重道,“为师前些时日将毕生所学都整理汇集到一起,写成此书,徒儿无事可照着书学习,若有为难处,尽管传信与我,我为你答疑解惑。”

????谢如琢依言翻看了一番,果见其中一招一式皆有所绘制,一旁还有详细的注解,看得出来是下了一番工夫的。

????她心中感动,当即就跪下磕了个头道,“徒儿定然不负师傅所望。”

????胡维德看着这丫头,感慨道,“这次一别,咱们师徒又不知何日能相见,为师有句话却是不得不说的,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徒儿,凡事莫要太逼自己,懂么?”

????闻言,谢如琢先是一愣,继而眼眶便有些酸涩,她强忍着泪意,道,“徒儿谨遵师傅教诲。”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可她前有狼后有虎,若是豺狼虎豹之辈不除,她山穷水尽时可就没人能容许她坐看云起了!

????胡维德知道她一时半会也改不了这个习惯,因此只叹息一声,道了一声“好自为之”便继续打包行囊了。

????江湖上事情纷繁杂乱,如今又出了一个妄图称霸江湖的真理教,这个江湖,是越来越浑浊了。

????到了第二日,谢如琢刚送走胡维德后,便听得红蕊一脸愤怒道,“小姐,三小姐发高烧了!”

????谢如琢嗤笑一声,道,“她发高烧与我何干,你又气愤什么?”

????红蕊摆手道,“您不知道,三夫人正在老太太那里闹呢,说是昨日打板子的婆子被您塞了银子,所以故意打重,才导致三小姐发高烧了!”

????听了这话,谢如琢微微一怔,继而眯了眯眼,冷声道,“是么,咱们看看去。”

????刚到紫竹院的外面,就听到陆氏哭闹的声音响起,“娘,照理说这事儿我不该跟她一个小辈计较,可是您说说看,便是她三姐姐犯了些错,该受家法惩罚,也轮不到她一个小丫头去给下人塞银子,让故意往重里打吧!”

????谢如琢听了这话,顿时大步走去,冷笑道,“三婶婶若是不告诉我,我还不知道我昨儿做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呢!”

????她说了这话,又走到季氏面前行了礼,道,“给奶奶请安。”

????陆氏一见到她,顿时就如打了鸡血一般,恨恨的起身道,“怎么,你还想抵赖么?我告诉你,昨儿行家法的婆子可都说了,她是在来的路上被你拦下,给了一锭银子,说要往死里打的,你说你一个小丫头怎么心这么狠呢!她可是你三姐姐!”

????“三婶婶,你这般栽赃嫁祸,可曾想过你是我三婶婶?”谢如琢冷冷一笑,继而看了一眼屋子,果然见那婆子正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不敢跟自己对视。

????谢如琢当下就明白了过来,这是陆氏心中不爽,所以给她设局,好让她陪着谢如澜一同受罚呢!

????一旁的红蕊早不服气道,“昨日里我们小姐除了四处请安之外,便是在二小姐那里陪着,到了傍晚方才去了胡先生那里,中间更是没有碰到过这个婆子。三夫人,您可别胡乱污蔑人!”

????季氏被她们几个人吵得头大,当下就挥手道,“王婆子,你自己说,昨日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王婆子早被陆氏收买,当下就跪下道,“回老夫人,昨儿个老奴一时糊涂,收了四小姐的银子,请老夫人责罚。”

????这话一出,季氏顿时皱眉道,“下人说谎的后果你可懂得?”

????“老奴,老奴知错!”那王婆子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脸害怕的模样。

????见状,谢如琢哼了一声道,“好一出一唱一和的戏码啊,三婶,你是给了多少银子才让这婆子甘愿给你卖命的?”

????谢家一向赏罚分明,奴才犯了错也是不轻饶的,这婆子今日承认了这事儿,她自己本身也要受罚的!

????陆氏反唇相讥道,“我还想问问琢儿你给了她多少银子,让她的嘴这么不牢靠,转头就被我抓住小辫子的!”

????说着,陆氏又猛然坐在地上大哭道,“可怜我的澜儿,现在还高烧不退呢,府医说,澜儿是被打的重了,加上受了惊吓,方才变成这样的,可怜她才那么小,这些年澜儿一直在老太太您身边尽心伺候,昨日之事虽然是被猪油蒙了心,可也不该被人这么害啊!”

????陆氏哭闹的工夫向来是一绝,此时闹将起来,季氏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只得道,“行了,都别闹了,琢儿,这事儿是你的不对,自己去祠堂抄女戒吧!”

????闻言,陆氏的哭声方才小了一些,只是还抽噎道,“那澜儿呢?”

????季氏哪里不懂她的心思,只是孙女儿受伤到底是可怜,当下就道,“金玉,去库房里取我节上得了血燕窝和老参来,给三小姐送去。”

????陆氏登时就乐开了怀,她忙得低头掩饰住自己得意的笑容,道,“我替澜儿谢谢娘!”

????眼见着陆氏去了,季氏方才回身看向那个婆子道,“至于王婆子,打一顿送出去吧,谢家不要这等奴才!”

????那王婆子早就料到自己会有如此后果,只是三夫人给的银子着实厚,当下就颤巍巍的谢了恩,随着出去了。

????谢如琢倒是不骄不躁,只道,“奶奶,琢儿这就去了。”

????季氏点了点头,又道,“绛朱,待会给你家小姐拿进去两床被子,吩咐厨房晚些单独给她炖些暖身子的汤一并送过去。”

????谢如琢谢了恩,方才退了出去。

????待得一出门,红蕊顿时不服气道,“这事儿明明就是三夫人在捣鼓坏,老太太怎么能遂了她的意呢!”

????谢如琢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而后似笑非笑道,“你当奶奶真不知道么,只是三姐姐发了高烧,奶奶心里也心疼的慌,况且,这时候出了这事儿,她若在去一味只查真相,而不是安抚三房,等落到别人的耳朵里,还不定怎么编排咱们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