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零六章 祥嫔小产了-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零六章 祥嫔小产了

繁华落尽2017-6-1 23:33:18Ctrl+D 收藏本站

????一口茶喝下去,唇齿顿时留香。谢如琢细细品完,不由得叹道,“三皇子的茶艺精妙,琢儿佩服。”

????萧君夕接口道,“若是喜欢,日日沏茶给你又何妨?”

????他的话一出,二人都是一愣。还是萧君夕当先回过神来,抿着唇笑道,“日后我分了府,你便可常来喝茶了。”

????算起来,萧君夕早到了分府的年纪了,只是他身体一向不好,靖帝心疼这个儿子,便一直未曾给他单独开府,只在宫中住着。

????前世里,萧君夕也是成家之后方才分府单住的,难不成这一世,也是如此么?

????谢如琢不由得便想起那个异国公主来,前世里她还没有什么想法,可是如今她一想到面前这个男人会嫁给别人,她就觉得心中一阵抽疼。

????这个男人,她小心翼翼的怕拖他入凡尘玷污了,凭什么别人却能那般作践他?

????谢如琢一直低着头,因此萧君夕并没有看到她眼眸中的那一抹不甘与哀伤。只是看她一直不说话,萧君夕也有些后悔,怕是唐突了佳人,因笑道,“可惜今日无雪,若是下雪时分,坐着这里看景色会更加赏心悦目。”

????谢如琢这时方才回过神来,脱口而出,“今日景色也是极好的。”红梅傲雪固然难得,可面前之人的颜色,却不输于外间的风景。

????见他二人郎有情妾有意,却谁都不敢先吐露分毫,萧歆宁当下就冲着萧君夕眨了眨眼,笑道,“谢小姐,你可知道今日我母妃特意这么早来千金宴上,所谓何事么?”

????谢如琢摇了摇头,笑道,“不知。”

????萧歆宁越发来了兴致,促狭的望着萧君夕道,“自然是帮我三哥选一个好媳妇呐。”

????“歆宁,别胡说。”

????她的话音一落,萧君夕就瞪了她一眼,只是这一记眼风太没有威慑力,萧歆宁非但不害怕,反而越发的嘻嘻笑道,“我母妃说了,三哥年纪也不小了,是到了该讨媳妇的年纪了。况且,今儿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个念头的,那贤妃慧妃都是想给自己儿子讨个正妻,偏我三哥不找么?”

????说到这里,她又冲着谢如琢使了个颜色,道,“谢小姐,我曾在书中看过一首诗,道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说这句诗说的对也不对?”

????谢如琢呐呐了一声,强笑道,“这诗固然有道理,只是花原在枝头好好的生长着,何苦要将它摘下来呢?就如同天上皎皎明月,拖到凡尘岂不是玷污了么?”

????萧歆宁不妨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有些瞠目结舌道,“可是我说的是人呀,谢小姐,若是单只说人呢?”

????眼见着萧歆宁逼迫的紧,谢如琢只觉得一张脸红如虾,刚想说话,便听得不远处传来声音,有女声尖锐道,“快传太医!”

????几人当下就唬了一跳,还是谢如琢当先反应过来,道,“咱们过去看看吧。”

????萧君夕在无人处拍了拍萧歆宁的脑门,叹了口气,这才随着谢如琢一同去了芷兰宫。

????芷兰宫里此时已经乱作一团,萧歆宁抓住一宫人,喝问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那宫人颤抖着身子道,“方才祥嫔娘娘在这里吃点心,谁知道刚吃了几块,就小腹流血不止,这会儿太医正在来的途中!”

????闻言,萧歆宁微微一愣,道,“怎么会这样?”

????再看慧妃,也是一脸的慌乱,指着宫人道,“将今日芷兰宫上下的人都给本宫关起来!”

????出事的第一时间,这些在场的世家贵妇小姐都已经被送往了芷兰宫的偏殿,谢如琢看了一眼乱糟糟的屋内,回身道,“七公主,我去陪着母亲了。”

????萧歆宁见眼下这模样,跟萧君夕对视一眼,这才道,“我陪你一起去。”

????萧君夕则安抚的拍了拍谢如琢的头,低声道,“莫怕,凡事有我。”

????听了这话,谢如琢竟然出奇的安心,当下就露了一抹笑意,点了点头,便随着萧歆宁一同去了偏殿。

????偏殿与正殿不过几步之遥,所以正殿这边所有的动静,在那厢都能听个通通透透。

????谢如琢站在回廊下,望着那边有人影不时的进出着,一面在心内猜测着慧妃下一步所要走的棋。

????床上躺着一个女子,年方二八的模样,一张脸清秀可人,只是现在却被疼痛折磨的狰狞至极。她紧紧地抓着身上的锦被,哭喊道,“皇上,救我,臣妾好疼!”

????叶贵妃坐在正位上,不时的望着里面,低声叹道,“真是作孽啊,这祥嫔怎么好好的就成这样子了呢?”

????慧妃伸出帕子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泪意,也掩盖了脸上的不屑,道,“怕不是跟她过不去,是想对她腹中胎儿下手吧。这些年,咱们后宫里被害死的孩子还少么,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竟然做出这种狠毒的事情来!”

????叶贵妃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慧妃,见她神情确无异样,转而将目光看向了一帘之隔的房内。

????女子的声音渐渐低于虚无,贤妃也在这个时候赶来,她一进门,便问道,“出什么事了?”

????她听了消息急匆匆的前来,为的就是看戏。毕竟,这千金宴上出了事儿,且出事地点还是慧妃的宫殿,这慧妃无论如何也是脱不开关系的!

????慧妃一向与她不顺眼,此时更是冷笑一声,道,“贤妃姐姐来的倒是快,这消息可是够灵通的啊。”

????贤妃哼声道,“我宫里与太医院一向离得近,倒是慧妃妹妹,这人在你这里出了事儿,你倒是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莫不是得逞之后掩饰不了得意了么?”

????闻言,慧妃立刻起身,指着她道,“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告诉你,天在做人在看,我行得正自然不怕别人说。”说着,她又想起了什么,遂放缓了声音道,“倒是姐姐你,可要当心走夜路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贤妃一看到她这张脸,就恨得咬牙切齿,刚想质问,就听得门外内侍监传报,“皇上驾到——”

????靖帝一来,屋内顿时便呼啦啦的跪了一地。

????他走到叶贵妃面前,将她扶了起来,又看向其他人道,“都平身吧,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见他问的是叶贵妃,慧妃刚想要张口,又有些不甘的闭上了嘴。

????叶贵妃退后两步,脱离了靖帝的搀扶,这才恭声道,“回皇上,祥嫔妹妹在此吃完茶点后,身子便不适,只是眼下太医还未曾出来,不好确定她这般模样究竟是何缘故。”

????靖帝点了点头,坐到主位上,又问道,“今日不是千金宴么,那些世家小姐和夫人呢?”

????叶贵妃笑道,“陛下放心,慧妃妹妹已经将她们妥善安置在偏殿了,待会给祥嫔妹妹安置妥当后,千金宴再进行不迟。”

????闻言,靖帝恩了一声道,“有你在,想必不会出什么差错。”

????便在此时,太医一脸神色紧张的走了出来,待得看到靖帝之后,忙得跪下道,“臣给皇上请安!”

????靖帝摆了摆手,道,“免了,朕问你,祥嫔怎么样了?”

????太医斟酌了一番,仍旧免不了颤声道,“回皇上,祥嫔倒是保住了一条命,只是她今生怕是都不能再有孕了!”

????“什么?”靖帝当下就站起身,沉声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祥嫔是因何缘故可曾查清楚?”

????太医低着头,不敢看靖帝,却仍得汇报此事的严重性,“回皇上,祥嫔症状与先前的良妃齐妃等人流产征兆一模一样,据微臣推断,恐是同一人所为!”

????“不可能!”

????贤妃当先失声道,“先前害人的凶手不是已经被处死了么,祥嫔妹妹怎么会又遭毒手呢?”

????慧妃顿时冷笑道,“说不定先前的林妃是被陷害的呢,这后宫里,想要用权势逼迫嫔妃就范,也不是不可以呢。”

????见她二人这时候还有心情吵架,靖帝顿时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还是叶贵妃看出他的焦躁,当下就柔声道,“二位妹妹也莫要吵了,且看太医如何说吧。”

????早有宫人捧来祥嫔所碰过的一应事物,太医一一查验过之后,待得查验到那盘糕点之后,顿时肯定道,“皇上,这糕点有问题,内中碎儿散的气息臣绝对不会闻错。”

????靖帝看着那盘糕点,狠狠地一拍桌子,沉声道,“来人,将所有人都一一盘查,今日朕必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两年前齐妃怀孕之时,就被人下了碎儿散,导致胎死腹中,且齐妃此生都再不能有孕。后查出是住在她偏殿的林妃下药,且之前几个嫔妃被害都是林妃谋划,当时林妃已经被处死,为何如今这后宫之中又出现了碎儿散!

????眼见着靖帝震怒,慧妃低下的头顿时便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来。贤妃,且等着瞧吧,今日咱们就得分出个胜负来!

????不多时,便有御膳房之人被传唤来,问起这盘糕点后,那御膳房司使顿时回道,“回皇上,这糕点是奴才所做的不假,可是中间御膳房来过的人何其多,怕是被人动过手脚也未可知啊。”

????见这司使一直喊冤,叶贵妃开口问道,“这糕点看起来与别的也无异,今日又是千金宴,那下药之人为何会如此蠢呢?”

????听了这话,司使顿时想起一事来,说道,“回叶贵妃,祥嫔不吃杏仁粉,所以这盘糕点是专门做给祥嫔的,您看,这糕点上都有印记的。”

????叶贵妃接过司使手上的糕点,果然见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印模,她冲着靖帝点点头道,“陛下,果然有记号。那你且回忆回忆,看这盘糕点蒸的时候,究竟有谁来过。”

????司使想了一番,突然抬头道,“回贵妃,奴才想起来了,这糕点快蒸熟的时候,的确有人来过,且还打开过这盘糕点!”

????慧妃和贤妃登时便同时开口问道,“是谁?”

????那司使却又有些害怕,吞吞吐吐了半日不肯说。直到靖帝将眼睛一瞪,司使方才颤颤巍巍道,“是,是贤妃娘娘的侍女鸾儿!”

????“你胡说!”贤妃当先发难,喝道,“狗奴才,是谁让你这般污蔑我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