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二十八章 合谋出阴招-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二十八章 合谋出阴招

繁华落尽2017-6-1 23:34:52Ctrl+D 收藏本站

谢如琢哭到最后,竟然在乔氏的怀中睡着了。..。乔氏一脸慈爱的将她扶到‘床’上,同碧枝一同将她的鞋袜褪去,为她盖好了被子,这才吹熄了灯,像是守着谢淮霖那般,守着谢如琢。
  
  ????谢如琢便是睡着,眉眼也是满满的悲伤。乔氏心头怜悯而柔软,她想,到底是个孩子啊。
  
  ????到了第二日,谢淮南方才出现,他先去给季氏请了安,待得季氏问起昨夜行踪时,谢淮南只汇报,“昨夜去给琢儿那丫头买八宝酱鸭,不料路遇上司,喝了半日的酒,后来天‘色’晚了,便宿在外面了,给‘奶’‘奶’请罪。”
  
  ????季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他神情坦‘荡’,又想起昨夜的龌龊事,遂道,“你没回来也是好事情,这几日且先别睡你院子了,去让你母亲再给你换一处吧。”
  
  ????谢淮南也不多问,只含笑应了,便出了‘门’。只是一出去,他的脸便‘阴’沉了下来。
  
  ????昨夜里他的‘药’劲退了之后,便依照谢如琢的话,果真去了城外买八宝酱鸭了。后来之事也着实没有撒谎。今日回来之后,他并不是直接来的季氏这里。
  
  ????事实上,来季氏这里之前,他已经去过乔氏那里了。
  
  ????谢如琢罕见的也在,母‘女’二人将昨夜之事说了一遍,谢淮南一面心疼小妹,一面又憎恨三房,只恨自己没有帮上忙。后来还是谢如琢安抚道,“这事儿原就与大哥无关,你只堂堂正正的去给‘奶’‘奶’请安,谁也说不得什么。”
  
  ????如今看季氏的态度,可见昨夜之事决计不是谢如琢几句轻描淡写可以盖过的。
  
  ????回到院子之后,林跃正指挥着下人到处打扫,眉眼中都带着一种嫌弃的意味,“这里,还有那个角落,全扫干净了!”
  
  ????见到谢淮南,林跃忙得跑过来,哈着手道,“少爷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大夫人说让您先去她那儿一趟,她带您先去别处住几日,等年后了再住回这个院子。”
  
  ????谢淮南将林跃拉到一旁,低声问道,“昨夜我走了之后,出什么事情了?”
  
  ????林跃心知瞒不过他,便将这事情的里里外外都‘交’代了一遍,末了又道,“亏得少爷走的早,若是再晚一会儿,那才是有理都说不清呢。”
  
  ????将事情经过都了解了之后,谢淮南这才冷声道,“这个表妹,原先还真小看她了!陆氏被送走也好,省的家里过年也不得安生。”
  
  ????眼见着院落里的模样,谢淮南也觉得有些添堵,遂转身道,“行了,让他们收拾吧,你随我去跟爷爷请安。”
  
  ????林跃点头应了,又吩咐了下人几句,这才随着谢淮南出了院子。
  
  ????直到走到无人处,林跃才将后来的事情说了,悄声道,“事情虽然是四小姐安排的,不过别人也没有看出破绽来,这也算是万幸了。”
  
  ????谢淮南将手负在背后,缓缓道,“这丫头,苦了她了。”说着,他又不由自主的望着这庭院深深的谢府,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着实想不明白,谢家家风并算不得坏,可为何总有这么多的小人‘混’迹其中呢?
  
  ????季氏果真如她所说的那般,上午时便找了个媒婆,上季家提亲去了。
  
  ????虽说之前季晴一直想要嫁的是谢淮南,可是她如今**给谢淮扬,便是不嫁也没有办法了。好在有季氏撑腰,且这媒婆也满口道谢家老太君发了话,季晴嫁过去便是正房的三少‘奶’‘奶’,那身份也是极尊贵的。
  
  ????季家人无法,也只能接受了这个看似最坏的结果。
  
  ????谢如澜却对季晴怨怼的很,她既恨季晴算计自己哥哥,又恨谢如琢将三房的‘阴’谋捅了出去,导致了陆氏被惩罚,对于大房也越发的恨了起来。
  
  ????可任凭她如何的怨恨,在闹了几次之后,也只得在季氏的警告之下偃旗息鼓,等到下一个好时机了。
  
  ????又是一夜大雪满京城。
  
  ????到了晨起时分,院子里便满是洁白,人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
  
  ????有仆人正在打扫院落,忽见院‘门’被推开,继而便有一个裹着火红‘色’大麾的‘女’子走了进来。仆人********的笑着行了礼,道,“沈小姐,殿下在屋里呢。”
  
  ????沈婧慈点了点头算做回应,径自朝着屋子走去。
  
  ????她一进‘门’,便带进一股的寒气来,沈婧慈轻车熟路的将大麾解下来,呵着手道,“刚下过雪,外面冷死了。”说着,她又扭头看向萧君涵道,“这么着急的叫我过来,可有什么事儿么?”
  
  ????屋内的布置简单,可那梨‘花’木的桌椅并西湖珍品的文房四宝,却昭示出主人的财大气粗来。
  
  ????萧君涵正站在桌前不紧不慢的研磨,听得这话,方才将头抬了一抬,道,“谢家腊月二十五要上山祭祖。”说了这句,他又补充了一下,“只‘女’眷前往。”
  
  ????闻言,沈婧慈正在挂大麾的手微微顿了一顿,继而笑道,“殿下倒是打听的清楚,但不知你这次想做什么?”
  
  ????“若是本殿下有主意,还需你这时候前来?”萧君涵勾了勾‘唇’角,放下砚台走到沈婧慈面前,轻声道,“慈儿,你一向有主意,眼下我是什么状况你也是知道的,我只能依靠谢家。”
  
  ????他靠近的时候,连带着手上的墨香都被放大了几分,沈婧慈略微嫌恶的往后退了一退,似笑非笑道,“可谢家小姐却让你越来越抓不住了,是么?”
  
  ????“慈儿,你何苦笑话我?”
  
  ????萧君涵少有这般无奈的时候,倒是叫沈婧慈有些心疼了起来。她随手将桌子上的汤婆子捞了过来抱在手上,漫不经心道,“殿下可知谢家前些时日的那桩婚事?”
  
  ????“谢家二小姐的那桩?”
  
  ????沈婧慈嗤笑一声,不屑道,“非也,是季家小姐跟谢家三少爷那桩。”
  
  ????听得是一个不重要的小角‘色’,萧君涵不解道,“那桩婚事有何不妥么?”
  
  ????见他果真不知,沈婧慈嗤了一声,道,“倒也不是不妥,只是有些不光彩罢了。听说是季家小姐跟那三少爷先有些不清白,又被人当众看到,这才‘逼’不得已成的亲。”
  
  ????闻言,萧君涵顿时眼中一亮,“你是说”念着,他又颓然道,“眼下母后在冷宫,我又孤立无援,若是再出了这种下作事情,便是得到了谢家的势力,那口碑也是要一落千丈了,又怎么可能东山再起?更何况,谢家也不会对一个坏了名声的‘女’子倾尽全力吧。”
  
  ????他说的倒是实情,可却低估了‘女’人的恶毒。
  
  ????“殿下担心过头了,谢家的嫡‘女’便是真出了事儿,也不会被宣扬的众人皆知的。届时咱们先派人将她劫持,再来一招英雄救美。若她愿意嫁你还好,若不愿意,那就趁着单独相处之时将生米煮成了熟饭!”
  
  ????说到这里,沈婧慈又‘露’了一抹‘阴’狠的笑意来,“一个不清白的‘女’子,除了嫁给你,也别无他法了。到了那个时候,你以为萧君奕那个锱铢必较的会倚仗一个将嫡‘女’嫁给对手的家族么?谢家之‘女’只要一嫁,这阵营就站定了。相信谢家也不会糊涂到分不清什么才是长久之道吧?”
  
  ????眼见着她将什么都算计好了,萧君涵顿时大喜道,“慈儿,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沈婧慈由着他将自己揽在怀里,一双‘玉’手抚上了他的‘胸’膛,媚着声音道,“等到殿下将谢家‘女’娶进了家‘门’,怕是就忘记今日这句话了吧。”
  
  ????她说话的时候,眼尾微微上挑,恰到好处的将那一抹风情流‘露’出来,尽收男人的眼底。
  
  ????萧君涵心中有些得意,这般才貌俱佳又有手段的‘女’人,却对自己痴心一片,任凭哪个男人都是无法抗拒的。他低头在沈婧慈的额头上‘吻’了一‘吻’,低沉着嗓音笑道,“她还没进‘门’呢,你这醋坛子就已经打翻了么?放心,我对你的心意是不会改变的。”
  
  ????沈婧慈似乎被他的话给感动到,越发的将头低了下去,只留了那修长洁白的脖颈,看的萧君涵心猿意马,却又不敢轻易下手。
  
  ????对于这方面,沈婧慈一向拿捏的很好,男人太轻易得到了,便不会珍惜了。至于谢如琢,便是进了二皇子府,这里也依旧是她沈婧慈说了算!
  
  ????大雪纷纷扬扬的连着下了几日,终于在二十四日那天放了晴。所有的乌烟瘴气都已经被一片银白所掩盖了起来,而上山祭祖的日子也已经到来了。
  
  ????往年时,谢家并没有这项活动,可是今年因着本家人的进京,谢家本族之人便在西郊的凤鸣山上选了一处风水宝地来,作为谢家本家的祭祖所在,且像模像样的修建了一处宅院,吩咐了仆人在那里打扫着。
  
  ????乔氏早早的便为了这件事着手准备,到了腊月二十五这日,一大早,谢家‘女’眷便汇聚在了正厅内。
  
  ????虽说妾上不了台面,去不得祭祖,可这‘女’儿却是谢家的血脉,因此谢如茵早早的收拾好了,一脸兴致盎然的等在正厅内。
  
  ????谢如琢到的时候,就见谢如茵的脸上带着一抹微不可察的急迫,她心中狐疑,却并没有放在心上,转而就被谢如的装扮吸引了心神。
  
  ????她今日着了一件云雁细锦衣,外罩着妆缎狐肷褶子大氅,再加上手上的暖袖并着汤婆子,整个人都被包裹的只剩下了一张小脸。
  
  ????放眼这正厅之内,也只有她穿的最多了。
  
  ????谢如显然也看到了这种局面,一张脸上写满了无可奈何。
  
  ????谢如琢轻笑一声,道,“二姐,你今儿也算是奇了,怎么包裹的这般严实了?”
  
  ????闻言,谢如顿时倒苦水,“前两日陪着永安那个小没良心的玩雪,结果他一点事儿都没有,反倒连累了我得了风寒。如今一说出‘门’,珍珠便紧张的将我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起来了。”
  
  ????一旁的珍珠还叹气道,“四小姐,您倒是给评评理,昨夜二小姐咳了半宿,今儿还非得图凉快,回头等病重了,被夫人骂的可是奴婢们。”
  
  ????谢如琢摆手笑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的事情我可不给评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