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八章 谢家受封-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三百零八章 谢家受封

繁华落尽2017-6-1 23:40:33Ctrl+D 收藏本站

????李解不慌不忙道,“回皇上,那匠人现在就在大殿外,他吃酒多了泄露了秘密,刚巧被臣撞见,臣心知此事事关重大,所以连脚疾也没看,就一路押着他奔过来了。”

????闻言,靖帝缓缓出了一口浊气,道,“带他上殿!”

????待得那匠人上殿之后,别人的脸色都还好,可是萧君涵的脸色却突然大变!他心中很清楚,这个匠人是沈婧慈手下的人!

????匠人到了这时候,也明白是发生了什么,膝盖一软,不由自主的便跪了下来,操着一口浓浓的地方音,道,“草民叩见吾皇万岁。”

????靖帝阴沉道,“你可认得这种纸么?”其实刚才李解能够解开这纸上的机关,便可以知道这张纸跟这个匠人脱不开关系,可是他还是想确认一遍。

????那匠人只遥遥的看了一眼,便有些憨厚的笑道,“回皇上,那纸张就是我做的,传递隐秘之语时才会用上。”

????靖帝冷笑一声,道,“那你是谁家的匠人?”

????那匠人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沈玉明,方才道,“草民是沈家造纸坊的匠人。”说着,他不知是太过实诚的原因不是,竟然还补了一句,“签的是死契。”

????这话一出,殿内顿时便炸开了锅,这满朝文武上有几个沈家?又有哪个有造纸坊?完全指向的都是一家!

????那个女儿是齐王侧妃,儿子又丢了一个城池的沈家!

????沈玉明当下就有些不知所错,若是到了此时他还不明白那张纸上有猫腻,那他就白做了这么多年官了!

????只是那纸上究竟写了什么,竟然能让靖帝身上的气息那么阴沉可怕,这才是让沈玉明担忧的事情。

????“呵,好一个沈家!”靖帝深吸了一口气,又道,“这种纸你除了在沈家造过之外,可曾告诉过旁人这个纸的秘方么?”

????匠人连忙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道,“这个纸是草民家中祖传的,怎么敢告诉旁人呢,老祖宗会怪我的!”

????“那旁人能通过这张纸看出来如何制造么?”

????听到这话,匠人顿时想打了鸡血一般,不由得站起身跟靖帝侃侃而谈,“您放心,这纸若是我不说方法,他们连里面内有乾坤都看不出来,更别说偷走的我手艺了。我们老李家世代单传,就靠这门手艺过活,且传男不传女,所以这天底下除了我,绝对没有第二个人会这个!”

????这匠人倒是个实诚的,面相也不像大奸大恶之人。靖帝点了点头,道,“行了,没你的事儿了,你下去吧。”

????匠人没想到自己在见了皇帝之后竟然还有命出去,当下就乐淘淘道,“多谢皇上,多谢皇上!”

????等到匠人出去了之后,靖帝方才捏着这张纸,道,“小林子,你将这上面的内容念给他们听听吧。”

????林公公应了一声,“奴才遵旨。”便将这张纸接了过来,尖锐着声音念了起来,“沈将军亲启——”

????只是他这一句话出口,便有些变了脸色,可是长期的后宫生涯已经让他练就了一身炉火纯青的伪装,当下就将惊愕的神色收了起来,继续用平淡的声音念着。

????“先前一城将军相让,越感激不尽。吾军中瘟疫已然见好,多谢将军送的方子。只是谢家之子前来,恐搅扰你我大计,应尽早除去才是。后日我会派人攻城,届时你将他推上城门,有一神弓手可百步穿杨,定取他项上人头!”

????他的话音一落,满朝文武顿时哗然。

????在场之人能混到这个官职的,哪个不是人精?先前那个匠人是沈家的,这沈家独有的信纸为何会跑到地方主将那里,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么。再结合这信上的内容,可见沈家通敌不是两三日了!

????靖帝冷声问道,“沈玉明,你还有何话说?”

????沈玉明一脸的茫然,磕头道,“回皇上,臣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是污蔑!对,这就是污蔑!臣一家忠心耿耿,绝对不会有二心的啊,请皇上您明察!”

????谢家之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谢慎言到了此时抬起头,沉痛道,“沈玉明,你我两家一向在政见上不合,这事儿我不说什么。毕竟满朝文武当有不同声音,才能叫我朝风调雨顺!可是你怎么可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为了至谢家于死地,竟然联合那等贼寇么!”

????他的话声声泣血,直叫沈玉明辩无可辩,只干干的说了一句,“你血口喷人!”

????“见我朝大好河山拱手相让,我恨不得杀了你!”

????谢慎言满脸的恨意,眸子里几乎充血,看的沈玉明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谢慎言当初也是在京中历练过的,知道那些士兵们保家卫国有多么的不容易。后来调任回文官,也是一心为将士们谋福祉。所以谢淮南去从军时,谢慎言才会又是欢喜又是心疼。

????一旁的沈靖襄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反转,当下就摇头道,“不,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沈家!那探子被我手下的士兵抓住之后,我并没有跟他接触过,若是我明知道这信中另有机关,为何我还要那么齐心协力的抓捕他呢!”

????可他旁边跪着的士兵却在此时开口了,“将军,那封信是您先看过的。”

????那士兵说的话有些小心翼翼,却叫在场之人有些震动,看向沈靖襄的时候,眼神也越发的可疑了起来。

????是了,沈靖襄既然第一时间看到这封信,肯定知道外间这一层是伪装。可是他跟那越国主将想到了一起,所以就当机立断,要让这封信外面的伪装坐实了!

????好一个沈家,好一个精于算计的沈靖襄!

????靖帝一想到这里,顿时便觉得心头无名火起,指着沈靖襄道,“当初是你沈家口口声声断言越国会打过来,朕那时候就好奇得很,沈家在军中毫无关系网,为何会先于朕知道这个消息呢。却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沈家自己布的局!什么大意丢城,分明是你拱手相让!为了一己私利,竟然将朕的大好河山拱手送人!”

????当初那京城百姓还传言纷纷,说沈家是救世主,呵,好一个救世主!他就知道,事出反常即为妖,却不知道这事儿竟然妖邪的这么厉害!

????沈家啊沈家,枉费他当时还以为他们是好的呢!

????天子一怒,殿内所有的官员全部都跪了下来,齐声道,“皇上息怒!”

????“息怒?你们告诉朕,朕要如何息怒?”靖帝站着身子,一字一顿的咬牙问道。

????可殿内的大臣们,谁敢回答?

????还是李解拱手道,“皇上,微臣以为,那等作坊不可再留,这种纸张也不可在市面上出现。这等东西,险些害了一代忠良,谁知道下一次会不会成为旁人害人的手段呢?”

????靖帝点头道,“恩,朕命你立刻查封这家作坊,将里面一干参与制作纸张之人全部收押。”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跪着的沈家人,道,“至于沈家,传朕旨意,沈家贼心向外,里同外敌,勾结越国贼寇,致使边疆丢一城。又陷害忠良,险使明珠蒙尘,忠臣惨死。着全家下狱,念沈家曾有功绩,只押解沈家一门,不株连。”

????“吾皇仁慈!”

????殿内之人全部磕头谢恩,萧君涵虽然也跟着磕头,可是却觉得手脚冰凉。他只知道沈婧慈曾经跟自己炫耀过这种纸张的厉害,却不知道,沈家竟然通敌叛国!

????那个沈婧慈,到底瞒了自己多少的事情!

????沈玉明痛哭流涕的求皇上开恩,一面将求救的目光看向萧君涵,可是后者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根本连自己这边看一眼都吝啬。

????沈玉明心中气恨,却又无可奈何的被官差押了下去。

????反观沈靖襄,却是一脸的面如死灰。他其实心中犹疑,不知道沈家的罪名究竟是真是假。若是假的,那沈家独一份儿的纸张为何会到敌国主将手里?若是真,那替沈家接收信件的会是谁?难道是他身边所谓忠心耿耿的小厮么?

????直到沈家人都被押了下去后,靖帝才亲自从龙椅上走下来,走到谢晟礼面前,亲自将他扶了起来,道,“恩师,是朕错怪你们了,朕的不是。”

????谢晟礼一脸的沧桑,叹息道,“皇上,是奸臣作乱,怎么会是您的过错呢?只是我朝就这般丢了一城,实在是可恨!老臣恨不得亲自上战场,夺回我朝的边境啊!”

????他这话说的是实话,他谢晟礼跟着高祖打了一辈子的江山,到老了才安定下来,可是那些将士们撒过血汗的地方就这么丢了!他怎么能不痛心?!

????一旁的谢淮南依旧跪着,倔强的仰头道,“皇上,请允许微臣再回边疆,不打的那越国人抱头鼠窜,绝不回还!”

????闻言,靖帝顿时大笑道,“好,不愧是谢家人,好一个有志气的男儿郎!朕准了!”

????说着,他又拍了拍谢淮南的肩膀,道,“传朕旨意,封谢淮南为副将军,总理漠北一处的战事!你要协同定北王,将那越国的贼寇打的抱头鼠窜!”

????后一句话,却是对谢淮南说的。谢淮南听了这话,神情激动道,“皇上放心,臣一定做到!”

????靖帝点了头,这才重新回到了龙椅上,道,“谢家一门忠心,谢慎言为官清正,今封为忠信侯,享一品俸禄!二子谢慎行为威远伯,享二品俸禄!”

????“臣谢主隆恩!”

????谢家上下集体谢恩后,便重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只是那脸上仍旧是满脸的谦逊,不骄不躁,赏不自满罚不自卑。

????靖帝赏了之后,这才道,“众位爱卿,退朝吧。”

????“吾皇万岁,万万岁——”

????靖帝当先走出,林公公紧随其后。在后面的,则是萧君夕和萧君涵并肩,只是一个脸上噙着如沐春风的笑意,一个则是风雨欲来的寒雪冰霜。

????再后的则是众位朝臣,按着品阶鱼贯而出。

????直到靖帝不见了踪影,周围的大臣们方才朝着谢晟礼恭维道,“谢老,今日沉冤得雪,举家又高升,真是可喜可贺呐。”

????谢晟礼脸上笑意不达眼底,这些人刚才谢家有难的时候,可是谁都不敢站出来呢。只除了姜家,那毕竟是连襟。

????因此只笑道,“是天恩浩荡罢了,不过话说回来,雷霆雨露均是皇恩,不管皇上说了什么,咱们都得谢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