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零二章 他想做一个富贵闲王-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零二章 他想做一个富贵闲王

繁华落尽2017-6-1 23:33:1Ctrl+D 收藏本站

????萧君涵倒是不否认,嘻嘻一笑,道,“母妃怎么知道的?”

????这话却是变相的承认了。

????见他变成这般模样,贤妃顿时便挥退左右,压抑着怒气道,“涵儿,母后知道现在老五得了势,你心里不痛快,可是你也不能自暴自弃啊,若是皇上听见了,可怎么得了?”

????她一听了这消息,当时就心头起火,萧君涵是她的儿子,也与她的荣华富贵息息相关。萧君涵若是当先偃旗息鼓了,那她在后宫还有什么可争的?

????萧君涵却是勾起一抹笑意来,“母妃,这事情我就是要让父皇知道。”

????闻言,贤妃先是一愣,还想问的时候,便听得门外内侍监高声喊道,“皇上驾到!”

????萧君涵顿时便露出得逞的笑意,转而收敛了起来,走到正殿口跪下道,“儿臣给父皇请安!”

????靖帝一进门,便看到贤妃脸上还未曾收敛起的怒意,含笑问道,“这是怎么了?”

????贤妃强行勾出一抹笑意来,“回皇上,不过是涵儿有些胡闹,方才说了他两句,不是什么大事儿。”

????靖帝点了点头,又看向萧君涵道,“朕听说你最近种了些瓜果,在体验什么农家乐?”

????还未等萧君涵说话,贤妃就当先开口道,“皇上,您说这涵儿是不是胡闹,不晓得为您分忧,却自己在家中侍弄蔬菜瓜果的,前两日还命人送进宫一些桃子,说是前年种下的,这会儿结了果,哎,这孩子也是胡闹!”

????萧君涵等到贤妃说完,方才抬起头,诚恳道,“回父皇,这些时日儿臣在家中思过,读圣贤书时感念先祖文成武功,转而念及百姓,索性自己在家中开辟了一片净土,这番劳作下来,虽艰苦却也静心。如今我朝风调雨顺,上有君恩似海,下有臣民一心,这才是我朝之福!”

????听他这一番话说下来,饶是靖帝也有些动容,因笑道,“看来你这些时日倒是没有白禁足,做事比以前像话多了!”说着,靖帝又笑道,“你母妃说你送了桃子来,朕问你,现下你园子里还有什么是已经结了果子的?”

????闻言,萧君涵顿时便来了兴致,眼冒亮光道,“回父皇,如今正是深秋,儿臣除却果园里柿子桃子挂枝头以外,还有时令蔬菜已经成熟,莫说别的,已经可以做一桌农家家宴了呢。”

????靖帝只听他说着,便生了向往之心,萧君涵见他动心,当下就趁热打铁道,“父皇若是有兴趣,不妨随我一同去看看,这田间地头的美景不足以言语来道之,唯有亲自感受,方才体会其中之乐啊。”

????贤妃到了这时,也有些明白了萧君涵的打算,只是她却有些担忧,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些。

????眼见着靖帝有些迟疑,萧君涵也不催促,只一副赤子之心的模样,诚心的望着靖帝。

????末了,靖帝这才笑道,“也好,朕久居深宫,都快忘记这外间是什么样子了,既然你母妃也在,那咱们就三日同行吧!”

????皇帝一言九鼎,说出的话便是圣旨。他话音一落,其他的内侍监和宫人便忙忙的准备一应东西预备出宫。

????不多时,靖帝便与贤妃换了寻常衣衫,坐着萧君涵的马车一路朝着城西的别院行去。

????待得到了别院之内,果然见院子中瓜果蔬菜成熟一片,远远望去桃红柳绿蔬菜清香,好一片秋收的美景。

????萧君涵一进门便亲自采摘了果子,洗净了端给靖帝,又命人在紫藤花架下的石凳上铺了软毯,这才请帝妃二人坐下。

????眼见着萧君涵轻门熟路的在院落中忙活着,靖帝不由得心生感叹,道,“朕年轻之时,也曾远远见过农家田地,可远不及今日之见震撼,老二是个好孩子啊。”

????贤妃至此方才知道萧君涵的打算完全正确,也附和着笑道,“那也是皇上您教得好,他年纪小,纵然有不懂事的地方,可也是咱们萧家的后代,哪里又能真差到哪里去?”

????帝妃二人聊得开心,萧君涵又吩咐下人将院中的蔬菜等物采摘了做成菜,到了中午时,三人围坐一团吃饭,竟然像是寻常百姓家的模样了。

????席间靖帝少有的开怀,对萧君涵也在赞不绝口,待得一席饭吃完之后,萧君涵的一颗心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

????只因方才的靖帝说了一句话,“老五终究功利心太重,你如今的模样倒是比他好了许多,朕心甚慰!”

????萧君涵原本还不相信这法子可行,可如今得了这句话,才不由得感叹,他有些时候竟然不如一个女子能够揣摩圣意。

????等到临出门时,靖帝这才状似无意道,“这朝堂上历来只有闲散的王爷,没有闲散的皇子。你若是真想清闲下来,现在还是有些早了,你可不能偷懒。”

????萧君涵先是一愣,继而奉承道,“儿臣只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罢了,况且,儿臣能清闲,也是因为父皇您将国家治理的风调雨顺,不然又哪来这太平盛世呢?”

????闻言,靖帝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这奉承话就收起来吧,既然是偷得半日,那明日可得老老实实上朝了,知道么。”

????萧君涵大喜,当下就跪下道,“儿臣遵命,谢父皇!”

????临出门时,贤妃故意退后两步,轻声道,“明日下朝之后你来我的寝宫,我有话要与你说。”

????萧君涵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一面扶着贤妃上了马车。

????直到帝后二人的马车渐渐不见,萧君涵方才重新回到了院子里,将一方带泥的手帕直接丢到了。

????方才他亲自去摘菜的时候,便是隔着手帕也能感觉到那泥土的气息,想他贵为皇子,这辈子何曾做过这等事情?若不是为了那九五之尊的位子......

????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姑娘,容颜娇好,只是神情却刻薄了些。

????沈婧慈见他一脸阴郁的模样,因笑道,“一切顺利,殿下在忧愁什么?”

????萧君涵缓缓转身,目光悠远道,“我在想,我这辈子也不会当一个清闲王爷的。”

????他生在皇家,便注定了永远不可能清闲!

????时光如白驹过隙,虽然快的惊人,可却未曾少过一分一秒。

????到了十一月的时候,京师里终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谢如琢还未曾完全清醒的时候,就听见浅碧在屋里大呼小叫道,“小姐小姐,快醒醒,外间下雪了!”

????耳边的聒噪声如愿的让谢如琢醒了过来,她先是瞪着头顶的帐子发了会儿呆,方才坐起了身子,呢喃道,“好浅碧,你让我多睡一会儿就不行么。”

????昨夜里温如玉又来取血,这次还很好心的给她带了止血的灵药,可是不知为何,那厮走了之后,她便觉得困意袭来,不但一夜好梦,且还颇有睡不醒的架势。

????浅碧笑盈盈的走过来,一面替她拿来棉衣,一面笑道,“小姐,您若是再睡下去,就日上三竿了。”

????她刚玩了雪,手上都是通红的凉意,谢如琢无意中触碰到,顿时将自己的身子缩进了被窝,警惕道,“你离我远些,好凉!”

????绛朱端着水盆走进来,见这场景顿时微微一笑,走过去将浅碧拉到一旁,轻笑道,“知道你早忍不住了,别把你的凉气传给小姐。”

????浅碧撇了撇嘴角,继而将自己的手贴了贴脸,顿时嘶了一声,好像是挺凉的。

????便在这时,只见一团银白色的小团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上了谢如琢的床,还带上来了许多的雪水来。

????谢如琢登时便尖叫一声,一把将小白团拎了起来,怒道,“小白,你要是再出去玩雪,我就三天不给你吃肉!”

????小白便是那只从猎场带回来的雪狐,还是谢淮霖起的名字,自从谢淮霖上次落水之后,这小家伙便天天跟谢淮霖黏在一起,颇有保护它的架势。然后时间长了之后,谢如琢却发现,这两只只要凑到一起,必定就没有什么好事情!

????且不说那厨房隔三差五丢失的肉和零食,单是那后花园的花花草草,就已经被这一人一狐糟蹋的不成样子了。

????府里的花匠因此还找过谢如琢几次,好言好语的恳求她能够管管。然而一个人小,一个狐小,谁都不曾放在心上过,时日久了,连花匠都认命,对于隔天花圃便会乱作一团的现象见怪不怪了。

????如今这一下雪,更是成了雪狐的天堂了。

????雪狐小心翼翼的将捂着眼睛的爪子拿开,用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儿水汪汪的看向谢如琢,不时还唧唧两声。

????然而谢如琢并不买账,一面拎着它的后颈皮,一面走到外间,道,“永安,你要是再躲,我就三天不给你糕点吃!”

????她的话音一落,便见谢淮霖一脸的苦哈哈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谢如琢无奈的扶额,她就知道,但凡有雪狐的地方,谢淮霖必定会在附近!

????眼见着四姐姐似乎生气了,谢淮霖顿时便小心的朝着谢如琢挪了过去,嘴里一面轻声道,“四姐姐不生气,永安不闹了。”

????见他这一副小可怜的模样,谢如琢哪里真生的起来气,当下就蹲下身子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道,“你倒是起的早,可曾给祖母请过安了?”

????谢淮霖点了点头,嘻嘻一笑,道,“祖母唤我来告诉四姐姐一声,说是今日下雪,你就不必去了。”

????谢如琢恩了一声,又回身吩咐道,“绛朱,去吩咐厨房将早膳端来吧,记得将四少爷的水晶包也一并端来。”

????绛朱应了,正预备出门,却不想谢淮霖登时便拿出一个小雪团来,塞给了绛朱,一面吐了吐舌头道,“绛朱姐姐,来追我玩!”

????眼见着谢淮霖猴儿一样的跑到了院子里,谢如琢又好气又好笑,回身见浅碧一脸的艳羡,顿时嗔道,“还愣着做什么,看好四少爷,莫让他摔了。”

????浅碧闻言,顿时大声应了,道,“奴婢遵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