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一章 赐死-嫡女弃后 365bet注册网站_365bet开户娱乐_365bet平台棋牌

嫡女弃后

第三百六十一章 赐死

繁华落尽2017-6-1 23:44:23Ctrl+D 收藏本站

谢如琢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这个院落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щw.更新好快。

????她出来的时候,正是黎明将近之时,整个夜幕都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四周蔓延着‘阴’冷的空气,叫人浑身都凉的发抖。

????林不凡嘴里的真相近乎荒唐,可是谢如琢却真真切切的知道,这就是事实。当年太皇太后的死她本就怀疑,只是却苦于没有证据。

????可她没有想到,贤嫔竟然真的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若是这事情传到萧君夕的耳朵里,他还不知要如何伤心!

????正月的天气,带着万物复苏的前兆,空气中的硝烟气味儿还没有散去,富贵人家们的爆竹早已预备下,只等得上元节的时候再次炸开,带来新一轮的五颜六‘色’。

????可谢如琢却深切的感觉到,如今的空气中都带上了风雨‘欲’来的味道。

????这样的安静,像极了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压抑的令人窒息。

????萧君夕一直在等着她回来,书房里的烛火亮了整整一晚。

????谢如琢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一方暖洋洋的光线,虽然暗弱,可是却莫名的叫她心中安定了下来。

????正月十五上元节,家家户户挂‘花’灯。

????皇城之中灯笼次第如同‘花’瓣一般蜿蜒着,一直到皇宫的深处。

????便是白日里,这些灯笼悬挂着被风一吹,也显得格外的好看。

????只是景‘色’是美景,却注定没有人欣赏。

????接到萧君涵的信已经第三日了,贤嫔这几日夜夜被噩梦惊醒,白日里也坐立不安。这种感觉,就像是头顶是悬着一把钢刀,可绳子的另一端却不知在谁的手里。她不知道这刀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要了自己的命。

????这种感觉,最是难熬。

????刚吃了午饭,有宫人小心翼翼的过来,问道,“娘娘,您可要睡一会儿么?”

????贤嫔猛地一个‘激’灵,回头见是自己的丫鬟,憔悴的摆摆手道,“不了,你出去吧。”她这话说完,又忙得叫回宫人,吩咐道,“你出宫一趟,请齐王来,就说我有事情要‘交’代。”

????不知道为何,她今日不安的感觉越加强烈,仿佛若是今日不见到萧君涵,她这辈子就见不到一样。

????见她这样,宫人微微叹了口气,恭声道,“奴婢遵命。”

????按照规矩,妃位以下是不能随意传召儿孙的,可是看自家娘娘这个样子,她也只能想想办法了。[棉花糖小说]

????那宫人刚走了不久,便听得‘门’外有内‘侍’监的声音尖锐的响起,“皇上驾到——”

????贤嫔心头一阵狂跳,努力的稳了稳神,起身走到外殿迎接,“臣妾给皇上请安。”

????靖帝进来的时候,也带进来了一股冷风。

????他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贤嫔,也不叫她起来,只将一双眸子锁在了她的身上。

????感受到了靖帝的眼光,贤嫔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扩大了起来。她努力的扬起一个笑容,稳着声音问道,“皇上为何这样看臣妾?可是臣妾今日的着装有何不妥么?”

????听到她这话,靖帝脸上泛起一抹冷意,可说出的话却格外的风轻云淡,“爱妃何曾有不妥当的时候?”

????自从贤嫔被人从冷宫里接出来之后,就越来越安静,每日吃斋念佛,诵经祈福,更加担当的起这个贤字了。

????“起来吧。”

????听到靖帝这三个字,贤嫔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想来今日的靖帝只是在前朝有了火气,根源不在自己这里。

????她自认跟靖帝这些年的夫妻,琢磨他的情绪向来‘精’准。因此有了这个判断后,贤嫔的心也算是落回了原处,只是依旧有些小心翼翼。

????靖帝看着眼前的贤嫔,有杀机一闪而过,又将目光转向了她殿内正中央放着的观音娘娘像上面。

????观音面前放着一个香炉,有香气袅袅而上,连同这屋子里似乎都带着一股佛香气。

????“你最近倒是很诚心。”

????闻言,贤嫔小心的一笑,道,“臣妾感念君恩,只想替皇上和我朝祈福,希望吾皇身体康健,福寿绵延。希望我朝能够风调雨顺,百姓和乐安康。”

????她说话的时候,似乎真带着那么一股子的佛味儿来。

????靖帝意有所指道,“你这样子,倒是让朕想起了皇祖母。”

????贤嫔的眼角一跳,偷眼看了看靖帝,见他似乎真的只是叙家常,因笑道,“臣妾早年有幸伺候太皇太后,可惜那时候糊涂,只学到太皇太后的皮‘毛’。如今年过不‘惑’,想起来格外的后悔,或许现在努力,还有机会向她老人家学习一二。”

????“呵,可不是么,连你的封号都是皇祖母替你讨来的呢。”靖帝说到这里,眼中的笑意淡了几分,叹息道,“皇祖母一向慈祥,也肯爱护小辈儿。只可惜啊,她死的太早了。”

????听得这话,贤嫔也跟着‘露’了一抹伤心的模样来,“可不是么,臣妾还想在太皇太后身边多尽尽孝心呢,可谁曾想——”

????她的眼泪说来就来,霎时间便滴下泪来,看起来格外的哀伤。

????靖帝看着她的模样,这个‘女’人,一向以贤惠和柔弱着称,若非她这般,又怎么能入了皇祖母的眼?只可惜!

????一想到今日上午御书房里的那一幕幕,靖帝的心中就升起滔天怒火来,嘴上却是反倒更加的‘波’澜不惊,“爱妃有心了,想来挂念皇祖母的不止朕一个。既然你这般有孝心,不如朕就成全你,送你下去到皇祖母身边继续尽孝如何?”

????他这话一出,贤嫔的脸‘色’顿时巨变,她强撑着笑意道,“皇上这是在开玩笑么?”

????可当她迎上了靖帝眼中的杀意之后,顿时便惊得脸上血‘色’尽退!

????这样的靖帝,叫她的心都狂跳,似乎随时都要破体而出一般。这一刻,不需要任何的语言,贤嫔都已经真切的明白了一件事实,那就是,他知道了!

????“皇上——”

????贤嫔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靖帝甚至还有心情回答她方才的那句话,“朕何曾跟你开过玩笑?来人!”

????说完,靖帝转头朝着外面喊了一声,“赐酒!”

????贤嫔登时便跪坐在了地上,眼泪潸然而下,“皇上,您真的要这么对臣妾么!”

????她这话喊得凄凉,眼中带着不可置信。她在赌,赌自己在靖帝的心中还有一点位置,不至于叫他连分辨都不听,就这么杀了她!

????可惜,贤嫔注定是要赌输的。

????靖帝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面前,弯下腰来,将她的下巴牢牢地捏住,‘逼’迫着她与自己对视,“自你入宫以来,皇祖母可曾亏待过你?”

????贤嫔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颤声道,“不曾。”

????靖帝急怒攻心,却反倒‘露’出了嗜血的笑容,“那你为何做出那等事情来!”

????闻言,贤嫔登时泪如雨下,“皇上,臣妾不知您从何处听了何等的谣言,可是这种事情,臣妾怎么会做的出来呢?毕竟,太皇太后她对臣妾极好,臣妾铭感五内的!”

????“你解释的倒是好,可惜,你却忘记了一点。”靖帝说到这里,又一字一顿道,“朕从进来到现在,何曾说过什么?又何曾提过皇祖母因何而死?!”

????听了这话,贤嫔顿时再也撑不住,一张脸上变成了惨白。

????是了,是她太急于辩驳了,却忘记了,靖帝虽然一直在暗示,却从来没有跟她挑破这层窗户纸!

????反倒是贤嫔,在靖帝的暗示下,这样的辩驳之语,却是不打自招了!

????靖帝嫌恶的松开她的下巴,看了眼进来端着毒酒的宫人,方才冷声道,“如今朕给你保留几分体面,你自己上路吧!”

????闻言,贤嫔便知此事再无转圜的余地。她绝望的看了一眼那酒壶,突然又想起什么,磕头哭道,“臣妾自知罪孽深重,只求死后皇上能够不要将臣妾的罪孽怪罪到涵儿身上,他毕竟也是您的骨‘肉’啊!”

????靖帝心中对她恨得咬牙切齿,只是他到底不比当年,顾及着萧君涵的脸面,这才一壶毒酒赐给贤嫔的。

????可是对于贤嫔,他又怎么可能说出自己心底的话?

????靖帝忽而冷冷一笑,道,“你的心还真够野的,不过朕也不妨告诉你,就凭着有你这个母妃,将来朕的位置,就是老三的!”

????贤嫔的脸‘色’已经白的不能再白,这话就好像是一块大石头一直在不停地朝着她心尖尖上砸着一样,叫她浑身上下都疼的发抖。

????她争了一辈子,斗了一辈子,到了了,竟然还是没有给她的儿子争到这个位置,她不服!

????眼见着贤嫔眼底的绝望,靖帝只觉得恶心的很,当下就一甩袖子,丢下一句,“伺候她上路!”便大踏步的离开了宫殿。

????那小太监端着毒酒,看着贤嫔呆坐在地上的模样,当下就有些不耐烦,冲着其他宫人使了个眼‘色’,尖声道,“送贤嫔娘娘上路——”

????萧君涵来的时候,刚好听到这句话,去找他的大宫‘女’脸‘色’一变,霎时便不顾形象的跑了进去。

????只见贤嫔被几位公公按着强硬的将毒酒给灌了下去,而她挣扎着叫喊,将那毒酒撒的衣服上到处都是。

????然而木已成舟。

????萧君涵紧走几步进来,见到这情景之后,霎时便踹上了几个为首的公公,怒骂道,“腌臜玩意儿,我母妃岂是你们能碰的!”

????他用力极大,几个公公又不敢还手,被他踹的一时有些‘胸’口喘不过来气儿,可在看到萧君涵的脸‘色’之后,也不敢再在这里待,只丢下一句,“这是皇上的命令!”

????几个人便一溜烟的跑了。

????反正这毒酒一句被灌了下去,谁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们的差事也算是完成了。

????再在这里待下去,齐王难保不会在盛怒之下将怒火发泄到他们这几个奴才的身上。

????这深深的后宫里,奴才的命就是蝼蚁,谁都不放在眼里的。

????本书来自l/32/32998/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