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五十二章 造反背后的惊天隐情-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五十二章 造反背后的惊天隐情

繁华落尽2017-6-1 23:36:34Ctrl+D 收藏本站

????得知何伟落马一事,谢如琢并不吃惊。早在浅碧说了这件事后,她便知道那何伟的官运已经走到尽头了。

????毕竟,这件事情的事态早在京城百姓口中传扬之时,就已经变了模样。若是不处置,便会在百姓的心中造成极坏的影响。靖帝不傻,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所以何伟,就成了那个撞到枪口上的倒霉之人。

????是夜,无风无月,适合杀人放火,以及使阴谋诡计。

????沈家书房内,沈老太爷刚气得砸了一方松花石砚,又被沈婧慈的一席话气得想要砸掉手边的花瓶,“你还好意思说这是意外?那是沈家培植了这么多年的亲信,如今就被你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打发过去了么?”

????不同于沈老太爷的一脸愤懑,沈婧慈的表情倒是波澜无惊,“爷爷,兵法有云,胜败乃兵家常事。况且,咱们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降低了谢家的警惕啊。以后咱们再想行事,可就比现在顺遂多了呢。”

????闻言,沈老太爷先是咳嗽了几声,继而冷声道,“你休想!想要对付谢家我不反对,可是你别再指望着沈家再给你出一人一马!”

????见沈老太爷翻脸不认人,沈婧慈脸上的表情也龟裂了起来,有些不悦道,“爷爷,这何伟当年还是我培养起来的,他落马了我比谁都心疼!可是如今大敌当前,难不成您就为了这小小的损失,而去放弃铲除敌人的大好时机么!”

????她只要一想起那日在臻味坊内,谢如琢竟然敢如此对待她,她就恨得牙根都是痒痒的。

????谢如琢,终有一日,她会将对方千刀万剐!

????沈老太爷却丝毫不听她的解释,只默然道,“任凭你说的天花乱坠,沈家的一兵一卒也不会再为你所用。从明日起,沈家一切事务皆交由你大哥来处置。”

????说完这句话后,沈老太爷将手一挥,便示意沈婧慈出去。

????沈婧慈低头咬了许久的牙,却终究不得不起身行礼道,“爷爷早些休息,慈儿告退。”

????乌云蔽日,夜幕低垂,这天色倒是与沈婧慈的心情出奇一致。

????回到房内后,沈婧慈没再砸东西,只蹙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朝着外面喊道,“侍墨,帮我将那套湖蓝烟水百褶裙找出来,我要出门。”

????谢如琢那日的话她还言犹在耳。如今她与谢家只能是不死不休,既然沈老太爷不帮忙,她便只能拉下脸面,去找萧君涵了。

????马车停在二皇子府的时候,正巧有更夫敲着梆子走过去,嘴里还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夜半,子时——”

????更夫的声音响亮绵长,似乎成了这夜里的一个点缀一般,莫名的叫沈婧慈心中一颤。

????她稳了稳神,下了马车走到正门前叩起了门扉。

????不多时,便有守门人将门打开,待得看到沈婧慈时,先是一愣,继而眼中便显出些轻视来,“是沈小姐啊,不知这么晚来有何贵干啊?”

????沈婧慈被这个守门人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舒坦,面上仍旧一派淡然道,“我来找二皇子,劳烦您去通报一声。”

????往日里,她进出这二皇子府哪次不是顺顺当当的,何曾如今日这样被人盘问?

????只是今日,沈婧慈却只能忍。

????那守门人慵懒的看了她一眼,许是想到她日后到底要是这府内的人,方才道,“好吧,沈小姐先等一会儿吧。”

????谁知道,沈婧慈这一等,便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等到她站的腿脚发麻时,守门人方才缓缓走出来,有些神色暧昧道,“沈小姐,主子说他今夜可能有些不大方便。”

????沈婧慈早等的不耐烦,当下就将门房一把推开,冷声道,“既然不方便,那我就自己去看看!”

????那守门人眼见着拦不住她,冲着她的背影轻嗤了一声,咕哝道,“还大家小姐呢,比那勾栏院里的姑娘差劲儿多了,好歹人家是明着风骚!”

????沈婧慈一路轻车熟路的进了院子,还未进门,就听得里面有女子娇笑的声音传来,“殿下,别这样嘛,妾身怕痒。”

????女子咯咯的娇笑戳痛了沈婧慈的心,叫她狠狠地一疼。沈婧慈将粉嫩的手指甲掐进了肉里,直到那痛意将她拉回清醒,方才伸手推门,走了进去。

????龙诞香高烧,将屋内熏得一副纸醉金迷的模样。

????见到来人,萧君涵的眸子先是有些不悦。可待得仔细看了她几眼,又眼前一亮,笑叹道,“今夜还当真是良辰美景呢,竟然来了这般美人。”

????来之前,沈婧慈细细的上了妆。此刻的她,细长的眉以青黛拂过,扫出寒烟之色;眼上以桃花色绘出纹路,将一双凤眼勾勒的越发妩媚;更不消说那俏鼻檀口,和细嫩如鸡蛋一般柔滑的肌肤了。

????若说先前的沈婧慈是一种处子的青涩之美,那被破了完璧之身的她,此刻便是混合着女人风情的妖娆之姿。

????沈婧慈似乎对自己现在勾人的模样一无所知,只皱着眉施了一礼道,“殿下,我有要事相告。”

????到底是合作许久的人,一见到沈婧慈这般模样,萧君涵便知道她怕是有大消息了。因此他将手一挥,淡淡道,“你们都下去吧。”

????那名歌姬虽然有些不服气,可见萧君涵收了嬉笑的神情,也只得行了一礼道,“奴婢告退。”

????等到歌姬出去之后,沈婧慈才淡淡道,“殿下,酒色伤身。”

????“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不知怎的,萧君涵这几日竟仿佛魔怔了一般,总想着谢如琢那梨花带雨的朝着自己说“总归那日你救了我”的神情。

????他试了许多的女子,可是那肉体的欢愉过后,却更加叫他想念谢如琢,那等国色天香,在自己身下绽放哭泣的时候,会不会更加的惹人怜爱呢?

????沈婧慈不知他此刻在想什么,只叹了口气道,“殿下,眼下真有一桩大事,关于谢家的。”

????“何事?”听到沈婧慈提起谢家,萧君涵顿时便来了兴致。

????沈婧慈略微斟酌了一番,方才道,“如今的谢家已经不可能为我们所用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彻底毁掉的好!到时候,有了谢家这块垫脚石,沈家也会更顺利的攀上一层,而殿下手中的筹码,也会大大增加。”

????萧君涵盯着她此刻的模样,女人的眼中总少不得贪婪和欲望。他往日最喜欢这样的神情,总觉得这样的沈婧慈同别人不一样。可是如今,他却有些怀念起谢如琢眸子里的那一抹纯真和忧伤来。

????那样的我见犹怜,或许才是他想要的。

????“殿下,殿下——”

????见萧君涵许久都没有应声,沈婧慈一时有些着急,连声音也大了几分。

????萧君涵这才回过神来,却是有些略微的不耐烦,“那你想怎么做?”

????“很简单。”沈婧慈说着,又靠近了萧君涵,在他的耳边低语了起来。

????良久,萧君涵方才勾起一抹恶毒的笑意来,将沈婧慈搂到怀中,勾起她的下巴道,“最毒妇人心,果真不假。”

????不过这法子倒是当真可行,到了谢家破落之时,谢如琢与萧君夕的婚约怕是也要维持不下去了!毕竟,一个罪臣之女,可配不上皇子。哪怕那是一个久病不治的皇子!

????到那个时候,谢如琢唯一的出路,便是做自己的禁脔了。届时,她是圆是扁,还不都任由自己揉捏么!

????烛火高烧,屋内的龙诞香也越发的熏人了起来。沈婧慈顺从的躺在萧君涵的怀中,莞尔一笑,便足以在这昏黄的室内动人心魄。

????萧君涵原就因想着女色而有些心猿意马,此刻见她这模样,更是把持不住的将她抱了起来,粗暴的扔到床上。

????下一刻,有男人欺身而上,沈婧慈做了一抹羞涩的表情,轻咬着下唇道,“殿下,这次,你可要温柔些呐。”

????听了这话,萧君涵哪里还忍得住?当下便将那天青色的帐子扯落了下来,遮住了那满床的旖旎春色。

????俗语有云:春种秋收。可到了春种的时候,山东一带的百姓却揭竿而起,名为“正义”军,自立为王。

????好在那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过几日的工夫,便被逐一攻破,打的他们溃不成军,且生擒了那“正义”军的首领徐达。

????得知此人被生擒之后,靖帝当下便下了斩立决的处置,却被言官薛之境拦了下来,“皇上,自古便有言,道是官逼民反。如今这一群乌合之众明知无望却还造反,这其中怕是有些内情的。臣以为,为君者当爱民如子,便是暴民,也等同那不听话的儿女。要杀要打,需先问个明白吧。”

????他的话说完,那章尚书立刻便怒道,“我说薛之境,你是不是脑子被烧坏了?这刁民都造反了,还要听他的辩解。若是那人存了什么坏心思,在金銮殿上意欲伤害吾皇,那可就晚了!”

????靖帝先示意两方安静,思索了一会儿方才道,“章卿所言倒是有理,不过薛卿之法也未必不可以考虑。着人将徐达押解进京,朕还真得会一会此人,看这风调雨顺的年头,他为何要造反!”

????天子一言,驷马难追。三月初的时候,徐达果被押解进京。

????可谁料想,那徐达的说辞,却叫满朝文武震惊,更是叫天子一怒!

????“皇帝老儿,你成日只会坐在这金銮殿上享受,哪里知道我们百姓的苦楚?去年山东遭逢大灾,百姓们颗粒无收。今年我们没粮下田,没食可吃,不造反,难道还等死不成!”

????那徐达看着倒是年轻,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正是奋不顾身飞蛾扑火的年纪。

????他说完这话之后,靖帝一张脸上顿时便是山雨欲来。而一旁的谢慎言更是不可置信道,“你果真是暴民,竟然如此颠倒是非黑白。去年山东大旱不假,可圣上早送了万担种子去了山东,另有银两衣物,以备不时之需。今年你们怎么可能还是如此的惨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