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二章 送你一本正经书-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九十二章 送你一本正经书

繁华落尽2017-6-1 23:32:18Ctrl+D 收藏本站

????祠堂的夜里的确较之别处阴冷许多,谢如琢恭敬地跪在蒲团上,心中默念着经文。前世里,她一向是家中的娇女,除了退了三皇子的亲事那回,其他时间还真的没有跪过祠堂。

????可便是那次,她也没有诚心的给这些祖宗磕过头念过经,如今想来,真是愧得无地自容。

????谢家这百年的声望是一朝一夕累计起来的,可是若真的坍塌,却是瞬间便会被毁的什么都不剩下。

????只是这一辈子,她定然不会再效仿前世,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孙谢如琢这辈子倾毕生之力,也要将一切觊觎谢家的豺狼虎豹尽数清除干净!

????有夜风吹来,祠堂内的烛火摇曳变换,将谢如琢脸上的阴影打的越发浓重。

????忽听得一声鸟叫传来,霎时便听得“尜尜”的声音四起。

????原本偎在她脚边睡觉的雪狐顿时便睁开了眼,警惕的望向窗户处蹲着的那只通体血红的鸟儿。

????谢如琢将眼睛睁开,回头望去,便见祠堂的大门不知何时已然打开,夜风从门外涌起,推进一个男人来。

????着一袭大红锦衣,其间花纹繁复,上绣着黄泉引路之花,一张脸上重紫描绘着眼角的纹路,妖孽无双,绝色无双。

????待得见到谢如琢这般模样,温如玉当下就嗤笑一声,道,“想不到你还有这等心诚的模样,只可惜啊,凡事未必是心诚就能灵的。”

????闻言,谢如琢微微一笑,“心诚是心意,行动了才作数。”说着,她又起身拍了拍裙角,弯着眼儿一笑,道,“师傅从美人乡里出来了?”

????温如玉将试图去挑衅雪狐的阿离给捉了回来,方才道,“为师细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你比较重要,徒儿你觉得呢?”

????“师傅若是说话时眼里没有这么多的算计,兴许我就当真了。”谢如琢一面说着,一面伸出手来,道,“瓷瓶儿给我吧。”

????见她这么配合,温如玉也不多言,将瓷瓶递给她后,便见谢如琢从袖里拿出把匕首,干净利落的将胳膊上划开口,任由鲜血流进瓶子里,其间竟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温如玉暗叹一声好狠的丫头,嘴里不客气道,“对自己都能狠得下心,丫头,你还愁何事不成?”

????“那就不劳师傅操心了。”谢如琢将瓷瓶接满后,又扯了条手帕,以牙咬着打了个结,简单包扎好,这才将瓷瓶盖好。

????眼见着温如玉要接,谢如琢顿时将瓷瓶收了回来,似笑非笑道,“师傅,前几次算是谢师礼,这次你要以什么名义来拿?”

????温如玉一向是聪明人,“说吧,想让为师做什么?”

????“是‘请’,不是‘想’。”谢如琢更正了温如玉的说法,又眉眼弯弯的笑道,“徒儿想请您帮我寻一个人,一个已经告老还乡的人。”

????温如玉嗤笑一声,道,“杀鸡焉用宰牛刀,你这可算是大材小用了。”话虽如此,他到底还是问了那人的详细消息,只待回去之后查明。

????商议完了这事儿,温如玉又不屑道,“是了,本座听说胡维德给你誊了本什么劳什子书,说是毕生所学?”

????谢如琢登时警惕起来,道,“你想做什么?”她回去之后仔细研读了那本书,其中内容果然精妙,只可惜她一介女流,拿了它未免有些暴殄天物。她正准备回头请示了胡维德,看能不能摘抄一部分内容给萧君夕。

????此时听得温如玉问起,当下就恐他想胡来。

????温如玉斜睨了她一眼,道,“那胡维德便是再修炼三十年,照样拍马不及本座!”说着,又扔出一本线装书来,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没事儿别学那些乱七八糟的,给你个正经的,玩儿去吧。”

????谢如琢先是一愣,继而下意识的抱住他扔过来的书籍,待得看到书名之后,顿时大惊道,“梅仙谱?”

????这梅仙谱乃是前朝梅花仙子所创,此人使得一手银针出神入化,后期又将毕生功力融入琴弦之中,一曲惊天下,夺魂摄魄尽在曲中。

????自梅花仙子死后,此书已经有百余年未曾出现,世人都已经淡忘了此人,可谁曾想到,这本一出江湖便能掀起血雨腥风的梅仙谱竟然在温如玉的手中!

????见她这么一副吃惊的模样,温如玉顿时嗤笑道,“没见过世面的丫头,行了,本座走了。”

????谢如琢还想问凤如虹的事情,可见温如玉已然出了门,方才收了心思。罢了,终究是别人的事情,她关心了也是无用。

????待得温如玉走远了之后,谢如琢方才缓缓的朝着先祖牌位跪了下去,道,“琢儿自知死后无颜再见祖宗,可还是须得祖宗保佑我,此次事情顺利能成。”

????说完,她又朝着牌位深深地磕了下去。

????说是关祠堂,到了第二日,季氏便唤人将谢如琢接了回去,只禁了她的足。

????谢如琢也不喊冤,便在屋内安静的不出去,老老实实的抄起了女戒。

????可是谢如琢没想到,便是她这般让步,家中还是谣言四起,道是大房为了让谢如玥攀上定南王府,就可劲儿的气压三房,为的就是让谢如澜知难而退,不再跟二小姐争抢定南王世子!

????红蕊听了这些传言后,登时就火气直冒,若不是当时有绛朱拉着,早跟那几个嚼舌根子的丫头打了起来。

????回了房间后,红蕊看着谢如琢认真抄写女戒的模样,顿时便红了眼眶,愤愤的嘟囔道,“小姐这么好的一个人,那些人真是烂了心肠了!”

????绛朱叹气道,“你呆久了就知道了,咱们小姐受的苦太多了。”

????便在二人说话之时,忽见看门的李婆子一脸谨慎的走过来,先是笑道,“两位姑娘好。”又张望了下四处无人,这才道,“姑娘们,你们可有时间,老婆子想跟你们说件事儿。”

????正巧浅碧从屋里出来,疑惑道,“咦,李妈妈不去看门,在这里做什么?”

????李婆子连忙摆手道,“我嘱咐人看着了,姑娘们放心,我有件事儿想跟你们说,怕是挺重要的。”

????绛朱知道这李婆子虽然嘴碎了些,可是心地倒还是不错的,因笑道,“李妈妈屋里说去吧。”

????一面说,一面迎着她去了侧厢房。

????待得进了屋,李婆子才轻声道,“今儿早上我侄女儿秀巧来找我,说是三小姐的丫鬟翡翠趁着天不明鬼鬼祟祟的扔东西,她一时好奇,就去翻看了下,谁知道仍的竟然是倒掉的药渣!你说这熬药的药渣一向是单独收纳起来由府上下人收走的,为什么三小姐的人要偷偷摸摸呢,难不成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听了这话,红蕊顿时将眉头一皱,低声道,“李妈妈,秀巧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

????李婆子还未开口,绛朱便先笑着解释道,“秀巧姑娘今年才进府,在三小姐那里做粗使丫头,那时候李妈妈来问过我,可是咱们院子里暂时不缺人,所以就让她先去三夫人那里了。”

????红蕊解了疑惑,嘀咕道,“难不成真是那药渣里有问题?”

????还是绛朱心思细腻,当机立断道,“李妈妈,拜托您个事儿吧。”

????李婆子忙忙的笑道,“姑娘有事儿尽管吩咐,老婆子能办的一定办到。”

????绛朱轻声道,“您帮忙让秀巧姑娘想办法将药渣偷回来一些。”

????那李婆子也是在内院待了大半辈子的人,当下就明白了绛朱的打算,笑道,“成,姑娘的吩咐我记下了,明儿就去让巧儿办。”

????绛朱谢过了李婆子,又从手腕上褪下了一个镯子,笑道,“李妈妈,不成敬意,您今儿个来是帮了我大忙了,这个镯子您若是不嫌弃就收下吧。”

????李婆子推让再三,见绛朱是真心给的,方才欢喜的接下。

????等到李婆子走了之后,浅碧又偷偷跟了她,见那婆子果真是交代了自己侄女儿去偷药渣,这才放心的回转听风院。

????绛朱笑她白操心,又进了屋子给谢如琢汇报这件事儿。

????到了第二日,李婆子果然送来了药渣,绛朱早得了谢如琢的吩咐,又备了一个荷包赏给了她。

????李婆子千恩万谢的走了之后,谢如琢这才道,“走,咱们去一趟府医那里。”

????若是她请了府医,定然会惊动长辈,所以她须得亲自去。

????现下已经接近九月半,虽然秋高气爽,可到底也多了一丝的凉意。

????府医的院子离听风院倒是不远,不多时便到了。一进门,便闻见里面的中药气息扑鼻而来,其间有一名长衫男子穿梭其中,宝贝似的翻检着药材。

????谢如琢先行了一礼,继而笑道,“苏大夫。”

????这个苏大夫是新来的府医,虽是个年轻男子,可医术却丝毫不含糊。

????见到谢如琢,苏大夫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四小姐前来所谓何事,可是哪里不舒服么?”

????谢如琢轻轻一笑,道,“非也,只是让苏大夫帮忙辨认一样东西罢了。”说着,她便将小袋子打开,里面的药渣赫然映入眼帘。

????得知谢如琢的来意之后,苏大夫也不含糊,当下就伸出手,拿出一个小夹子,将其中的药渣一一夹出来,或闻或揉,如此辨别了一番。末了,他又对着一样漆黑的事物皱眉道,“这药方倒是精妙,压惊去火并着治伤,可谓是一绝。只是,这里面怎么会有枯藤草?”

????“枯藤草是何物?”谢如琢当下就知道其中有异,顿时开口问道。

????苏大夫也不瞒着,如实以告,“这枯藤草药性极猛,便是平常人吃了也会导致气血双虚,无精打采。若是伤者服用,不出半日便会高烧不退。”

????闻言,谢如琢当下就明白了过来,冷笑了一声再不言语。她先前就怀疑过,这打手心怎么会打出个高烧不退来,原来是这般缘故!这谢如澜对自己还真下得去手,可惜,这事儿既然被自己发现了,那就只能让她大失所望了!

????念着,谢如琢又问道,“凡是药物都有相生相克,敢问苏大夫,何物与这枯藤草相克?”

????“天橛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