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章 糯米团子-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三百章 糯米团子

繁华落尽2017-6-1 23:39:59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清晨时分,便有丫鬟轻声叩门,问道,“主子,可起了么?”

????谢如琢听到声音,迷迷糊糊醒过来道,“什么时辰了?”

????萧君夕爱怜的在她额头吻了吻,道,“卯时了。”说完,又冲着外面道,“进来吧。”

????他下了吩咐,便有丫鬟鱼贯而入,除了绛朱浅碧外,另有两个生面孔。

????几人一齐给谢如琢和萧君夕请了安,便见萧君夕已经自顾的穿起了衣服,将那要伺候的丫鬟晾在了一遍。

????绛朱浅碧服侍谢如琢穿衣后,就见红蕊也走了进来,手中还拿了个锦盒,犹犹豫豫道,“小姐,咱们窗台上放了个这个。”那上面带着天门的标记,她对这个可不陌生。

????闻言,谢如琢顺手接过来,见上面还附了一张纸条。她打开一看,顿时便臊红了脸,骂道,“这个老妖孽。”

????萧君夕听到她的话,笑着看向纸条,只见上面写着“纵欲过度,肾亏精损,年轻人,要节制。”

????那笔迹,除了温如玉还有何人?

????萧君夕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谢如琢嗤笑道,“谁跟他一般见识了。”一面说着,一面又将锦盒打开,只见里面端端正正的放着一只镯子。透明的镯身,其间血丝蜿蜒,绕着勾勒出一圈圈的图案。有日光照耀进来,镯子被渡上了一层金光,越发的显得流光溢彩,霎时好看。

????谢如琢对玉石不算太了解,可也知道,这个乃是玉中之王,可遇不可求的——血玉!寻常玉都是人养玉,天长日久才是玉养人。可是这血玉被埋藏数百年,被人佩戴之后,不仅可驱邪保安,更是保护女子的绝佳之物。

????萧君夕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玉的特殊,当下就轻笑道,“他倒是还挺大方,琢儿戴着刚好。”

????谢如琢点了头,又想起先前凤如虹的话,因道,“改日再上门谢他吧。”

????她的话音一落,就见收拾床铺的绛朱脸上带着一抹羞涩的笑,喜悦的将一方洁白的帕子拿了起来。

????谢如琢登时明白那是什么,脸色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胡乱的坐在了梳妆台前,道,“你若收拾好了就先出去吧。”

????萧君夕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心中一阵柔软,道,“我去吩咐早膳,待会再来寻你。”

????先前的那两名丫鬟一直站在那里等着,其中一个在看到元帕之后,顿时便瞪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模样。

????谢如琢看在眼里,淡淡吩咐道,“你们两个也先出去吧,待会有事情了再喊你们。”

????这两名乃是王府里原有的大丫鬟,唤作袅袅、婷婷。闻言,袅袅便当先想说些什么,却被婷婷拽了一把,行礼道,“是,王妃。”

????等到两名丫鬟出去之后,浅碧才嘟囔道,“这两个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早起那会儿居然还不让我们两个进来,亏得见了王爷,不然还进不来了呢!”

????听了这话,谢如琢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门外,方才轻声道,“第一日进府,就有人迫不及待了?”

????倒是绛朱冷静的很,“小姐,我看那两个丫鬟像是颇有城府,不过只要王爷不上心,咱们就不怕。”

????谢如琢点头应了,又将血玉交给绛朱道,“收起来吧。”

????一旁的红蕊疑惑道,“小姐,您不戴呀?”

????“这么招摇的东西,还是先留着吧。”她虽然喜欢,可这血玉戴出去太招摇,不是她的风格。

????清晨的饭菜是萧君夕特意吩咐厨房做的,颇为清淡。用完早膳之后,二人便乘了马车一路向宫里去了。

????照着规矩,新嫁娘第二日是要进宫谢恩的,况且谢如琢的这一道圣旨还是自己求来的,更是要去向靖帝磕头。

????进宫之时,靖帝还在上朝,萧君夕二人便先去了叶贵妃的宫殿。

????一进门,当先嗅到殿内的花香四溢,清雅至极。

????叶贵妃正在同萧歆宁说话,听得内侍监唱诺,“敬王,敬王妃到——”她顿时便抬起了头,笑道,“你们来的这样早。”

????叶贵妃今日着了一件流彩暗花云锦宫装,一张脸上薄薄的施了一层粉,身上那雍容的气度却是无可比拟的。

????一旁的萧歆宁亦是娇俏可人,看向二人时,顿时便露了顽皮的笑意来。

????萧君夕携了谢如琢的手,当先请安道,“给母妃请安,母妃万福金安。”

????二人异口同声,谢如琢说的有些羞涩,却也一字不差的同萧君夕说完了。

????闻言,叶贵妃微微一笑,起身上前将二人亲自扶起来,又打量了半日谢如琢,满眼里都是欢喜,“真是个好孩子。”

????说完,叶贵妃又从一旁的侍女手中接过来个红封,塞在谢如琢手中道,“收着吧。”

????谢如琢再谢了叶贵妃,将她扶回去坐下,自己方才同萧君夕一起坐下了。

????萧君夕跟叶贵妃说了几句话后,便笑道,“母妃,我先去给父皇请安,待会再来陪您。”

????一见他这神情,叶贵妃便知他是有话要对靖帝单独说,因道,“你去吧,正好我也同敬王妃说几句私房话。”

????萧君夕应了,留下一句,“琢儿等我。”便独自走了。

????等到萧君夕走了之后,一旁的绛朱方才捧着一个盒子走上前,恭声道,“给贵妃娘娘过目。”

????谢如琢也知道是什么东西,只低了头装作看不见。

????叶贵妃接过来看了,那脸上的笑容也扩大了,笑道,“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说着,又有些感慨道,“姐姐在天之灵,看到你们如此和睦,也能心安了。”

????见她有些感伤,谢如琢和萧歆宁忙得哄她。

????正说着,忽听得门外有内侍监高喊,“曹贵人前来请安——”

????叶贵妃收拾了下情绪,道,“请进来吧。”

????曹贵人乃是前些年靖帝南巡时收的一个妃子,也曾被宠幸过一段时间。不过她生性软弱,不喜与人争抢。因此不过半年的时日便失了盛宠,好在她身子争气,虽说只生了一个公主,可总比那后宫里没有子嗣承欢的妃子们好了太多。

????谢如琢早些时候也曾听过这个曹贵人,毕竟靖帝的子嗣不多,公主也只有两位,一个是七公主萧歆宁,一个便是八公主萧歆淇。

????只是二者之间一则母妃地位相差天地之别,二则那八公主如今不过三岁,因此谢如琢一直都没有见过。

????不多时,曹贵人便走了进来。看她走路不疾不徐,低垂着头,好似弱柳扶风一般。而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糯米团子一样的小娃娃。

????曹贵人当先请安,身后的小糯米团子也跟着奶声道,“给母妃请安。”

????叶贵妃对这个曹贵人倒是格外的优待,当下就命人赐了座,又笑道,“你这些时日身体不好,不是说了不让来请安的么?”

????曹贵人只二十岁出头,一张脸上欺霜赛雪的白,模样虽算不得倾国倾城,却也别有一番风韵。听得叶贵妃这般说,她顿时回道,“话虽这样说,可规矩不可废。况且臣妾日日来娘娘这里请安,也不觉得苦,反倒能清心宁神。”

????闻言,叶贵妃笑了笑,又同她介绍道,“这位是敬王新娶的正妃,你唤她琢儿便是。”

????谢如琢依言给曹贵人行了礼,便见那贵人诚惶诚恐的摆手笑道,“可使不得,折煞臣妾了。”

????倒是曹贵人身边的萧歆淇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奶声问道,“咦,你是谁呀?”说着,她又迈着小短腿跑到谢如琢身边,亮汪汪的看着她道,“香香,我喜欢这位姐姐。”

????谢如琢忍不住笑了起来,蹲下身子与萧歆淇对视,柔声道,“论辈分,你要叫我嫂嫂的。”

????萧歆淇显然不明白嫂嫂是什么,只是回头征询似的问曹贵人,“娘亲,我可以同嫂嫂玩么?”

????她说话时吐字还算不得标准,一张脸上的渴望叫人不忍得拒绝。

????曹贵人有些为难,就见叶贵妃笑道,“无妨,让她们玩去吧,咱们自在说话。”

????听了叶贵妃发话,曹贵人方才笑道,“是。”说着,又拿出自己绣好的香囊,双手奉上道,“前些日子姐姐说睡眠浅,臣妾特意缝制了安神的香囊,您试着悬挂在床头,对晚上睡眠想必会好些。”

????叶贵妃应了,含笑谢了她,“难为你还惦记着我。”

????萧歆淇一向见的生人不多,此时对谢如琢却难得的热情。连一旁的萧歆宁都觉得惊讶,笑道,“以往淇儿见到生人都是躲开的,想不到你竟然入了她的眼了。”

????萧歆淇正玩着谢如琢的手指,闻言回头脆生生的笑道,“嫂嫂美。”

????这话一出,萧歆宁顿时嗤笑道,“你个小丫头,年纪不大,嘴儿倒是怪甜。我问你,你嫂嫂美,难道我就不美了么?”

????曹贵人听得这话,顿时有些紧张的回望,却听萧歆淇道,“姐姐好,最好。”

????小娃娃眼睛里的纯真叫人看了恨不得搂在心口去疼她,萧歆宁年纪也不大,正是孩子的心性,可看到这样的萧歆淇也忍不住将她抱在怀中亲了口,笑道,“你这小嘴儿,也不知道是像了谁。”

????谢如琢虽然只见了这曹贵人一面,可是也觉得这女子是个好的。一个人再会伪装,可是她的神情是骗不了人的。

????更何况,这样粉雕玉琢的小公主,若是别的妃子,怕是早就拿孩子固宠了。难得这曹贵人竟然不骄不躁,守着孩子仍旧在一个贵人的身份上。

????这样想着,谢如琢看这个孩子又高看了一层。

????直到萧君夕的贴身侍卫前来传话,道是,“王爷请王妃去御书房。”

????谢如琢方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松开了萧歆淇,又跟叶贵妃行礼道,“母妃,妾身先过去了,改日再来给您请安。”

????叶贵妃应了,萧歆淇却有些不舍得拽着谢如琢的衣角,一脸期盼的问道,“嫂嫂,你来看淇儿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