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三十五章 谢如茵被罚-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三十五章 谢如茵被罚

繁华落尽2017-6-1 23:35:22Ctrl+D 收藏本站

????“我,我昨夜被劫匪吓到,又惦记姐姐的安慰,所以跑出去找她了。????.??????.???”谢如茵说的前言不搭后语,一张脸上也是有些胆战心惊。她一向害怕谢晟礼,如今跟他说话的时候,更是不自觉的带上了怯懦。

????见她这模样,谢晟礼越发来气,道,“胡说,你姐姐可都告诉我了,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私会端王,你可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是你能招惹的么?!”

????听到这话,谢如茵顿时怨毒的瞪着谢如琢,道,“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有什么不妥?我是庶女,在家中谁都能欺负,难得有一个真心待我的人,难道你们也要破坏么?”

????她被谢如琢告状这件事情气糊涂了,可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

????下一刻,果然见谢晟礼大怒道,“追求自己的幸福?你这是把谢家推入火坑!来人,将六小姐带回去,什么反省好了,什么时候再出院门!”

????听到谢晟礼要将自己禁足,谢如茵顿时便委屈道,“爷爷,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您就要这么惩罚我?便是我私会了端王,可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的!”

????“好一个发乎情止乎礼,那你第二次出去也是发乎情止乎礼么!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怎么出去的!”谢晟礼怒气冲冲的指着她,一脸的失望与痛心。

????闻言,谢如茵的脸顿时便有些白,她颤着声音道,“我真的是担心姐姐,后来五皇子的人来接我,说是可以带我出去找她,我这才跟着走的,五皇子的人也是寻找了一夜,快天亮才回来,说是没有找到。”

????“若是他光明正大的带你出去,难不成你房间里的那俩丫鬟还能被打晕不成?”谢如琢冷笑一声,道,“六妹妹,你这谎话编的可不大像啊。”

????闻言,谢如茵脸上神色一僵,旋即辩驳道,“我当时想要出去找你,可是丫鬟阻拦我啊。而且我让他们下手有轻重的,并没有将二人打伤。”

????谢晟礼失望的看着谢如茵道,“我原以为你虽然性子软些,到底是个好孩子,如今竟然是我看错了你!你这撒谎的本事倒是高明的很呢!”

????谢如琢见谢如茵脸上的表情有些闪烁,便知道她这话半真半假,因宽抚道,“爷爷也莫要太生气,毕竟事情还在咱们的控制内。别人虽然咱们管不得,可只要自家人管好了,别人就是想要做什么,也是做不得的。”

????谢晟礼点头道,“还愣着做什么,将六小姐带回房间内,无事不得出去!”

????眼见着谢如琢的三言两语,谢晟礼就不顾自己的解释了,谢如茵顿时恶向胆边生,一双眼睛贼溜溜的看着四周,待得看到那一壶滚烫的开水后,霎时便起了歪心思!

????众人一个不妨,就见谢如茵猛地冲向那个开水壶,提着水便朝着谢如琢砸了回去!

????亏得谢晟礼眼疾手快,一个箭步闪身将谢如琢拉开,那水壶便碎裂在了谢如琢的脚边。滚烫的热水泼泼洒洒,地上瞬间冒起了热气,谢如琢若是被砸上,后果简直不可设想!

????谢如茵见一击不中,又端起茶杯想要继续砸去,嘴里还怒道,“谢如琢,你就这样毁了我!我也不会叫你好过的!”

????“反了你不成,给我拿下,带去刑教院去!”

????谢晟礼见她这一副疯婆子的模样,当下就怒气横生,道,“顶撞长辈、谋害姊妹,打三十鞭后,再将她关进祠堂侧院,不得外出!”

????柳氏也被谢如茵刚才的疯狂吓到,只是一听到谢晟礼这话,顿时跪下来哀求道,“老太爷,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求您饶了她吧!”

????“饶了她?亏你说的出口!柳氏管教不利,禁足一月反省,若是反省不好,就跟着你女儿一起关祠堂吧!”谢晟礼说完,便不耐烦的命人将母女二人领了出去。

????待得屋内清净了之后,谢晟礼方才关切的问道,“琢儿,你没事儿吧?”

????谢如琢摇摇头笑道,“祖父,我没事儿,您放心吧。”

????见她这模样,谢晟礼又是一阵心疼,道,“林牧,好生送四小姐回去。”

????谢如琢这会儿只觉得头昏脑涨,便也不多留,跟谢晟礼请了安,便随着回了自己的院子休息了。

????萧君涵回去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命人传话给了沈婧慈。

????这一次,沈婧慈却是来的有些姗姗,待得到了之后,正看见萧君涵赤着上身,府医则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上药。

????沈婧慈不以为意的行了礼,又施施然的坐下,方才笑道,“殿下可还好?”

????“你觉得呢?”萧君涵这会儿火气上涌,说话也带着硝烟。

????沈婧慈掩嘴笑了一笑,方才正色道,“我倒是觉得殿下十分好,能死里逃生已经是大幸,如今还得了一个天赐良机,实乃幸中之幸!”

????府医充耳不闻二人的谈话,在上完药之后,行了礼便退了出去,将屋内的空间完全留给了两人。

????等到府医走了之后,萧君涵方才谨慎的问道,“你说的天赐良机是什么?”

????沈婧慈莞尔一笑,道,“殿下昨夜可是与谢家小姐单独相处了?”

????闻言,萧君涵的脸便又沉了下去,“的确是单独相处了,可是我却并未真的碰到她。”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孤男寡女呆了半宿,你觉得外面的人会相信你们之间是清白的么?”

????听到沈婧慈的反问,萧君涵的眼睛突然一亮,继而又暗淡了下去,道,“可是这样一来,谢家女的名声就毁了,谢家又如何肯真心帮我?”

????“下一步就要看殿下的了。”沈婧慈神秘的一笑,附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那萧君涵脸上的笑容便扩大了起来。

????他将这个计划在心中转了好多圈,方才哈哈笑道,“慈儿不愧是我的好军师!”

????沈婧慈摸着自己指甲上的蔻丹笑道,“许多事情,从男人的角度行不通时,用女人的思维去做,便会有另外一番天地。毕竟,女人最了解女人。”

????到了腊月二十七的时候,红蕊带着人去街上采买,回来后便一脸怒气冲冲的进了谢如琢的房间,却在看到后者的时候,又心酸的撇了撇嘴。

????谢如琢看到她的神情变化,笑道,“这是怎么了?”

????她不问还好,一问起来,红蕊顿时便觉得要气炸了,“小姐,您都不知道那些人多过分,这两天街上可都传遍了您的消息呢。”

????“什么消息,说来听听?”见红蕊的脸色,谢如琢便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

????“说您祭祖那日消失了一夜,到天色将亮才回来。还说您同二皇子孤男寡女共待一晚,简直是不顾女子的羞耻,伤风败俗……”

????红蕊说到这里便不忍心再说,谢如琢却沉静道,“说下去。”

????见她这模样,红蕊只得继续道,“还有人说,您为了勾引二皇子,使出了浑身解数,比那红袖招里的姑娘们还下贱!”

????红蕊的话音落了良久,谢如琢却始终都没有再出声。红蕊看的害怕,小心翼翼的扯了扯谢如琢的袖子,道,“小姐,您别这样子。要是难受的话,您就哭出来吧,哭了就好了。”

????熟料,谢如琢却缓缓的勾起了一抹冷笑,道,“这有什么好哭的?我只是早该想到,依着那两个人的性子,这么好的机会若是放过了我,才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也好,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必客气了!”

????既然这两个人如此算计自己,那她就将这般龌龊的手段还给他们。不是狼狈为奸么,那就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商量坏水好了,这般遮遮掩掩的,她就捅破二人的奸情!看看到了那时,二人的合作是不是还是如此的固若金汤!

????这京城中的谣言被有心人散播之后,便传到了靖帝的耳朵里。毕竟牵涉到了皇家之事,靖帝心中也有些不悦的。可他还没找那话题中心的人,那事件的男人已经因此前来找他了。

????刚下了朝,萧君涵便直奔御书房,待得看到靖帝之后,当先跪下道,“父皇,儿臣要向您请罪。”

????见这般阵仗,靖帝便有些明白他意欲何为,只是仍旧一脸淡然的问道,“何事要请罪。”

????萧君涵低头呐呐了一瞬,方才鼓起勇气道,“父皇,实不相瞒,那谢家小姐是被我连累的。如今这京城之中皆传扬我二人之事,也叫皇室蒙羞,所以儿臣特来请罪。”

????“说说看。”

????靖帝看他还有下话,索性直接坐回了龙椅上,又端了一杯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萧君涵斟酌了一番,道,“儿臣倾慕谢家小姐许久,日前去凤鸣山,也是想借此机会向谢家小姐表白。谁料想,谢家小姐却被贼寇劫持,儿臣一时情急便出手相救。贼寇认出儿臣,带人围了山,我二人失足落下悬崖,这才有了传言中的一夜相处。但是儿臣发誓,儿臣跟谢家小姐清清白白,绝对没有任何私情!”

????见靖帝没有反应,萧君涵又咬了咬牙,道,“但是女儿家的名节十分重要,儿臣恳请父皇,将谢家女儿嫁给儿臣,儿臣一定会对她好的!”

????他说话的时候,靖帝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一直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待得萧君涵说完之后,靖帝方才开了口,只是话里却关注是另外一件事情,“贼寇认出了你,还带人围了山?倒是有些意思,听你这话,你也认出那贼寇是谁了吧?”

????听了这话,萧君涵顿时便吞吞吐吐了起来,道,“这个,儿臣,儿臣不知。”

????只是那表情,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靖帝冷笑一声,道,“老二,你什么时候也跟朕耍起心眼来了?既然知道是谁,那就直说吧,让朕来猜可就没有意思了。”

????靖帝的话不重,可萧君涵瞬间便下了一身的冷汗,他面有难色道,“父皇,非是儿臣不说,只是那贼寇搜山之时,领头之人却是——五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