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四章 花魁云容-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一百九十四章 花魁云容

繁华落尽2017-6-1 23:32:27Ctrl+D 收藏本站

????却不想,谢慎思却直接阴沉了一张脸,怒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们母女俩做什么了?!”

????闻言,陆氏顿时便拉下了脸,道,“老爷是不是又听那个狐狸精嚼舌根子了,我何曾做过什么?”

????眼见着她这般嘴硬,谢慎思越发肯定了柳姨娘所说的是真话,当下就火气直冒,道,“你没做什么,澜儿会高烧不退,你没做什么,娘会罚你禁足一个月么!最毒妇人心,你竟然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

????陆氏一愣,继而尖声道,“老爷,你真是被狐狸精迷昏头了,一回来就来质问我,你怎么不问问别人对你的宝贝女儿做了什么?她挨了板子在床上的时候你在哪里呢,她被人陷害的时候你在哪里呢,现在又来说这种话,当真是凉薄。?老爷若是想宠妾灭妻,尽管休了我,再将你女儿草草嫁了便是,何苦让我们两个在这里受气!”

????陆氏越说越伤心,最后直接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一面叫嚷道,“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平日里澜儿守了多少委屈,可到现在,她爹竟然偏听偏信,都不给她做主,澜儿的命好苦啊!”

????她这一番哭闹,反倒叫谢慎思说不出话来。他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越来越像泼妇的陆氏,将袖子一挥,当下就道,“哼,我不跟你个妇人一般计较!”

????说完,便径自拂袖而去。

????谢慎思一走,陆氏只觉得心头之火越发的浓重了起来,将屋内的东西尽数砸了个遍,而后又坐在满地狼藉的地上放声大哭。

????眼见着谢慎思满脸怒火的去而复返,柳氏的脸上顿时便荡漾开一抹得意的笑容。她连忙吩咐人去取了上好的花雕,又亲自下厨做了几道拿手小菜,温柔的伺候谢慎思吃了饭歇下。

????一方是母老虎般的无理取闹,一方是柔情蜜意的温柔小意,谢慎思只觉得这半个月的疲惫都在柳氏的柔情下散去了,当下就对柳氏越发温柔了起来。

????自从流云被提了位分做妾之后,谢慎思就很少来她的院子了。如今谢慎思肯来,柳氏喜悦之下,又使出了浑身的手段,勾引了谢慎思连睡三晚。

????院子里的风向一向是见风转舵的快,眼见着柳姨娘重新得势,而正经夫人又被老太太给禁了足,当下就对柳氏越发的讨好了起来。

????柳氏春风得意,话里也不免轻狂了起来。到了晚上的时候,便又对谢慎思提起了谢如茵的亲事,“老爷,茵儿虽然现在年纪还小,可是女儿家毕竟是要早些打算的好,妾身想着,老爷您在外见多识广,女儿的婚事也要操心些才是。”

????谢慎思正被她按压额头的舒服,便漫不经心道,“你想给茵儿找个什么样的婆家?”

????柳氏闻言,喜道,“茵儿是庶出,也不求她能大富大贵,衣食无忧便可了。只是二房的庶女嫁的都是道台的儿子,咱们家茵儿自然不能比她嫁的还差吧。”

????前几日谢慎思回来之后,季氏便在第二日叫他去敲打了一番,将谢如澜做的丑事侧面说了说,直气得谢慎思差点没掀了桌子。

????他这两日正因为这事情心里起火呢,现在柳氏又开始提这壶没烧开的水,谢慎思蹭的一下就站起身,道,“你有这个功夫盘算这个,倒不如好好的教女儿,她德才双修了,自然能嫁个好的人家!”

????说完这句话,谢慎思竟然直接便穿鞋走了。

????柳氏脸上的笑容都还未收起来,霎时便僵在了原地,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直接就见谢慎思大踏步出去了。

????谢慎思也是出去的巧,刚一出门,就听见小厮回禀道,“回春居的刘老爷来了。”

????这刘利一向跟他有生意上的往来,谢慎思当下就以为是有急事,忙忙的去了前厅。却不防,那刘利一见到他,顿时便贼眉鼠眼的笑道,“谢三爷,今儿带你去个好地方,晚了可就没空位了!”

????谢慎思一愣,可同为男人,旋即便明白了他说的“好地方”是哪里,嘿然一笑,道,“刘兄容我去换套衣服。”

????刘利带他去的地方,果然是青楼楚馆,名唤芸香楼,乃是京城第一青楼。而今晚,则是花魁云容的开苞之夜。

????待得进了芸香楼,便当先闻得一股香气袭来,循着香气一路前行,直到第二栋楼上,方才看见写着硕大的一个“容”字,而云容,便是在这里拍卖。

????偌大的厅内早已聚集了许多的人,刘利显然早就订好了包厢,带着谢慎思径自便上了三楼。

????包厢有帘笼升起,大厅的舞台上便清晰可见。谢慎思同刘利一起坐下,便有容貌清秀的侍女翩翩走进,跪在二人身边端茶倒水,捶背揉肩。

????谢慎思往日里虽然也来青楼,可却没有像今日这般被周到的服务,待得闻到女儿家身上的幽香之后,当下就捉了侍女的一只手,缓缓的揉捏着。

????那侍女也不躲,反而笑嗔了她一眼,眼神直媚到了骨子里。

????谢慎思看的心头火起,刚要将侍女揽在怀中,便见大厅的灯火霎时便尽数熄灭。

????众人循着唯一的光亮望去,却见自三楼上有花瓣纷纷扬扬的洒落,好似下了一场花雨。芬芳馥郁的香气之中,有女子仅着一袭轻纱拽着红丝带从三楼缓缓落下,玲珑曼妙的躯体若隐若现,直教人看的血脉喷张,热血上涌。

????忽听得有丝竹管弦之乐奏响,女子也在这个时候站稳了脚步,她将红色的缎带拽落,披在了自己的身上,柔软的腰肢便翩迁起舞。有歌声莞尔响起,道是,“北国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殊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歌声落,舞步止,女子手中的红绸仍旧握在手中,只是那脚步微微凌乱,却显示出了她现在的状态,薄汗微出,气息微乱。

????身上轻纱贴着娇躯,大红的绸子又凌乱的包在身上,反倒叫人有一种想要狠狠扒开,好窥探其中奥妙的冲动。

????谢慎思早被这女子勾起了魂魄,眼见着这舞步停了许久,方才问道,“这女子是谁?”

????那刘利将他的反应收在了眸子里,眼中阴险的光一闪而逝,继而邪邪的开口一笑,道,“她就是有名的云容姑娘啊,今夜要拍卖的,便是她的初夜!”

????闻言,谢慎思登时心神一动,随即便将目光如狼一般朝着云容看了过去。

????而云容似有所觉,竟然在这个时候抬起眼来,朝着谢慎思望了过去。美人一颦一笑皆动人,尤其是这种带着撩拨之意的眼神,更是叫谢慎思酥了半边的身子。

????不多时,便见老鸨施施然的上台,挥着手帕笑道,“各位爷,今儿个是咱们云容姑娘的开苞之日,咱们还是老规矩,价高者得!”

????老鸨的话音一落,云容便退到了阴影里去,只拿一双眼睛打量着众人。她自幼生长在青楼,自然知道什么样的模样最能吸引男人。方才那是火辣妖娆,可现在她垂下眼眸,整个人又显出一副楚楚可怜惹人疼的样子来,更是叫台下的男人为止疯狂着迷。

????台下男人如此反复叫了几回价,便听得那价格从原本的一百两银子涨到了八百两!而云容则默然的听着,甚至连台下的人都没有再看一眼。因为她知道,这些人都不可能得到她。而真正能得到她的人——

????“我出五千两!”

????只听得一个男人的喊叫声响起,众人瞬间朝着声音的来处望去,只见三楼的包厢内,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起身,一脸的得意洋洋。

????正是谢慎思。

????听到他的价格,其他人顿时吸了一口气,五千两,足以够一个大户人家一年的开销了,这男人也忒大方了点!

????而老鸨早已喜笑颜开道,“各位大爷,可有比这位爷更高的价格了么?”

????台下一时无声,老鸨得了好价钱,也不恼,只心满意足道,“如此,那咱们云容姑娘今晚便归这位爷了!来人,送云容姑娘去房中,静候贵客!”

????刘利一脸玩味的看着谢慎思,直到后者回过头来后,才做了一副恭喜的表情,打趣道,“谢兄,不可叫佳人久等呐,您快去吧。”

????谢慎思的心神早就被那云容给迷住了,当下就不客气的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先去了,刘兄,今夜你的账且算在我的头上,改日为兄在于你一叙!”

????说完,谢慎思便摩拳擦掌的在侍女的带领下,去了云容的房内。

????而他身后的刘利,却在他走了之后,霎时便收敛了笑容。问清楚那人的位置后,又打量着四处无人,方才朝着最后一栋楼上走去。

????还未进屋,便闻见其中的香气袅袅,有美人喘息的声音传来,便引得里面的桌椅响声更加厉害。

????刘利面不改色的站在门口,直到里面的声音了了,方才轻声叩了叩门,道,“爷,事情已经办妥了。”

????只听得吱呀一声,那门便被打开来,继而便见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道,“诺,进去吧。”

????屋里的桌子上坐着一个男人,衣服松松垮垮的在身上贴着,显然刚经历一场情事,到处都充斥着淫靡的气息。

????女子早在刘利进来的时候就已经乖觉的退了出去,临出门时,还不忘记将门牢牢合上。

????男人这才回过头来,竟然是当朝的五皇子萧君奕!

????“他进去了?”

????萧君奕冷冷勾起一抹笑意,颇有兴致的摩挲着手中的扳指。

????刘利恭声道,“是,看他的模样,似是对云容十分满意,想来这枚棋子现在已经用上了。”

????“那就好。”萧君奕哼了一声,道,“告诉云容,让她用尽手段,也要给我留住谢慎思的心!”

????“奴才明白,请主子放心。”刘利恭恭敬敬的说完这句话,便见萧君奕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刘利也不多耽搁,又行了礼,方才缓缓的退了出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