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九十五章 谁指使你给老太爷下毒?!-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九十五章 谁指使你给老太爷下毒?!

繁华落尽2017-6-1 23:39:38Ctrl+D 收藏本站

????谢慎思也有过分家的念头,如今听到柳氏旧事重提,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那郡王果真说过要娶茵儿为正妻么?”

????大房那边如此大的动作,谢慎思说不嫉妒是假的。如今谢如澜那个丫头看着也是个不中用的,三房总得有一个女儿是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如果谢如茵真的能够揽住萧君奕的心,也未尝不可。虽说现在对方被降级为郡王,可到底一则有宫中的慧妃顶着,二则他是皇帝的亲儿子,便是登不上大宝之位,也亏待不了他。

????况且,谢如琢一个嫡女才嫁给病秧子一样的王爷;若是他的庶女能嫁给一个能干的郡王,也能将大房他们给比下去!

????柳氏跟了他这么多年,岂能不知道谢慎思的打算?当下就笑道,“这个我倒是听茵儿说起过,听茵儿的意思,郡王对她很是上心呢。都说伴君如伴虎,如今五皇子虽然冲撞皇帝被贬谪成了个郡王,难保未来没有发迹的时候呢。”

????前些时日章秀妍的事情,被靖帝给压了下来。章秀妍被封为了县主,至于萧君奕,对外只说是冲撞了皇帝。所以外人并不知道其中真正的内情。

????闻言,谢慎思缓缓出了一口浊气,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你须得容我想想。”

????因着八月初六便是谢如琢出嫁的日子,一进入八月,谢家上下便都忙活了起来。凤冠霞帔是宫中赏赐下来的,绣花鞋则是乔氏陪着谢如琢赶制的。至于其他的珠钗首饰镯子佩玉等物,一概是从家中库房内,由着谢如琢挑选的。

????这些小物件还好说,谢淮南先前给妹妹置办嫁妆,特意从别国采买回一块上好的珊瑚屏风,点点滴滴紫红色的珊瑚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波光流转,美则美矣,却是个不好抬动的。

????再加上谢家老太君和姜府老太君二人拿出压箱底的珍宝添到了谢如琢的嫁妆里,这里里外外足足凑了一百八十六抬嫁妆。

????乔氏将一切物品全部列出了单子,一一交给谢如琢过目。

????谢如琢对这些倒是不太上心,因笑道,“母亲做主便是,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其实依我之见从简便好,这么多东西有些铺张了。”

????乔氏笑看着她道,“先前你姐姐出嫁,咱家的嫁妆便只比你少了二十抬,这还不算为她挑选的四个丫鬟四个婆子;到你这里,且不说王爷就比世子高出几个台阶来,便是冲着敬王府的聘礼,咱们这嫁妆上也不能叫别人小瞧了去。偏你是个不上心的,回头再叫人落了话柄。”

????乔氏这些年来只生了谢淮霖一个,谢如玥还好,谢如琢虽说小时候混了些,可是自从那年猎场之后,待乔氏便如同生母。人心都是肉长的,乔氏看在眼里,对待谢如琢也越发的上心。如今两个女儿接连出嫁,虽说是喜事,可乔氏的心里也有些泛酸。

????说着说着,她便红了眼眶道,“敬王府虽说人丁不多,毕竟是皇家,规矩大。你一嫁过去,便赶上了中秋宴。届时你以正妃身份前往,一定要记得事事留心,处处谨慎,可别叫人拿住了你的错处。”

????谢如琢含笑应了,道,“母亲别担心,敬王府离咱家毕竟不远,我会时时回来看你的。母亲若是想我了,就带着永安来府上找我来。”

????这话倒是将乔氏逗笑了,嗔道,“哪有当娘的日日去找闺女的?罢了,毕竟你是在京中,日后少不得见面。倒是你姐姐,等到过了中秋节,怕是就要随着世子爷回边疆了,日后怕是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谢如琢拍着乔氏的手道,“母亲不用太过杞人忧天,说不定姐姐日后要在京城扎根呢。”

????乔氏疑惑道,“这话怎讲?”

????谢如琢意味深长一笑,“我猜的。”

????闻言,乔氏顿时笑道,“你净会捡着好听话哄我。”

????直到将乔氏送走之后,谢如琢方才收了脸上的笑意。她并非哄乔氏,如今两国交战正酣,可那战场是在定南王府的地盘,靖帝却将定南王一家尽数留在京城,名义上是等着中秋;可实际上,定北王早已赶赴战场,指挥战事。

????若是谢如琢没有猜错的话,恐怕靖帝的心中对这个弟弟可是多有忌惮呢。

????天边一抹夕阳接近黄昏,将整个蔚蓝色的天幕上都铺上了一层瑰丽的红。

????谢如琢正在兀自思索着,忽听得不远处有人声焦急的传来,继而便有人道,“快传府医!”

????谢如琢心头一跳,顿时便跑了出去,只见宁熙堂里乱作一团,她下意识跑了过去,抓着林牧的手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林牧原本一脸慌张,可在看到谢如琢的时候却奇迹般的冷静了下来,回禀道,“回小姐,刚才给老太爷端晚膳的小三子倒在地上狂抽搐不止,他说自己是偷吃了老太爷的晚膳,这会儿老太爷正审着人呢!”

????闻言,谢如琢心神一禀,道,“你去吧,我进去看看。”

????林牧应了声,转身便匆匆朝着府医的院落跑去。谢如琢则回身进了宁熙堂。

????谢晟礼这边出了事,老太君也很快赶来了这里。

????宁熙堂的屋内此时落针可闻,那个不停抽搐的小三子被府医诊断出了中毒,这种毒素虽然不会叫人瞬间致死,却也从此之后会等同废人。

????若不是小三子偷吃了谢晟礼的晚膳,那么此刻躺在这里成这种模样的人就是谢晟礼了!

????谢晟礼坐在主位上一脸阴沉,哑着声音问负责传膳的厨娘,“你确定这菜并没有经了别人的手?”

????厨娘满眼的恐慌,却不得不摇头道,“回老太爷,是的。”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什么,猛地抬头道,“是了,来之前六小姐曾经去过厨房,还将借口要奴婢去替她拿吃食,将奴婢支了出来!”

????听到这话,谢晟礼顿时便目光阴沉道,“你说什么?”

????那厨娘肯定道,“是的,的确是六小姐一个人接触过那个饭菜。奴婢给她拿来桂花糕之后,就看见六小姐很是慌乱的模样。”

????谢晟礼还未说话,一旁的季氏登时便不可置信的愤怒,道,“去将六小姐带过来!”

????谢如茵很快就被带了来,先前宁熙堂的动静她就听到了,此刻听得传唤自己,更是有些慌了神。

????到底是年纪小,一见完好坐在主位上的谢晟礼,和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小三子,她就有些沉不住气。虽然还没说话,可是那脸上的表情就已经出卖了她。

????谢晟礼和季氏都是经历一辈子风雨的人,眼下一看她这表情,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这人到老了,却被子孙谋害,任谁也无法平静下来。

????“逆子,你做了什么,自己说!”

????谢晟礼一声怒喝,霎时将谢如茵吓得跪坐在了地上,哭道,“爷爷,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可那话里怎么都透着一股子的心虚来。

????谢晟礼冷哼一声,指着已经被府医扶着到一旁坐下治疗的小三子,道,“不知道?那他是怎么回事?今日是我命大,若不是这小三子偷吃,现在成这个德行的可就是我的了!”

????说到此处,他又觉得寒心,“我自问对你们这些晚辈从来不曾亏欠,你又为何如此对待我!”

????谢如茵张口结舌,呐呐着说不出话来。倒是随后赶来的柳氏慌忙分辨道,“老太爷,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茵儿她年纪这么小,怎么可能做出这么糊涂的事儿来?别是哪个黑了心肝的想要陷害我的女儿吧!”

????她这话意有所指,一面说着,一面又向着在场的众人一一看去,等看到站在一旁不发一言的谢如琢后,又似笑非笑道,“我说四小姐,你站在这里是在看热闹么?被陷害的可是你的妹妹,你难道都不想说些什么?”

????谢如琢嗤笑一声,反问道,“姨娘想让我说什么,说六妹是个有前科的人,早些时候就做出过为了个男人不顾家风的事情,跟人彻夜不归。现在怕是老毛病又犯了,居然祸害到了自己家人的头上了?”

????她说话不可谓不毒,一句话便让柳氏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她“你”了一会儿,方才冷声道,“四小姐巧舌如簧,我自然说不过你。可是公道自在人心,茵儿她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干出来这种事儿!除非——”

????柳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谢如琢截住了话头,接口道,“除非这事儿是有人在背后挑唆的。而这个挑唆此事的人,才是罪大恶极。若是被捉出来是谁,管他是天潢贵胄,谢家也能将他扒下一层皮来!”

????谢如琢说到最后,那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狰狞了起来,看到了谢如茵的眼里,竟然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可谢如琢并不打算放过她,只是靠近了谢如茵,问道,“所以,我的好妹妹,你不妨说说看,那个挑唆你的人,到底是谁!”

????谢如茵被她这般模样吓到,“哇”的一声便哭了起来。

????柳氏心疼的将谢如茵揽在自己怀中,回头质问道,“谢如琢,你安的什么心,竟然这么逼迫一个比你小好几岁的妹妹!”

????谢如琢冷哼道,“姨娘,你是不是没有弄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过是我三叔的一个姨娘而已,竟然也敢在这里猖狂,也不看你配不配。”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可句句都在戳柳氏的心窝子,偏偏这话柳氏还不能反驳。

????正在这时,刚才悄悄出去的金玉却回来了,手里还捧着一个小包裹。

????谢如茵一见那个包裹,当下就变了脸色,起身就要去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